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796章:風暴




輪船起航,

向西南方向迎著夕陽前進。

太陽照在海面上,粼粼層層,給人一種很溫柔的感覺,江浩和瓊斯教授站在船頭甲板上,兩個人都是考古學的專家,自然有共同語言。

“瓊斯教授,關于邪馬臺卑彌呼女王的記載很多,傳說也很多,我有些疑惑,為什么日本政府沒有對魔鬼海進行過大規模考察活動呢?”江浩看向瓊斯教授問道。

瓊斯教授輕輕搖了搖頭,“其實是有過的,只不過被隱瞞了下來,一般人不知道,在二戰時期,當時的日本軍方對邪馬臺產生了濃厚興趣,有人想要得到卑彌呼女王的力量,如果能得到控制自然的力量,和毀滅世界的病毒,那對他們的軍事行動必然會有極大幫助。”

聽到瓊斯這樣說,江浩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如果讓當時的日本鬼子得到了卑彌呼的力量和病毒,第一個肯定會用在侵略中國上面。

買你麻了個皮的。

“在日本戰敗后,很長一段時間日本政府都沒有產生過探索邪馬臺的想法,但是其中不乏個人和組織,但是那些個人和組織也全都鎩羽而歸,最終以失敗告終。”

“后來也有議員提出過探索邪馬臺,但遭到了反對,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其實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卑彌呼被譽為日本的‘天照大神’,是日本的最高神明,日本人對她存有很高的敬畏,不愿意去打擾她的陵寢。”

江浩似乎有些明白了。

看看這位滿面風霜的老先生,江浩覺得他一定是一位很有故事的人,“瓊斯教授,您一定去過很多地方探險吧?有沒有經歷過什么神秘事件。”

瓊斯教授笑了笑,“是的,我年輕的時候可是一個愛四處跑的家伙,就算是現在依舊如此,我探索過金字塔,去南美洲叢林尋找過印加文明,進入過敘利亞神廟地宮,查找過關于大西洋帝國的蹤跡,在這期間確實遇到過一些神秘的事件。”

說道這里,瓊斯教授停了下來,看向江浩笑著說道:“我看的出來,你也是一個喜愛探險的家伙,所以我經歷的事情不會告訴你。”

“為什么?”江浩遲疑問道。

“呵呵,只有親身體驗,才能了解探險尋寶的樂趣,從別人嘴里聽說,你感受不到那種樂趣的萬分之一。”瓊斯教授笑著說道。

與此同時在船內某一間艙室,船上唯一的兩個女性聚在一起聊了起來。

“勞拉,你為什么要來探險?”桃谷理繪問道。

“為了查找我父親的下落,他當年來探索邪馬臺始終沒有回來,我非常非常想念他,我希望能夠找到他,帶他回家。”勞拉略帶傷感的說道。

桃谷理繪伸手抓住勞拉的手,溫柔的說道:“我相信你會如愿的,不要難過。”

“你呢,為什么要參加這次探險?”勞拉問桃谷理繪。

桃谷理繪眼中閃過一絲思索的神情,說道:“我的家就是沖繩那霸的,從小就聽說過關于邪馬臺,卑彌呼女王的故事,也聽說過很多船只、飛機失事的消息,相傳那里恐怖而神秘,有來無回,卑彌呼女王在等待重生的一天,”

說到這里桃谷理繪笑了笑,“我一直對那里非常好奇,這次正好瓊斯教授要探索邪馬臺,當時問我們幾個跟著他學習的同學要不要一起來看看,我當時就產生了強烈的愿望,一定要來看看,所以我就報名了。”

兩個女孩就這么聊著天,漸漸成了好朋友,其實有些時候人成為朋友很簡單,有時候成為敵人也很簡單,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么莫名其妙。

天上升起月亮,很大很圓,

船在緩慢的前行,沒有什么風浪,躺在床上就像躺在搖籃里一樣,人們很快進入夢鄉。

天清氣朗,碧空如洗。

吃早飯時,瓊斯教授說道:“今天是個好天氣,根據天氣預報,周圍沒有任何氣旋和氣壓帶,不會有任何風暴的可能,全天晴天,氣溫在18到25度之間。”

瓊斯看向勞拉,笑著問道:“勞拉,你相信我們能遇到邪馬臺傳說中的風暴嗎?”

勞拉愣了愣,搖搖頭道:“我不知道。”

吃過早飯眾人來到船指揮室,瓊斯教授帶著幾個學生開始擺弄儀器,見江浩在旁邊觀看,瓊斯教授解釋道:“我帶了幾樣儀器,檢測可能遇到的能量,如果說卑彌呼女王能夠操控自然力量,讓那片海域變成常年風暴的魔鬼海,那一定是有某種能量存在的。”

“我這里有好幾類儀器,可以探測多種聲波、多種射線、多種能量形勢,如果某種能量產生劇烈變化,一定會提前有預警的。”

勞拉和江浩點點頭,他們對這些儀器不是很懂,看了一會兒兩人來到上面的夾板,看著大海勞拉有些發呆,喃喃道:“我希望這次能找到父親,我一直在等他回來,可轉眼7年過去了,我真的很想念很想念他。”

江浩伸手拍了拍勞拉的肩膀,勞拉轉頭看向他,江浩送給勞拉一個微笑,“我相信你會心想事成的。”

勞拉抿著嘴笑了笑,“謝謝。”

時間轉眼到了下午傍晚,瓊斯教授和他的學生們還在擺弄那些能量探測儀器,勞拉回自己的艙室休息,江浩也回到了自己的艙室,盤膝打坐起來。

不知道過去多久,修煉中的江浩忽然感覺到一陣激烈的能量波動,這股能量和他以往接觸過的各種能量都有所不同,黑暗中帶著一股陰冷狂躁。

江浩立刻從修煉中驚醒,眼睛猛地睜開,心里瘋狂轉動起來,“難道這就是卑彌呼女王的力量?”。

這股力量很強大,江浩修煉出來的靈力在這些能量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但江浩猜測,這股力量恐怕并非某人自身發出的力量,而是借用了某些陣法、獻祭而施展的巫術。

就好像他的符篆能力一樣,江浩自身的靈力沒有多少,但如果畫成符篆,就能發揮十倍百倍的力量出來,這也就是所謂的借天地之力為己用。

江浩立刻起身,快步來到控制室,此時船艙內,瓊斯教授正在和幾個同學閑聊,江浩進來后就焦急問道:“教授,你們的那些能量探測器是否有什么反應?”

教授和幾個學生一愣,“沒有啊,如果有大規模能量變化,會有報警的。”

江浩當即給這些儀器下了一個定義,沒有什么卵用。

江浩立刻說道:“瓊斯教授,我修煉過某些神秘功法,也知道一些另類的能量存在,我剛剛忽然感覺咱們好像穿透了一道能量光幕,而那道能量光幕是由一些狂暴而陰暗的能量組成的,您覺得,這是不是所謂的卑彌呼的結界呢?”

瓊斯教授一愣,“你感受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卑彌呼的結界?”

正當瓊斯教授在念道這兩個詞的時候,那個叫松本的學生忽然喊道:“教授,外面好像黑了。”

“什么?”

人們趕緊跑到舷窗邊,就發現外面的天空變得無比陰沉,天上的黑云不住翻滾,讓人看了心中就生出一股驚懼,這是要鬧暴風雨的樣子啊。

“這,這是怎么回事,剛剛還有太陽呢?!”那個叫板垣的學生驚叫道。

“教授,我們的衛星定位器好像失靈了。”這是桃谷理繪喊道。

幾個人又都跑到衛星定位器那邊查看,發現根本搜索不到衛星的信號,無法進行定位,“松本,聯絡海事局電臺試試,田中,試試衛星電話是否管用。”

幾人一陣忙亂,隨后松本焦急的匯報道:“教授,沒有信號,聯絡不上海事局電臺。”

“教授,衛星電話也打不出去!”那邊田中也喊道。

就在這時,眾人就覺得打撈船開始上下晃蕩起來,搖晃的幅度非常大,眾人大驚跑出船艙,看到外面的景象后都是大驚失色,剛剛還平靜的海面,此刻卻掀起了巨浪,他們的船此刻正在被巨大的浪頭掀起又落下,四周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忽然一道閃電劃破天際,隨后傳來一聲巨大的雷鳴。

“咔嚓!轟隆!”

“啊!”

桃谷理繪當即被驚的尖叫一聲。

這時船重重的落下,啪的一下濺起無數海水,打在眾人臉上,也驚醒了眾人。

瓊斯教授大聲喊道:“回去收拾儀器,別讓海浪把儀器都打壞了。”

他們幾個人又都跑回了船艙,江浩此刻想起勞拉,沒有跟著眾人回控制室,而是跌跌撞撞的跑向勞拉所在的休息室方向。

就在這時,堅忍號再次被一個巨浪掀到半空,江浩的身子被狠狠砸到走廊的頂子上,然后又狠狠砸下去。

江浩只感覺自己好像要被拍散架了一般。

忽然又傳來一股巨力,好像船再次被掀起,江浩趕緊抓住旁邊的扶手,他的身子就好像失重一樣,飄飛到半空。

江浩心里無比震驚,

如果這是卑彌呼的力量,那這股力量也太可怕了,竟然可以產生如此猛烈的暴風雨。

不行,

自己要去把勞拉帶出來。

忽然又是一陣失重感傳來,江浩能感覺出這艘船在重重的下落,他只能使勁抓住扶手,不讓自己被摔飛。

“轟!”

忽然一聲巨響,江浩驚駭的發現,就在他前方幾米的地方,這艘船驟然斷裂成兩半,如果不是他抓的緊,恐怕第一時間就會被拋入海中。

緊接著,一陣風雨猛烈的灌過來,雨水和海水潑了他一頭一臉,借助僅有的燈光,江浩發現他們所在的這艘船,已經被巨大的海浪掰成兩半,無數雜物紛飛。

“勞拉!”

江浩對著勞拉所在的方向喊了一聲,但很快被巨大的海浪和雷鳴聲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