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二百九十一章 聯手




眨眼間,在不斷的和巖忍以及雨忍沙忍的糾纏中,過去了小半年。

自從上次對戰巖忍成功后,木葉成功的實現了戰略目標,不但獲取了針對巖忍的防守優勢地區,更是威脅到了巖忍的后勤后方,攻守之勢漸漸的開始逆轉。

而伴隨著在于巖忍中取得的小優勢,木葉的局勢也漸漸的開始發生改觀。

而在這其中,不只是楓夜的大名越發暴漲,自來也大蛇丸他們的名聲也漸漸的開始廣為傳播。

雖然本身早在之前的戰斗中,三人的名聲就已經早已經悄然建立,但伴隨著實力的增長還有戰績的增長,自然是不可與之前同日而語。

如今的自來也三人,都已經可以算是徹底得到忍界認可的強者了。

“為什么我還是不出名...”

木葉營地,默默的抱著自來也的大腿,卑留呼黯然神傷。

“這不公平,自來也這家伙都能出名,為什么我不能。”

不爽的看著楓夜幾人,卑留呼的小眼睛里滿是怨念。

說好的一起撲街,你們卻悄悄的出了名,這怎么行。

作為曾經備受鄙視,一直被人嘲笑的卑留呼,對于名氣這種東西,自然是有著遠超常人的渴望。

只可惜,不管他再怎么努力,都明顯沒有什么太大的成效。

雖然他如今也并不完全是一點聲名也沒有,但和楓夜等人比起來,明顯小巫見大巫,根本不值一提。

暗自好笑的看了卑留呼一眼,楓夜無奈的搖了搖頭。

論實力,卑留呼當然是不差的,可是他能力的突出點,注定在這樣的戰場上并不起眼。

論個人能力,卑留呼明顯善守不善攻,論防御,他可能能達到影級,可論攻擊,基本上也只能算得上是一般的上忍,尤其是他的速度還不是特別快,很難制造什么明顯的戰果。

要說偶爾擊殺一兩個上忍,卑留呼當然也能做到,但是,效果不明顯。

在這樣的戰場上,不要說上忍,就算是影級都不少見。

如果說當初在陽炎忍村那樣的小戰場上卑留呼還能吸引別人的眼球的話,可在眼下這樣的戰場上只有精英上忍以上,尤其是擅長攻擊的精英上忍才能為人們所熟知。

再加上,他也并沒有什么顯著的特點,并沒有自來也幾人標志性的通靈獸,自然是難以讓人們記住。

當然,這一切其實都是次要的,卑留呼名聲不顯最大的原因還是...不會裝,不會宣傳。

名聲這東西,你不宣傳不裝怎么能行,就算強如三代風影什么的也都需要商業互吹呢,強如角都不也得發揮出裝遁的奧義,在這些方面,卑留呼確實是差的太遠。

好笑的看了卑留呼一眼,楓夜繼續看起了地圖。

他不會阻礙卑留呼揚名,但也絕對不會幫卑留呼揚名,畢竟...他的能力有些問題,很容易引來很多不該來的覬覦。

“已經快四年了啊...”

細數著戰爭發生的時間,楓夜忍不住有些感慨。

不知不絕,忍戰開始已經接近四年了。

最早的雨忍戰場半年,后來兩年多后又回到雨忍戰場,再加上之前到處找半藏這些高手搞事的半年,還有眼下最近這小半年,不知不覺間,這場戰爭已經過去了接近四年。

在這場戰爭中,無數的忍者慘死其中,在這一點上,楓夜無疑是最能感覺到明顯變化的。

最早的時候,木葉在雨忍戰場幾方動輒就是萬人規模的大戰,而如今,往往幾千人的交戰就已經是不小的戰役,而且伴隨著時間的推移,可戰的戰力也都還在進一步的減少。

毫無疑問,這場戰爭已經飽飲了無數的鮮血,各個忍村的可戰人員,都已經基本十去六七。

而就在不知不覺之間戰爭也已經接近了尾聲。

默默的看著地圖,楓夜不斷的思索著什么。

如今,伴隨著漫長的戰爭,各個忍村基本上都已經到達了極限,都只是在死死咬牙堅持而已。

即便是沒有分出勝負,徹底的結束戰爭估計也就在這一兩年之內了,大家都堅持不下去了。

而在這其中,木葉作為經濟和后勤,乃至醫療都是最好的忍村,自然是情況最好,但是,好的也明顯相對有限。

至少在戰場上,迄今為止,都還沒有任何特別明顯的優勢。

忍戰就是這樣,一家強了,自然會有更多的忍村來找你麻煩。

就比如眼下的雨忍戰場,原本,是木葉雨忍巖忍沙忍四家互相攻擊的,可在木葉漸漸開始取得優勢后,大家就開始默契的只打木葉了。

而在別的地方也大體如此,木葉確實是在和四大忍村乃至更多的中小忍村開戰,但是,他們這些其余忍村之間也都有在互相攻擊,要不然,木葉即便是再強,也根本不可能堅持到今天。

“如今的木葉需要一個契機...”

盯著地圖,楓夜默默的不斷念叨著什么。

就如今的局勢來看,木葉要想徹底的結束戰爭,還需要一場,甚至幾場明顯的勝仗,來徹底的拉開差距,并借此來奠定最終勝利者的地位。

突然,就在楓夜思索著什么的時候,一名手下給楓夜遞上了一封密信。

“偷襲沙忍村后方...”

默默的看著眼前的信件中給自己下達的任務命令,楓夜若有所思。

數天后,河之國,默默的看著遠方,楓夜回想著臨行前三代跟自己說的話。

“會有人配合我的人一起行動...”

對于來的人會是誰,其實楓夜早就已經有所猜測。

很快,伴隨著一陣隱隱的腳步聲,遠處一支隊伍出現在了楓夜的眼中。

“果然,是朔茂。”

早在接到突襲沙忍村后方命令的時候,楓夜就已經有了一定的猜測,畢竟,按照原本的發展,最終也正是朔茂帶人成功的突襲了沙忍后方,甚至擊殺了蝎的父母,大大的加速了戰爭的進度。

而算算時間,差不多大概也正是這個時候了。

默默的回想著朔茂近幾年的戰績,楓夜一時間忍不住有些感慨。

近兩年來,不只是楓夜手下的白衣軍團在忍界活躍,朔茂手下的灰甲軍團也同樣活躍于忍界。

相比于楓夜手下這支特征明顯,針對性極強的隊伍,朔茂手下的這支部隊雖然略有不同,但也是大同小異,比起楓夜這支部隊更加依賴戰術和配合,朔茂的這些手下所依賴的更多的是其強大的個人實力,以及朔茂本身的自身驚人戰力,雖然具體有些小的不同,但雙方的戰術思想明顯如出一轍。

而依靠著這支隊伍,滅村滅國,突襲后方改變戰局,對朔茂來說同樣也是家常便飯,論功績甚至未必會比楓夜差多少,要不是因為有著這樣的能力,朔茂恐怕也不會在未來被人們稱其威名還在三忍之上了。

“朔茂,好久不見。”

“是啊,好久不見。”

帶著一絲絲的笑意,楓夜和朔茂兩人的雙拳,碰撞在了一起。

而伴隨著兩人雙拳的碰撞,漫天的風沙中,經費分明的白色洪流和灰色洪流,也開始緩緩匯合。

就在這一刻,木葉如今突襲能力最強,或者說整個忍界突襲能力最強的兩支部隊,即將聯手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