字體:

第四十八章 臣妾,愿為陛下吹簫一曲




左薇只感覺自己心跳加速,血液翻騰,腦海一片空白。

兩世為人,這還是第一次被男人抱,而且還是名震千古的政哥哥!

是自己思想太邪惡了嗎?

陛下說比天還大?

不知為何,自己會想到那個……

臉好燙,面孔眨眼間便一片紅暈之色,羞澀無比。

她只感覺渾身僵硬,絲毫不敢動彈,感受腰間那雙慷鏘有力的大手,充滿了安全感。

也許這個時代,沒有再比這個懷抱更有安全感吧?

雖然很享受這種感覺,可是潛意識下,左薇還是本能的掙扎幾下,可根本無事于補。

“別動。”

嬴政溫和的聲音緩緩響起,左薇當即慫了,不敢再亂動。

“陛下,現在天都亮了,您該上早朝了。”

左薇緊張無比,感覺呼吸有些急促,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想得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幾個月來,她雖然早已做好心理準備,可到了這一刻,她依舊難褪去小女兒家姿態,下意識道。

云鬢花顏金步搖,

芙蓉帳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

從此君王不早朝。

嬴政笑著念道。

陛下也知道長恨歌?

不過陛下知道這么多未來的事,詩詞歌賦也并不足為奇了。

只是那個與自己一樣的人是誰?

這幾年來,自己一直暗暗觀察,可是根本沒有找到此人。

“朕知道的東西,遠比你想的要多。”

抱著懷中佳人,嬴政心情似乎不錯,神秘一笑道。

左薇被這句話給嚇到了,難道這個人就是陛下?

始皇帝嬴政也是穿越者?

所以秦朝形制如一,開天辟地政策一連串?

她之前也有這個想法,只是很快就被她拋之腦后了,因為這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千古一帝是穿越者?

實在太荒誕了!

“陛下便是那個博古通今,從未來穿越來的人嗎?”

左薇心中宛如貓抓一般,被勾起了濃重的好奇心。

“朕并非未來人,你多想了。”

嬴政大有深意道。

左薇心中并不意外,可還是有些失落。

原本還以為自己并不孤獨,大有它鄉遇故知之感,可很快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陛下既然說不是,那應該就不是吧!

可這個未來穿越者究竟是誰呢?

為何一點痕跡都沒留下?

實在古怪!

“陛下既然知道長恨歌,那應該也知道一代君王唐玄宗凄慘結局。陛下乃圣君,不可能是這樣的君王。”

左薇沒有繼續追問,既然陛下不愿意深說,自己若是一味打破砂鍋問到底,那便是犯渾,不知進退。

“朕就不能做一次昏君嗎?”

嬴政看著左薇絕美的面孔,煞有其事道。

“陛下,這大秦帝國可有數不清的國事等著您處理呢?”

左薇看著想要嘗試做昏君的陛下,也不由一笑生花,嗤笑道。

“國事永遠處理不完,春宵僅此一度。”

嬴政伸出大手,抬起了左薇的下巴,再無往日威儀。

左薇不敢迎視陛下十分具有侵略性的眼神,目光躲閃道:“陛下,國事為重,滿朝文武還在等著您上朝呢?”

“可朕覺得你更重要。”

嬴政的面孔下壓了幾分,笑著道。

感受撲面而來的男子氣息,左薇感覺快窒息了。

女人就是這樣奇怪,很多時候,明知是假話,可偏偏很愛聽。

左薇很清楚,陛下心中只有天下,此言等不得真,可她還是心中難以自禁的生出喜悅之感。

也許這便是人的天性,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無論是美色,還是美譽都是同理。

“陛……陛下下……要是有人來了怎么辦?”

看著陛下越來越靠近的面孔,左薇心慌無比,語無倫次道。

“沒人敢來打擾……”

嬴政笑意溫和,話還沒說完,就聽到一陣敲門聲。

“陛下,該上早朝了。”

門外,佰卓敲了兩下大門,然后輕聲道。

“滾……”

嬴政頓時滿臉

你現在所看的《》第四十八章臣妾,愿為陛下吹簫一曲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請百度搜:(冰雷中文)進去后再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