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390 全面降價




倒豬?

這次詞匯一出現,王泉腦子里瞬間浮現出好多個畫面。筆趣閣文學網,更多好免費閱讀。廂貨車、客運車甚至是私家車都被某些謀求利益的人改裝成拉豬車了。

會心一笑,又對林東說道:“回來就回來吧,正好能幫咱們解決一部分新場子的人員問題。對了,最近進口產品肯定是緊俏資源,原本說讓老張負責公司招聘工作的,現在看來他是顧不上了。”

“你受累負責招聘吧,生產工人也得抓緊時間招聘,趁著這幾天歇業,趕緊把人手配齊,別到時候開工了,無人可用就麻煩了。”

說著,又扭頭看向董鑫問道:“董哥,養殖場方面還用不用招人?”

董鑫沉吟一聲,小聲說道:“明年肯定需要業務人員賣種豬和仔豬啊,現在倒是不需要。”

王泉聽后對著電話說道:“暫時就先招聘公司的辦公人員和生產工人吧。對了,帶上苗苗一起,她在家閑著也是閑著。”

一旁的童慧聽到這句話,神色莫名的看了王泉一眼,然后小聲在張舒耳邊嘀咕著什么。

十一月八日。

“奶奶,我晚上要喝排骨湯。”

榮阿姨退休之后,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孫子身上,虎頭虎腦的小孫子成了榮阿姨的快樂源泉。眼看著小孫子就要走進校門了,突然轉身沖著自己喊著。

榮阿姨笑的很開心,退休之前自己的廚藝只是一般,自從退休之后,每天變著花樣的給小孫子做好吃的,廚藝也有了大幅度提高。聽到孫子主動點菜,榮阿姨趕緊答應。

送完孫子,回家的路上,榮阿姨順道來到菜市場,挑選了新鮮的蔬菜后準備回家。她居住的小區門口有兩家冷鮮肉專賣店,一家是三匯,一家是雨師,兩家店隔著一條馬路。

以前,她更喜歡在雨師買東西,同樣的大品牌,卻比三匯便宜。現在,不一樣了,三匯比雨師便宜。

心里惦記著去三匯連鎖店,可常年養成的習慣讓她下意識走到了雨師的門店,恍然醒悟之后,就想轉身離開。

“榮阿姨,咱們店今天也有促銷活動哦!”

老板娘是個三十來歲的女人,臉上化著淡妝,頭發盤在腦后,身上穿著一件紅色的圍裙。筆趣閣文學網,更多好免費閱讀。看到榮阿姨的舉動就猜到她的心思了,趁著榮阿姨還沒離開,趕緊從店里走出來。

榮阿姨身形一頓,扭頭看著老板娘,老板娘快步走到她身邊,挽起她的胳膊笑著說道:“從今天開始,咱們店也開始做促銷活動了,價格很便宜哦,您不妨進來看看。”

榮阿姨半信半疑的跟著她進來,走到柜臺看了一眼價格標簽,頓時露出笑臉。跟她說的一樣,價格果然下來了,跟對面三匯的價格一樣。

類似的情況,在各個城市的各個街道上演。有些店面更是直接掛出促銷的提醒牌,甚至有人專門買了一只小喇叭,循環提醒路過的行人。

降價了,大公司都在做促銷的消息很快就傳播開來。網絡上更為熱鬧,降價促銷的消息對于經常上網的人來講,無疑宣告著勝利,昨天的努力沒有白費,不管多大的公司,都不敢惹眾怒。

“天價豬肉的時代終結了,幸福生活悄然回歸!”

“豬肉大幅降價,再也不用精打細算過日子了!”

各種夸張的文章出現在網絡上,文章里透露出來的喜悅情緒感染著每一個人,甚至還有人在自己親友群里發紅包慶祝。

與普通消費者的興奮相反,行業人士都是哭喪著臉,有人哀嘆,有人咒罵,有人一邊咒罵一邊降價出貨,只希望盡可能減少一些損失。

“三匯的副產品價格出來了,麻蛋,這是把咱們當豬殺了!”

直接下降十個點,大部分副產品經營者看到這種幅度的調價,第一反應是罵娘,還有一部分人面如死灰,心里滴血。

“有需要豬肚的老板嗎?低價出,誠心要的私聊。”

“出十噸精品大腸,三匯貨,保證全網最低價,需要的老板趕緊下手了!”

“凍品豬心,出二十噸,價格便宜啦!”

沉寂了幾天的行業群重新煥發生機,大量出售信息輪番刷屏。知道三匯的副產品價格,批發商們心里也大致有數了,開始趁機討價還價。

“你這是全網最低價?三匯才買這個價,你好意思嗎?”

“你這也算低價嗎?老板,別來虛的了,直接報個誠意價,可以的話我就接。”

“幸虧黃叔提醒的及時,咱們昨天晚上就開始出貨了,麻蛋,三匯真敢這么做!”

竇遠洋心有余悸的罵道,又看向郝金磊問道:“下面客戶有什么反應沒有?”

郝金磊也是一副慶幸表情,笑著回道:“還好,昨天晚上下單的客戶沒有什么反應,那些沒下單的客戶剛才也開始打電話詢價了。只是聽到咱們的價位后,多少有點猶豫。”

說著,看了老黃一眼,又是補充道:“三匯降價幅度跟咱們一樣,客戶覺得咱們應該比三匯稍微低一點。畢竟,市場價一直都是這么做的。”

竇遠洋眼睛一瞪,“讓他們去買三匯的貨啊,看他們能不能買到貨?”

郝金磊悻悻一笑,沒敢接話。客戶的貪心實屬正常,竇遠洋生氣也在情理之中,說不上誰對誰錯。

一直沉默的老黃突然插話說道:“三匯這么降價,其他公司肯定會跟著降價,至于降價幅度,還真不好說。客戶已經習慣比三匯便宜的市場價位了,這個時候肯定會趁機討價還價,少不了有驚慌失措的人更加便宜出貨。這個時候,就看誰能搶到先機了,誰先出貨誰就少損失。越等到后面,會有更多人喪失底線,價格肯定越便宜。”

“不過還好,咱們自己的客戶渠道足夠處理庫存了。要我說,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咱們再降兩個點,盡快出貨。”

再降兩個點?

竇遠洋眉頭微皺,他不是心疼兩個點的利潤。關鍵是昨天晚上接貨的客戶怎么辦?如果統一十個點的降價幅度,他們不會計較什么。可若是被他們知道,今天降價幅度更大了,肯定會有怨言,我們率先支持你,結果還沒有那些猶豫不定的人便宜?

老黃看著竇遠洋說道:“昨天晚上下單的客戶,咱們給他補上,別因為兩個點,讓客戶寒心,那就得不償失了。盡快把資金抽出來,咱們還能運作一批進口產品,或許還能補回來一部分損失。”

竇遠洋猶豫片刻,抬頭對著郝金磊吩咐道:“就按黃叔的辦法做,去吧。”

等郝金磊出去之后,竇遠洋又是說道:“山城的陳大斌,前段時間動作很大,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應該是跟王泉搭上線了。”

陳大斌?王泉?

老黃疑惑的看著竇遠洋,王泉他知道,陳大斌是干啥的?

竇遠洋先把陳大斌的情況說了一遍,又是說道:“三匯沒有停殺之前,兩三個加工廠加在一起也提供不了那么多的鮮品,陳大斌卻能發回來那么多鮮品,而且都是從中原發回來的。”

“王泉在渝南市場的門店就是從陳大斌手里接過去的,古叔說了,王泉沒有在渝南市場開店之前,陳大斌根本不起眼。自從王泉在渝南市場開店之后,陳大斌那里就沒有缺過貨,而且出貨價位也敢比別人低。”

“他跟誰合作跟咱們沒有關系,我好奇的是王泉。”

竇遠洋唏噓一聲,又是說道:“以前咱們打聽過王泉的情況,他就是中原一個實力不錯的承包商而已。他哪來那么大的能力,給陳大斌提供那么多鮮品的?”

老黃沉默著,過了好大一會兒,才出聲說道:“是不是你了解的信息落后了?今年這樣的行情,太容易造就暴發戶了,多少老玩家都嗆著了,誰也不敢保證沒有人趁機上位不是?”

竇遠洋猶豫一下,慢慢點頭,隨后又是皺著眉頭搖頭嘆道:“中原那邊的情況我也大概了解,除了三匯的場子,就沒有特別大的屠宰場啊。業務員反饋回來的消息說,以前能殺兩三千頭的場子,現在每天能有五百頭就算厲害的了。”

“按照這樣的數據計算,王泉一天能給陳大斌提供三十噸的鮮品,他得聯系多少屠宰場才能滿足啊?”

說著,竇遠洋又想到什么,拿出手機劃拉一會兒,然后把手機遞給老黃,說道:“黃叔你看,這家伙出國了,而且他出國的那天,正好是三匯開始促銷。這中間,有沒有聯系?”

老黃拿著竇遠洋的手機,看著王泉發出來的朋友圈信息,看了好大一會兒,幽幽說道:“你給這上面的電話打過去,裝成客戶,問問情況不就知道了?”

竇遠洋臉色一怔,裝成客戶探尋對手信息這種事情很普遍,好多人都這樣做過。老黃的提議讓他有些不情愿,他以前看不上王泉,現在也只是懷疑王泉的真實實力,在他心里,始終認為王泉跟他就不是一個等級的存在。

更何況,他有自己的驕傲,這種小手段,他真不愿意去做。

老黃注意到竇遠洋的神色,嘿嘿一笑,起身打開辦公室的門。

“金磊,進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