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一五O章




這個位于玉夏國西陲的小鎮,是羅縝昔日行商行經此地時買下來的,是以,整個鎮子被當地居民易名羅鎮。當初在此停留,源于隨行的一位堪輿高手指出這鎮子風水奇佳,仍蘊龍納鳳之地。她好奇心起,停留時方發覺當地欠收,整鎮陷入饑荒。朝廷天高皇帝遠,春風難度,鎮首跪地哀求過路客商搭救幾千鎮民性命,十五歲的羅縝花兩萬銀子買下鎮子之后,亦將另一隊販糧商隊的糧食悉數購了留到鎮上,便回了高沿城。商事繁忙,若非每年鎮首都會將整個鎮子的損益收支甚至人口變化編簿送到羅府,她幾乎會忘了這個鎮子的存在,更不會在欲避繁華時想到了這個絕佳來處。

作為救命恩人,羅縝的到來,自然是受到了最高隆遇。推辭了鎮首讓出的府第,羅縝自建精舍,且出資修建客棧招待往來客商,交由當地居民中精明者打理,每月獲利她只收一成,其余皆用于鎮上修葺建設。

待諸事安穩,她每日大半的時光用來相夫教子,些許精力用來鎮上的事務打理。她的亦不著閑,不能粘著她時,便去陪伴那一群在去惡施法相助下由良家老宅遷來的貓貓狗狗,而另外的半天時間,用來傳授當地男子緙絲之術,至于為何是男徒,自然是她明令規定……誰會傻到將自家的鮮魚送到別家貓兒嘴下?

紈素走了,范程走了,羅縝只從當地樸拙的村民中請了一對夫妻來侍候接來同居的公婆,其他事,多是親力親為,依然將相公養得歡歡實實,兒子喂得白白胖胖。而她與之心的情感,幾載的平淡歲月移去,更如水融,愈發甜蜜溫存。

羅鎮雖偏僻,卻并非世外桃源,既在塵世,免不得要有客人登門。此地的常客,除了已成夫妻的之行與緞兒,綺兒也曾來過幾回。

綺兒的婚事,屢經起伏,除晁寧、玉無樹外,似亦有其他人選出現在羅三小姐左右,至于花落誰家,羅縝從未多置一詞。情感之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就如當初小妹相信她對之心的選擇,她亦相信綺兒的定奪。

當然,除卻常客,偶爾也要有稀客造訪。

“恩公娘子。”

這一日,羅縝當院撫琴,忽爾白影翩然容貌如仙者,自碧樹紅花中走出,正是闊別數載的范大美人。自上一次良家別苑,她還魂之后,范穎帶走其母之軀,兩人便再未相逢了。“近來還好么?”

范穎囅然:“還好,恩公娘子似乎已經不怪范穎了。”

羅縝莞爾:“聽你這樣說,好似我極小氣。”

兩人相視而笑,那輕若云煙的積怨迅如云煙般散去。

“我怎會那般傻?怕恩公娘子仍未釋懷遲遲不敢來探望,當真是傻呢。”品一口香茗,范穎唏噓自己浪費的光陰。

羅縝挑彎嫣唇,道:“只要相見了,便不必恨晚,就像我與相公,遇見彼此前的二十年,亦不是空虛無樂的。而正確的相遇,是將兩個人原本的快樂累積加倍,再回饋給兩個人而已。”

正確的相遇,是將兩個人的快樂加倍回饋給兩個人?范穎品咂良久,頷首道:“而錯誤的相遇,是將兩個人的苦難積壓給兩個人或其中一人了?”

“有感而發?”羅縝明眸溢笑,“聽說了么?晉王玉千葉因為愛妾病亡,相思成疾,抑郁達一年之久,如今一改積習,不近女色,清心寡欲起來。以他的例子來看,錯誤的相遇也不盡然一無可取。”

范穎聽出她的有意打趣,亦有感她的愜意輕松,綻顏道:“盡管恩公娘子如此快樂,我仍然想要說樁可能讓你掃興的事。我爹說,他要等恩公娘子壽終正寢,再來接你魂魄。意即,你早晚還會再受我爹的糾纏。”

羅縝渾未經意:死后的事,此事煩惱豈不嫌早?“既然是掃興,就不多談了。不知,六王爺如今何在?”

“他……”范穎眉際微擰,目內是三分氣惱三分無奈,“都怪那個去惡老道!”

呃,這風月情事又關那化外老道何事了?

“也不知那個迂腐木頭是怎樣求來的,竟求得道長授了他移形覓影之法,不管我到哪里,他總能找到!此次來這邊,怕他壞了事,我尚特地拜托爹爹絆住他。”

去惡道長收不得寶兒為徒,世間又無恁多惡妖可除,忒閑了是不是?“也便是說,你到現在,仍未能寬宥他了?”

“哼,他休想!他要追就隨他追,我看他能堅持到幾時?”

也好,一個追,一個趕,也是一樁趣事,況且細觀范大美人的嬌態,六王爺不會辛苦太久了。

“恩公娘子,您有紈素的消息么?”

羅縝搖首:“近期沒有,不過估計快有信到了。”那丫頭,短則半載,長則一年,總要有信來的。

“如果她在信中提到范程,請記得告訴我。他與紈素,比我與那塊迂腐木頭更不可能,怎就執迷不悟?”

“范程已經不是抱著母親雙膝哭訴的孩子,他不放開是因放不開。對此,你也曾有體會不是么?”

萬丈紅塵,有太多使人溺足深陷的誘惑,情愛,名利,美色,權欲,各人的放與不放,非他人的兩言三語能夠決定。而情愛更被視作紅塵癡物,由來癡男怨女,或賺人眼淚,或遭人唾棄,但來來往往,古古今今,又有誰真正堪破情關,看透情事?

“娘子,之心緙完了,要送給娘子的禮物,之心終于緙完了!”一聲脆呼,掃去羅縝腦中所有悲古傷今的感嘆。之心歡躍而來,“娘子,快來看,之心送給娘子的禮物喔!”

當那一幅圖徐徐展開在羅縝眼際時,足足兩刻鐘過去,她嬌靨怔愕,不發一詞。以致之心忐忑起來,“娘子,你不喜歡啊?”

“相公。”羅縝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你何時緙的?”

“好久好久了喔。好幾年那么久,之心怕娘子發現,偷偷緙,之心要緙好才能送給娘子做禮物。”

“好幾年?難道你在我們以前的家里時就在緙了?”

“是喔,搬家時之心把它綁得牢牢的……娘子,你喜不喜歡?”

這……豈是“喜歡”兩個字就能敘得盡的?自己的呵,竟然一絲一線,將他們由相遇、相戀、成親、生子……種種種種,一一緙了出來,就連當時的一草一木都能分外傳神,栩栩如生。到最后,是他們鬢發斑白相依相偎,周圍兒孫環繞,這呆子啊,該說他怎么才好……

“相公,你怎么會想到緙這樣的禮物給我?”

“因為,之心要娘子高興,娘子高興就能親親之心啊。”

羅縝啼笑皆非:“就為了親親?”她何嘗少親他來著?

“是啊是啊,娘子你喜不喜歡,高不高興……”

羅縝摟過他,附之深甜一吻。“呆子,知道我喜不喜歡,高不高興了?”用幾年的時間,緙一幅只為讓自己高興的絲圖,世間如自己的相公這般癡呆專注的,絕無僅有。有夫如此,夫復何求?夫復何求?!

“嘻,娘子,你再親之心,之心就知道了,嘻……”

相公面如冠玉,唇紅齒白,秀色可餐,羅縝樂得親近品嘗,只是,夫妻兩人情濃意稠正酣美時,聽得耳旁驚呼——

“哇唷唷,這幅圖巧奪天工,無與倫與哦。”

羅縝低瞥一眼那個說著大人話裝成熟的某只小人,靠著相公款款落座。“這是你爹爹緙給娘的,自然無與倫比。”

“哇唷唷,爹爹你好生了得哦。”姓良名詟乳名寶兒的某只小人搖頭晃腦,“寶兒以有爹爹這樣的爹爹為榮哦。”

“真的喔?寶兒好乖,嘻”

羅縝對迷湯卻不買帳,美眸略瞇,“良詟,你想耍什么花樣,請及早。”

“娘好聰明喔。”寶兒爬上娘親膝頭,又偎進香軟懷內,再嘬起鮮紅小嘴啄了娘親玉頰一下,“寶兒有替爹爹攬生意哦,他們都想看爹爹的緙圖,寶兒收他們每人一兩銀子。這幅圖這樣的好看,每人加倍……”

羅縝挑眉,涼聲道:“他們想看的是你爹爹緙的圖,還是你爹爹這個人呢?”

“嘿嘿……”寶兒裝傻笑了半晌,見娘親美臉仍是厲色不減,又諂媚地再親一口,“是有幾個婦人要看爹爹啦,因為爹爹好看嘛,可是,寶兒讓她們只能偷偷的遠遠的看,爹爹是娘的,寶兒不會讓人親近啦,除了娘,誰敢親近爹爹寶兒都不會放過哦……娘您不記得?上一回那個賣熊皮的胖女人拉住爹爹不放,是寶兒在她的衣袋里扔一只耗子,引得阿白撲過去,寶兒還在阿白身上涂了寶兒的便便哦……”

賣熊皮的胖女人?哦,是那位販皮毛的炎夏國女賈。炎夏國女子生性豪放,對男人的追求由來大膽直露,相公走在她身邊,便被那女人當街拉了過去示愛,全鎮的居民怒不可遏,只待她一句話便要出手修理,自己的兒子已然著手……

話說,相公純善,自己持重,怎就生了如此一個混世小魔王出來?羅縝正在納悶,又有不速之客現身:“寶兒,寶兒,你當真聰明,你是百年不遇的好根骨啊,不跟貧道學藝,你悔之終生啊——”

寶兒烏靈靈眸兒一轉,無辜笑靨展開;“去惡老爺爺,您當真想收寶兒做徒弟哦?”

“當然當然,想通了要拜貧道為師了?良少夫人,您這筆秋后的帳也算的差不多了罷?還不把寶兒交給貧道好生?”

“去惡老爺爺,您要收寶兒為徒,先要寶兒同意才行哦。”

“真的?如此說來,你同意了?”

“寶兒同意啊。”

“好好好,快行拜師禮,貧道好把平生的……”

“慢啦慢啦,去惡老爺爺,寶兒很搶手哦。”

“……什么?”

“對街的王師傅,鎮頭的高大俠,鎮尾的張三叔,都想收寶兒為徒,寶兒是搶手貨哦……”

不知何時,羅縝已將這位“搶手貨”放置地上,卷起鋪陳在長案上的幾丈絲圖,拉起相公大手,徑自退場。

“娘子,寶兒要做什么?”

“能做什么?耍寶嘍。”

“耍寶是什么啊?”

“小活寶耍老活寶,我只得把你這個大活寶拉走,任由他們斗個痛快。”

“喔,娘子好好”

這呆子,她這就好了?真叫人愛煞……羅縝抬起的手才要放到相公耳上,聽得那廂一聲大吼振聾發聵的追來——

“臭寶兒,你這個小沒良心,貧道我是授你技藝,你敢向貧道收錢?”

“搶手貨就是價高者得嘛……”

“你這個小奸商!小沒良心!小混蛋!看貧道打爛你的屁股!”

“寶兒去找高大俠他們學藝哦……”

“你竟敢把貧道的不傳絕學視作與江湖雜耍一般的境地,貧道不揍扁你,貧道就不是貧道!”

“去惡老爺爺,您的胡子要護好喔。”

“小混蛋,還在威脅貧道……”

羅縝聳聳肩,牽著相公,去也。

范穎立身樹梢,將一切盡收眼底,唇浮甜美笑靨。

良之心依然活得那樣簡單,每日所思所想,是如何討妻子的喜歡和歡心,為了那最簡單的目標,做盡一切事,努力長大,努力成長為一個男子,無怪會使精明的妻子傾心以愛……

世間并非沒有真愛,不管你有沒有傷過人或被人傷。傷過了,痛過了,愛來了,再愛就是。怕的是不敢愛了,便注定傷到永久。有時,自己給自己的傷,遠大于外人所能給你的。

吾住一墻東,君住一墻西。

打小自相識,相逢未相知。

一朝為君婦,白首不相離。

世事云詭過,兩心契相依。

心如無暇玉,身似傾城璧。

至純宛赤子,都云相公癡。

君癡吾亦癡,何妨俱作癡?

一曲,其間多少意?

曲罷勿羨人,且行且相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