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八百五十二章 荒蕪




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

在一些安穩的世界中,靜美的夜空天際下起一場流星雨,流星共九十顆,從他們的世界快速劃過。他們忙著許愿,而這些流星們無心搭理,因為忙著實現神界的愿望——還各宇宙一個太平!

在無盡的星空中,他們趕了很久的路,救助了不少世界,此時終于,到達目的地。

這里和星則淵之前看到的世界大不相同,眼前皆是大小不一的破碎隕石,在太空中沒有規律的飄動著,給人一種危機四伏感,似乎下一刻就會被突入襲來的危險包圍。

正義主神往前踏出一步,身邊巖石之神立即說:

“我來開路!”

說罷他粗壯的手臂一揮,直到目光盡頭的無數隕石便向兩邊而去,且同時與其建立聯系。只要一開戰,他就可以將這些堪比星球的隕石扔向血神。血神定無傷,可他的傀儡就說不定了。

在大家都謹慎向前時,正義之神說:

“這些巨型隕石以前都是星球,雖然位于我們所掌控宇宙的最西端,可也沒荒蕪到這種地步。雖說有生命就有毀滅,可你無視生命法則,屠殺這么多世界,還吸干他們的力量,已和神法背道而馳。你應該懂吧,血神?”

正義之神身披微黃色長袍,走在宇宙間,年輕的面孔俊逸而散發著圣潔的光輝,為這片宇宙驅趕黑暗。

“小心點。”

柳天一化為二,一為玄水,一位幻火,后者鎖眉凝目,站在前方,前者則將星則淵小心翼翼的護在身后。還未嶄露力量的星則淵看著四周的執法神,他們都有所動作,因為正義之神此時說這等話,便是對他們的提醒。

巖石之神卷起宇宙堅硬的黑色石礫,于身上凝一鎧甲。暮光之神背后亮起光,可他的暮光照不亮被血神壓黑的宇宙,令他一陣震驚,血神的力量,果真通過吸收鮮血獻祭的方式有所增長。

獸神手臂騰起鱗片時,毀滅之神體內已爆出轟鳴之聲,即便他們能瞬間使用毀滅世界的力量,可還是提前做好了準備。因為他們要面對的,是吸食無數鮮血,已高出兩位主神的血監之神!

沒有聲音回答,正義之神就繼續說:

“我曾以為你會懸崖勒馬,所以不挑選新的主神,也沒有立即下定打敗你的決心,可正因為我猶豫了那幾年,才導致更多生靈被屠殺,導致難以尋你,甚至到如今只有撕裂神法才能找到你的地步。我做錯了,可不會一直錯下去,所以做好準備吧,接受神法的責罰。”

深入這片宇宙時,正義之神的聲音回蕩在四周。

“我們都擁有大帝意識,你做的一切,他都看著。”

“是啊,正因為如此,我才在這里等你。”

血神嘶啞的聲音傳出時,彌念之神指向一個方向,道:

“確定血神方位,還有三千高于神將的神。”

“果真培育了一支大軍。”

“繼續探知。”

法神剛下命令,彌念之神的意念感知便被震碎,在其咳出一口精血,氣息瞬間低靡時,星則淵第一次知道血神的實力,這便是他的力量,一息,敗一執法神!

在執法神將彌念之神圍住時,荒蕪宇宙間再次響起血神嘶啞干澀的聲音。

“諸位,遠道而來,不用刻意感知,我告訴你們即可,我現在的實力相當于三位主神,還擁有一支為數三千的靈神大軍。所以!”

他語調一變,幾乎癲狂。

“所以,你們都得死,作為神界的頂梁柱,只要你們死,我就能統領神界!桀桀桀桀!”

現在雙方明暗鮮明,各自扮演著正義和邪惡的角色,這場戰爭,注定就此打響。

“我和正義之神會率先和其展開意識較量,你們時刻警惕注意!”

“是!”

法神說時,這片宇宙開始改變。之前的黑暗和荒蕪變成一片混沌,并肩的正義之神和法神散發出一道可改數多宇宙的意念。近乎在同時,他們背后出現兩道龐大的虛影。

作為神,可以用自己的神力幻化為任何東西,近乎實物。相比之下,虛影之物算不得什么,可正義之神和血神背后的虛影,乃大帝意識!這是無數宇宙間最高等級的存在。正義之神背后的飄渺大帝渾身散發金光,身邊法神的大帝意識則為黑鐵色,柳天見之,為星則淵解釋說:

“正義之神代表善良正直,法神代表嚴格執法。”

“前輩,他們在做什么?意識較量是?”

“凡人的意識較量為堅毅的對拼,普通神的意識較量可決定勝負,可主神的意識較量可改自然宇宙的規律,只要他們想,我們現在就會被毀滅。順自然規律者,斗不過可改規律的神。”

星則淵難以聽懂,可在三位主神的世界中,四周的世界正不斷改變。八十八位執法神的身體不斷化為灰燼,而后又被粘合。

“你的實力的確強了,既然能穿過我和法神的防御碰到執法神。”

“什么執法神,都只是你們自封的詡頭,他們只不過是下界的渣滓,不配擁有神的名號。”

“神界事物繁多,需要大家一同治理,光我們三人能做什么?”

說罷,法神發力,和正義之神一同將血神的意識從背后扯走。

“你現在所做皆陰邪之事,大帝意識既然還會幫你?”

“愚蠢的正神啊,你的善良和正直只是無知。”

“若我守護神界,守護生命是無知,那你是什么?”

血神停頓許久,才說:

“我是命運使然。”

“別給自己找這種借口,你在諸多世界釋放血獸,害得無數生命死去,現在生命正在逐個修復,你可知這需要多少力量?”

“修復?我辛辛苦苦做的一切,你既敢修復?”

血神勃然大怒,瞬間,四周宇宙開始扭曲,有黑洞和白洞于其中出現。在三位主神的較量下,它們張開嘴,最后又扭曲螺旋收縮,來來回回,難以終止。

荒蕪宇宙中的隕石不斷破碎,隨之重合成原樣。血神在毀滅,正義之神和法神在抵抗其力,隨之修補,否則,執法神會被它們傷到。

“幸虧這片荒蕪宇宙已無生命,否則我們又將面臨一場腥風血雨。”

正義之神說時,血神嗤之以鼻。

“正神,你從何處學得這等窮酸話?一位主神,卻像一個卑微的凡人。”

“不管身姿多高,要想鞏固神界,繁榮各宇宙,就得把姿態放低,眼光放高,否則高高在上,有何用?”

“哼!謬論!”

遠處的血神雙目一凝,身后的血紅大帝噴薄出一道毀滅氣息,向正義之神和法神而來。毀滅氣息呈弧狀,碾滅途中一切物質。

“這等氣息,已超過我們所擁有的大帝意識和實力。”

法神做出判斷時,正義之神望向身后,他的意思,星則淵明白。

之前正義之神說過,現在血神的力量肯定比以前強,要想打敗他,必須要有新的力量參與。現在,星則淵便是那新興之力,他將在主神前第一次展現自己的實力!

“來吧。”

星則淵輕聲呢喃一聲,而后雙手抬起,雙目一凝,在那毀滅之意到來前暫停時間。

“諸位,去上方!”

星則淵滿頭大汗,他是時間之神,暫停時間不是難事,可現在血神正在施展招數,所以他承受著大家難以想象的壓力。看著那毀滅之意緩慢移動,不說執法神吃驚,就連主神都有些驚訝。

“撤!”

星則淵一聲后,毀滅之意碾過,并穿出這荒蕪宇宙,所過眾個宇宙皆被毀滅,只剩極小的碎片。

“看來下次不能躲。”

“這種足以威脅到我們的毀滅氣息,他也不能連續釋放。”

法神說罷,正義之神回頭:

“諸位,血神的分身已全部繞過我們,在我們之前修補其他宇宙時進入血神體內,令其實力大增。但他將神源分給那些傀儡,通過鮮血換來的實力則遲早會消耗完。我和法神會發動結界,將其困住,而后引入時空風暴中,你們在外將其傀儡消滅,然后來支援我們。”

正義之神說完,再次投目看向星則淵。

若之前,眾人肯定疑惑,為何主神對星則淵的態度如此之好,可先前星則淵首次展現了自己的實力,令他們知道,星則淵能力的強悍和特殊。

論實力,星則淵的速度、攻擊和防御肯定不是眾神中最強的,可面對之前血神的招式,他既然用暫停時間這種方法令眾人脫險,這是他們怎么也沒想到的。

“主神放心,我定和諸位前輩一起盡快消滅敵軍。”

“好!”

正義之神和法神施展結界時,遠處坐在猙獰座椅上的血神面露焦急。邪神見之,單膝下跪,問:

“血神大人,您的招式?”

“神界新神乃時間之神,可控制時間,這是新興之力。”

說完,他眼眸一動,言語間略顯慌張。

“邪神,我給你一個使命。”

“血神大人請講。”

邪神呼吸急促,感覺著使命感帶來的沉重。

“正神和法神已在施展結界,他們想控制住我,然后將我帶入難以離開的時空風暴,然后在時間之神的力量幫助下打敗我。你的任務便是在我離開后打敗那時間之神,如果有可能,將其他執法神也干掉!”

“屬下領命!屬下定不妄主神期望。”

“好!”

“血神大人,若他和正神一同進入風暴呢?”

“不會,我會阻止他們!”

“是!”

血神黑袍下的眼睛釋放出流光,而后他起身離開座椅,雙臂展開時,體內釋放出無數血肉模糊的無智傀儡。這些都是不愿服從他的心高氣傲者,以為成神全靠他們自己,以為無人能束縛住他們,結果輕而易舉的被血神納入體內,成為此時這等悲慘模樣。

看著這為數六萬的眾多傀儡,血神說:

“邪神,這些家伙會聽從你的號令,別讓我失望。”

“是!”

在血神即將消失在原地時,邪神叫了一聲他,而后問:

“血神大人,非犧牲不可嗎?”

“我不想騙你。”

血神摘下黑袍,露出其下陰美的面孔。

“我注定會死,但你記住,我的使命是維護宇宙平衡,要想幫我,就在我被消滅前干掉這些執法神。否則時間之神一插手,我被消滅后,你們也會死,那樣這些執法神便會繼續活著。如果他們不死,我萬年所做一切便不完美。這么說,懂嗎?”

在邪神眼中,血神有著獨屬自己的溫柔。

“懂了!”

“好。”

血神說完,消失于原地。

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