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潮汐




此刻在電視屏幕上,一個穿著西裝的消瘦中年男子站在演講臺的中央,在他的身后,是黑壓壓的一片機甲。而他就這樣站在這里,高舉雙手。

“我們在此宣告,再興正統的獨立國家日本!我將把所有受到壓迫與苦難的同胞,從布里塔尼亞帝國的手中拯救出來!這片土地過去,現在和未來都屬于我們,我的同胞啊!和我一道,將可惡的入侵者從這片土地上趕出去吧!”

被擺了一道!

看著屏幕上那張丑陋的面孔,柯內莉亞緊握雙拳。

“中華聯邦那邊怎么說?”

“中華聯邦的曹將軍表示,這只是單純的人道主義支援。”

“哼!”

聽到克洛維斯的回答,柯內莉亞冷哼一聲。

“他們還真是不把我們放在眼里,不過這樣也好………就讓他們看看我們布里塔尼亞帝國的厲害吧!命令11區所有守備部隊立刻出擊,還有………”

說道這里,柯內莉亞似乎想到了什么。

“………就讓中華聯邦看看,我們已經不是當初的帝國了!”

戰火正在蔓延。

從福岡點燃的戰火,正在擴散至整個九州。

“殿下,到目前為止,一切都非常順利。”

“嗯。”

掃了一眼自己身邊的澤琦敦,方正點了點頭,接著他轉過頭去,望向窗外的暴雨與陰云。

“今天的天氣很不錯啊。”

“沒錯,連老天都站在我們這一邊。”

說道這里,澤琦敦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這場戰爭,我們一定會獲得勝利的!”

“報告!”

就在這時,前方傳來報告。

“雷達發現不明飛行戰艦!”

“布里塔尼亞的戰艦嗎?”

聽到報告,站在方正身邊的曹將軍冷笑一聲。

“這些人終于學會飛了啊。出動導彈,將其摧毀!”

“是!”

很快,伴隨著命令的下達,眾人就看見數十道代表著導彈的紅色箭頭朝著敵方的戰艦飛去,隨后順利的命中了目標。然而………

“目標完好無損,沒有被摧毀!這是………有類似轟炸機的物體從中彈射而出,但是速度比轟炸機要快的多!”

“什么?”

聽到這里,澤琦敦不由吃了一驚,接著他急忙下達命令。

“立刻接通影像!”

“是!”

伴隨著目標被鎖定,很快下一刻屏幕打開,緊接著,一架飛翔在空中的白色機甲出現在了眾人的眼里。看見這一幕,曹將軍不由面色微微一沉。

“居然用櫻石做出了飛行機甲?”

說道這里,曹將軍迅速望向方正。

“殿下!”

“我知道。”

看著眼前屏幕中的白色機甲,方正倒是顯得很淡定。中華聯邦和EU之前一直都看不起布里塔尼亞,原因就是他們以櫻石為動力來源的驅動裝置出力不足,這就是為什么布里塔尼亞沒辦法制造出飛行機甲和宇宙機甲的原因。但是現在看起來,布里塔尼亞終于克服了這個障礙。而出現在眼前的白色機甲,就是最好的證明。

面對飛馳而來的白色機甲,眾人基本上沒有什么辦法,因為這支“占領軍”的武器裝備,全部都是由中華聯邦以“人道主義支援”的方式友情贊助的,因為VF系列基本已經制造完成,準備開始進行量產,所以替換下來的這些機甲就被中華聯邦拿來“廢物利用”送給了澤琦敦,而這些機甲都只具備基本的地面戰能力,并沒有空中和宇宙戰的本事。

再加上目前的天氣也無法起降戰機,單純的武裝直升機在噩夢機甲面前則基本沒有半點兒作用。于是就看見白色機甲一路高歌猛進,沒花多長時間就殺到了福岡基地的前方。

“看來布里塔尼亞的最新機甲還是有點兒本事的。”

雖然在進入福岡基地之后,因為顧忌防空火力對方降落了下來,但是依舊筆直的沖向了基地。期間不時有MS試圖上來阻攔,都被這架白色機甲瞬間秒殺。

“包圍它!消耗它的能量!”

這會兒曹將軍也開始大聲指揮起來。

“不要讓它進入指揮部!櫻石的能源是有限的,只要消耗完它的能量,那么這就是一架廢鐵了!”

然而聽到曹將軍的命令,方正卻是微微搖了搖頭。

“話是這么說,但是被一架機甲直接入侵基地,未免也太丟臉了。”

說完這句話,方正便轉過身。

“我去搞定它。”

此刻在基地內,戰斗依然在繼續。

“嗚………是想要牽扯我的注意力嗎?”

坐在白色機甲的駕駛艙內,樞木朱雀緊握著操縱桿,死死的盯視著四周。他的任務就是直接生擒住澤琦敦或者將其擊殺,而一旦澤琦敦死去,那么這支軍隊也就是群龍無首,而中華聯邦也沒有再介入的理由了!

但是很快,朱雀就發現情況有些不對。

攻擊停止了?這是怎么回事?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剛才一直跟著自己的MS們全部散去,但是朱雀還是迅速抓住了這個機會,飛快的操縱白色機甲向著基地大門口駛去。然而就在朱雀到達基地大門口,打算侵入的時候,忽然,他看見了一幕讓人疑惑不解的景象。

只見在緊閉的大門前,一個帶著頭盔,身穿著銀色盔甲和鮮紅披風,手握一黑一白,一長一短兩把劍的人正站在那里,冷冷的盯視著自己,一言不發。

這是怎么回事?難道說這個人打算用血肉之軀對抗這架蘭斯洛特嗎?!

想到這里,樞木朱雀不由皺起了眉頭。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聲音響起。

“你就是樞木朱雀?前首相的兒子?”

“………你是誰?”

聽到這個聲音,樞木朱雀愣了一下,開口詢問道。

“我是誰你不用管,我只是有些好奇,你作為前任日本首相的兒子,為什么要為侵略你們國家的布里塔尼亞服務?”

“因為………”

聽到這個問題,樞木朱雀握緊操縱桿。

“因為我已經不再要戰爭了!不想再要更多的人死去!無意義的戰爭只會讓更多人死去而已!”

“所以你殺了自己的父親,發布了投降命令?”

“什………………!”

聽到這句話,朱雀瞬間感覺自己的心臟仿佛被人插入了一把尖刀,幾乎讓他無法呼吸。

“我對你進行過調查了,樞木朱雀,有趣的男人………所以說,你是因為不愿意再看見國民犧牲,因此殺死了決定抵抗到底的父親,然后自己選擇了投降嗎?是因為生命嗎?是因為生命比國家,民族更加重要嗎?你不惜犧牲整個國家,來保護你的人民嗎?”

“我也是沒有辦法!”

聽到這里,樞木朱雀頓時怒吼起來。

“我不希望再有更多的犧牲,戰爭繼續下去的話………只會有更多無辜的平民喪生而已!”

“是嗎?那么………看看現在他們的生活,你還覺得這樣做是正確的嗎?”

“………哎?”

“與你這樣賣國求榮的人不同,那些普通的平民現在生活在集中營,被占領者毆打,辱罵,甚至虐殺。他們失去了尊嚴,榮耀,一切,只是像奴隸一樣活著,像奴隸一樣死去,這就是你期望的嗎?這就是你想要的和平嗎?”

“不是,我只是想要用正確的手段來改變………”

“國家國家,沒有國就沒有家,失去了自己的國,那么住在這片土地上的人,也就沒有什么家了。”

一面說著,方正一面舉起大劍。

“說到底,你也不過就是一個以和平為名,賣國求榮的劊子手罷了。”

“哇啊啊啊啊啊!!!!”

聽到這里,樞木朱雀終于忍不住大吼起來,伴隨著他的怒吼,白色機甲驟然爆發,向著方正沖了過去。

“我沒有錯,沒有錯,沒有———!!”

然而,朱雀的話音還沒有落下,就見方正舉起大劍,對著前方用力揮下。就在這一刻,處于某種本能,朱雀下意識的操縱機甲猛然向著側面閃開。然而即便如此,他還是沒有能夠躲過方正這一擊,無形的劍氣飛射而過,仿佛切豆腐般輕而易舉的將白色機甲的左手連同肩膀一起切了下來,緊接著,就看見白色機甲爆發出了耀眼的火光。

“什么?這怎么可能?”

目瞪口呆的望著屏幕之中閃爍的警報,朱雀大吃一驚。

一個人,居然只靠自己的力量,就能夠擊敗一架機甲嗎?

然而,他的想法也就到此為止。

方正一劍劈下,接著收回,隨后握緊漆黑的大劍,用力向前一刺。伴隨著他的動作,風壓在這一刻開始流轉,凝結,化為咆哮的暴風狠狠的打在了白色機甲的胸口。只是瞬間,伴隨著呼嘯與轟鳴聲,白色機甲就這樣被直接暴風所吞噬,席卷著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劇烈的痛苦從腹部傳來,朱雀睜開眼睛,驚恐的發現機甲前方已經完全被砸的凹陷了進去,而四散尖銳的鐵刺就這樣切入了自己的腹部,撕開了他的身體,內臟與腸子緩緩從中流淌而出,連同著血液一起。

“嗚………啊………!”

這難以言喻的痛楚頓時讓朱雀慘叫出聲,緊接著他就聽見腳步聲響,隨后,那個穿著盔甲的騎士再次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切腹嗎?這還真是很適合你的最后時刻,那么,我就勉為其難來擔任一次介錯吧。”

一面說著,方正一面舉起手中的大劍。

鋒利的劍刃切開了朱雀的皮膚,喉管,頸椎,伴隨著鮮血的噴灑,瞪大了雙眼的,年輕男子的頭顱就這樣一路從殘破不堪的機甲上滾落而下,散落在塵土之中。

“終究不過如此。”

看著失去了頭顱,正在不住抽搐的尸體,方正輕哼一聲,接著收起大劍,轉身離開。

“全軍出擊………目標,東京租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