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1415章 公主求助




刀光閃動,血飛濺而起,一聲悶哼,龍牙軍刀精準無比的劃過武裝分子的脖子,插在了一棵大樹上。

武裝分子捂著脖子睜大了眼睛看向前方,巨大的身體慢慢的倒了下去,剩下的幾名武裝分子被嚇了一跳,頭目被殺,他們很吃驚。

而此時林松順勢翻滾了過去,以極快的速度從大樹上拔下龍牙軍刀,揮動著軍刀沖進了幾名武裝分子面前。

龍牙軍刀刀光閃動,上下翻飛,血不斷的噴涌而出,兩秒鐘的時間,林松手持著龍牙軍刀光顧了所有人,沖到了武裝分子身后。

接著就是撲通撲通的聲音,所有的武裝分子倒在了地上。

黑女人公主也落在了地上,吃驚的看著這一幕,看著林松說道“你不是他們的人。”

林松毫無懸念的擊殺了幾名武裝分子,他看了看黑女人,很平靜的說道“你可以走了。”一句話已經表明一切。

但是林松可不能走,他身上衣服破爛,沒有任何的裝備,這幾個武裝分子,是不錯的補給。

他一邊說著一邊走了過去,從一名武裝分子身上拔下一身迷彩服跟靴子,然后搜集了所有的武器彈藥,彈藥很充足,ak步槍,十幾個,還有急救包,一把,三把匕首,五顆,太豐盛了,有了這些,林松充滿了自信。

他一回頭正看到黑女人看著他,這讓他有些無語,總不能當著這個女人的面換衣服吧。

他搖了搖頭,抱著裝備,跟衣服朝著一棵大樹走去。

但是很快他發現,這個黑女人居然跟了過來,這讓林松很生氣,用英語喊道“離遠點,我要換衣服。”

黑女人被嚇了一跳,看了看林松,往后退。

林松在大樹后邊,開始更換衣服,穿戴裝備,很快穿戴整齊,這些東西不錯,有點戰斗者的樣子了。

他從上到下看了看,很滿意,但是很快他發現被人盯著,猛然回頭,正看到黑女人盯著他看。

林松一臉的詫異,這女人想干什么,難不成剛才換衣服的時候,被看了一個遍,這讓他顫抖了一下,感覺保持了二十年的處子身,被褻瀆了。

他瞪著黑女人,一步步的走了過去,大聲的說道“你偷看我換衣服。”盡管這女人是什么公主,而且看臉蛋長得不錯,就是有點黑,但是他對這女人沒興趣,他還是喜歡秦雪的冷傲性格。

“對,你很強壯,你真的不是他們的人。”黑女人用英語說道,聲音有些顫抖,但是眼睛盯著林松結實的身體看個不停,就好像看到美味的食物一樣,流連忘返。

被這個黑美女盯著,林松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算了,就當被這個女人免費觀看了,還是趕緊離開吧。

他擺擺手用英語說道“你沒事了,我走了。”

“等等,我是羅塔部落伊娜公主,只要你幫我,我就是你的。”黑美女伊娜公主輕聲的說道,說完還沖著林松眨了眨眼睛,極盡了誘惑。

林松連忙后退了一步,他可不想要什么黑美女伊娜公主,他心里只有秦雪,連忙擺擺手說道“不行,我有事情要辦,沒時間幫你。”

他說完帶著雪狼轉身就要走。

伊娜公主大聲的說道“你殺了羅卡武裝的人,他們不會饒了你,你穿著羅卡武裝的服裝,羅塔部落的人也不會放過你,這這片大山叢林,混戰不斷,羅塔部落跟羅卡武裝每天都在發生沖突,你走不出去。”

林松一怔,他并不怕任何武裝,憑借著強大的實力,對付這些部落跟武裝,分分鐘的事情,但是他想到了秦雪的任務,北非,要有自己的武裝,跟龍之隊的接洽,消滅北非的反對武裝。

這可不是小事情,這需要人去辦,而眼前絕對是一個機會,羅塔部落,聽名字就很拉風,而且還有他們的公主伊娜,這是天助我也。

一個大膽的計劃出現在林松的腦海里,幫助羅塔部落,消滅羅卡武裝,或者收服羅卡武裝,總之就是擴大自己的隊伍。

想到這些,林松朝著伊娜走了過來,看了看這個衣著很少,只用獸皮遮住關鍵部位的黑美女,他用英語說道“你真的是羅塔部落的公主伊娜。”

“對,如假包換,我現在就可以交給我你,我還是處。”伊娜公主看到林松回頭,很高興,用英語說道,一邊說著就伸手去解開獸皮。

林松被嚇了一跳,這也太開放了,他可不關心這黑美女是不是處,是不是交給他,他關系的拉隊伍。

而此時遠處傳來輕微的腳步聲音,根據聲音判斷,應該在十來個人左右,看來是羅卡武裝的人來了。

他連忙擺著手說道“等等,有人來了,我們快速離開這里。”他說完,拉著伊娜公主的手,轉身就跑。

林松的速度很快,整個人就跟飛了起來一樣,而伊娜根本就跟不上,被林松拉著手,整個人腳不沾地,凌空飛舞。

沖出去大概有一百多米,林松停了下來,拉著伊娜隱蔽在一棵大樹的后邊,他冷靜的看向前方,周圍死一般的安靜,應該沒人。

他回頭看向伊娜,被嚇了一跳,這個黑女人居然在脫衣服,這女人簡直不可理喻,大敵當前,居然還想這種事情。

他連忙用槍口對準了伊娜,很不客氣的說道“住手,你在這樣,我就開槍了。”他說完拉動槍栓,以示威脅。

伊娜公主一臉的詫異,看著林松,用英語說道“你不想要我,我可是伊娜公主,羅卡武裝,羅塔部落,每一個人都想得到我,我可是羅塔部落繼承人,得到我,就是羅塔部落族長,也就是說你得到我,你就是族長。你難道不想當族長嗎,真是奇怪的人。”

伊娜公主幾拉呱啦的說了一大堆,林松聽得頭疼,連忙擺手說道“行了,別說了,我不想當什么族長,我保護你回去,行了吧,真是服了你了。”他被這個女人整的實在沒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