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1124章:好處不白拿




幾天后,江浩接到一位師兄的電話,通知他去龍虎山參加升授箓考核,升授箓是大事,江浩立刻告辭周欣妍前往龍虎山。

正一宗門規定,初授三年后可申請升授,升授八年后可申請加授,加授十二年后可申請加升,初授是三五都功經箓,三年之后升授正一盟威箓,加受上清五雷經箓,加升上清三洞五雷經箓,再升上清大洞經箓。

江浩之前也來過龍虎山,當他到了龍虎山,發現除了游客,這里的道士比平日多了許多,這些人大多是其他門派過來參加升授箓考核的。

“箓”是什么?

箓是記錄天官功曹、十方神仙名屬,召役神吏、施行功法術的牒文。

正一道士只有得受法箓,才能名登天曹,才有道位神職,有了道位神職的道士,其齋醮中的章詞才能奉達天庭,才能得到神靈護佑,反之齋醮章詞無效。

名登天曹,有道位神職后,才具有了差遣一定數量護身神兵的權力,因而才能斬妖除邪、拔度生靈、救濟困厄。未受箓受職,就無權遣神役鬼。

用白話來說,授箓就是公務員了,如果你不是公務員,你送上去的文書到不了天庭眾仙神手中,更別說求得他們賜下法力了,沒有眾仙神賜下的法力,畫出的符篆也不會起作用。

公檢法拿了傳喚證、拘押證、逮捕證可以抓人,你平常人自己畫一張,那根本沒有法律效力,沒個卵用。

龍虎山是正一宗壇,茅山是上清宗壇,閣皂山是靈寶宗壇,三家合稱三山符箓,其他所有正一派考核授箓,都是在龍虎山進行。

江浩下車,吩咐司機自己找地方,等電話就好,司機已經習慣了,自己知道怎么安排,江浩步行上山,走到后山入口時被一個道士攔下,“這位道友可是來參加升箓的,可有證件?”

“有。”江浩直接拿出證明文書。

那中年人看了江浩的道士證,立刻抬起頭,臉上浮現出笑意,“你就是江鼎陽道長?”

“正是。”江浩點頭。

“之前掌門就有吩咐,鼎陽道長來了,直接帶你去后山見他,江道長可要見我派掌門?”中年道人說道。

“能拜見天師自然愿意。”江浩臉上露出期待神色。

中年人吩咐旁邊人一聲,隨后帶著江浩進入后山,走了好一段路,終于來到主院,在殿中,江浩看到了當代天師,一身簡單道袍,年過五旬,微微有些發福,帶著一副眼鏡,如果放在外面不穿道袍,就是個退休的油膩老伯。

張天師看到江浩后,笑著讓江浩坐下,小道士送上茶水后,張天師仔細的打量著江浩,“你身上散發的靈力,比我不遑多讓啊,你今年多少歲?”

“二十八。”

“我今年都五十八了,你才二十八,和我修為相當,還修成了五雷術,真是天資不凡,宏律老道收了一個好徒弟啊。”張天師感嘆了一句。

江浩能說什么,暗爽就好,再說就是裝逼了。

不過他發現,只要是修出靈力的人,都能探查出對方的情況,甚至能看出對方深淺,這可不好,他決定回去后就畫一張中級隱息符,護住自己氣息,不讓別人隨意探查出來。

“你的情況,宏律老道都和我說了,原本按照宗盟規矩,你的年齡不夠授二品,不過你的修為確是足夠了,現在整個道門,能有你這種修為的寥寥無幾,也就我們幾個老家伙了。”

“我已經和考核部說了,你有資格考核經文,只要經文過了,我會親自給你授箓。”

“謝天師!”

江浩微微鞠躬,對正一領袖,他表現的很尊重。

等他直起腰,卻發現張天師含笑看中江浩,繼續道,“你師傅說,你會道門七十二符,可有此事?”

嘿,讓老道給賣了。

“年少時得了一本祖傳道符經書,這才有了今日際遇。”江浩又把之前編的段子拿出來忽悠人。

張天師微微頓了一下,說道:“南宋末年和元代,朝廷都曾命令張天師提舉三山符箓,所以諸派符箓皆屬正一真人掌管。

聽張天師說完這番話,江浩立刻明白天師的意思了,他學的符篆,是從明朝傳下來的,應該正是正一派道符最全的時候,宏律老道沒有私心,把這件事情和張天師說了,張天師自然也想為龍虎山,甚至為整個正一派補齊道符,要知道,道符可是正一派的立根之本啊。

“天師,鼎陽愿意奉上全部符篆。”江浩道。

既然宏律老道已經和張天師說了,自然也應該是這個意思。

張天師臉上露出喜色,“好,宗門功德簿上會有你一筆,對了,我聽宏律說,你已經可以畫出中級符篆,已經給他畫了一批,養在祖師大殿里增加宗門氣運。”

江浩心說,老道把自己賣的還挺干凈,看來這個也跑不了了。

“初級符篆我已經全部修完,中級符篆只能畫出12種。”江浩道。

“好好好,那你就留下一套初級符篆,再把那12種中級符也畫一份,今后修得新的符篆,茅山一份龍虎山一份。”張天師一臉笑意的說道。

江浩心里那個無語啊,我說什么了嗎,您就自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

沒等江浩說什么,張天師繼續道,“我聽宏律說,你現在依舊在俗世中歷練,年輕多動動也好,世間行走,多一個身份沒準對你有些幫助,你有沒有心思在道教協會任個職務?”

看看,

你看看,

不愧是張天師,就是這么直接干脆,拿了你的道符,咱不白拿,立刻有好處給你。

“我還年輕,愿意為道門發展盡自己一份力。”江浩道。

張天師笑了笑,“這樣,今年你先入浙省道教協會做一個理事,等明年做個副會長,再過兩三年,就可以入全國道教協會做個理事了。”

江浩心里非常高興,雖然道教協會沒什么權利,可卻代表了地位,全國也就一百一十多位理事。

考核開始,

默寫《早晚功課經》、《老子道德經》、《度人經》,隨后默寫正一諸經段落,隨后是解答《上清經》法言,通曉《三洞經》經意,最后是從藏經里隨便抽取問題。

這非常不容易,要知道,道藏五千多卷,近10億字,即便看一遍都不知道要用去多少時間,怎么可能都知道呢。

當然,抽取的問題,也都是挑選出來的主修經文,如果太生僻的,估計這個世界上沒幾個知道的。

最后加入這部分內容,其實就是拉分題,分出掌握道經知識的高低量,要知道,二品已經是考核的最后一級了,之前說過,再往上的一品,只授給當代張天師,江浩現在的考核,基本上已經是教授級別,還是博導的那種。

考核結束,和江浩同考二品的,一共只有五位,江浩是其中最年輕的,其他幾位最少也是五十歲的花發道人,其他六七升五級的,才多是江浩這個年級的,因此江浩備受關注。

能有考核二品的資格已經極了不起了,茅山江鼎陽的名字也在這批人中傳開了。

成績出來,江浩竟然是第一名,這下人們看向他的目光更羨慕了,隨后舉行升授箓儀式,張天師親自為升二品者授箓,很是鄭重,在江浩接過證據的那一刻,他感覺自己都變得金光閃閃了。

咱在大學雖然沒有什么成就,可咱在道門走出了前途啊,咱現在也是類比于博導教授一般的人物了,再往上那就是副院長,院長,而且也不是不可能,龍虎山張天師應了的,還能有跑。

不過接下來,他恐怕要在龍虎山多住些日子,畫符還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