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699章 磨人的孩子




警察來了,警察很快帶著那頭被寧寧養成了肥豬的記者自然也就跟著一起走了,只是他是坐著醫院的車走的,臨走的時候還不望巴著救護車的窗子,沖著寧寧大聲的喊著魔鬼。

寧寧并不害怕,一張小臉兒全程一直表現在很正常,時不時的捋一下旁邊維尼的大腦袋,等著警察和救護車一起了走了,她也轉身準備去繼續玩耍。

只可惜還沒有走兩步呢,便被母親孫秀英揪著小辮子給揪了回來:“走,鬧出了這么大的事情還想走!老實點,跟我回家去!”

說著揪著小丫頭的耳朵便往旁邊的四輪摩托旁邊走,在牧場呆了那么久,四輪摩托對于老太太來說那真是太簡單了,孫秀英上了摩托把寧寧挾在了自己的身前坐在油箱上一溜煙的回去了。

“詳細的情況說說,我聽聽”簡恒沖著大麥問道。

大麥說道:“今天下午的時候,學校的老師又讓寧寧去讀范文,然后老師就開始有點兒懷疑了,等著下課的時候……”。

聽到老師讀范文,簡恒臉上不由的苦笑了起來,這段時間關于簡寧寧養兔子的文章,不光在學校受到了老師的歡迎,全家也跟著夸了不少。誰都沒有想到小丫頭養了一個大活人,而且通常這邊學術的這種作業時間延續上也挺長的,一兩個月都是正常的,虧得這個老師從文章中發現了問題,要不然還不知道這家伙要被寧寧飼養多久呢。

大麥繼續說道:“老師引誘了好久,寧寧這邊才肯把這個事情說了出來,老師當時也判斷不了寧寧說的是真是假,于是便來到了牧場,我們和媽媽就跟著一起過來看看,誰知道來看了之后,發現下面果然有一個人,整個人的狀態也不好了,于是就直接報了警,后來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簡恒走了十來步站到了井口,腦袋往里一伸,頓時覺得一股屎尿味直接沖進了鼻子里,立刻掩鼻急退了兩步,然后才放下了捏著鼻子的手:“我了個去,怎么這么大的味兒?”

小麥說道:“吃喝拉撒都在這里能沒有味道么,咱們怎么辦?”

“能怎么辦,里面又沒有金銀財寶留著它干什么,等警放通知可以填就把它給我填啰。好家伙,這味道!”

簡恒都退了兩步,忽然風向一小變,洞口飄出來的味道還是差點沖了簡恒一個跟頭。

“我覺得寧寧這事兒干的漂亮,我到是要看看現在讓還敢沒事闖進咱們的牧場里來,這些記者也太大膽了一些,這個月有三個記者試圖闖入咱們牧場來拍照了!”黃小冬對于這些記者非常的不爽,從言語上對寧寧的作法表示強烈的贊同。

“好個屁,干你的活去!等這邊的警示條可以去掉的時候找人把這井給我填了”簡恒說道。

黃小冬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簡恒帶著大麥小麥,三人擠上了一輛四輪摩手回到了家里,還沒有進門呢,便聽到寧寧的干嚎聲。

簡恒推開了門,看到小丫頭撇著個嘴兩眼也不見淚,就這么一邊干嚎一邊和母親孫秀英繞著沙發轉圈。

“膽子肥了,都敢沒事干拿人當兔子養了,這長大了還了得!”孫秀英一手抓著雞毛撣子一邊追著小丫頭。

“他來我們家偷東西,要是沒有我給他送吃的,他早就餓死了,你不講禮!”

寧寧梗著脖子說道。

孫秀秀是氣瘋了:“你還敢頂嘴!你看我不打死你!”

簡恒看了一會兒也沒有見到母親有逮住小丫頭的可能性,不光是沒有逮住小丫頭反而把自己弄的氣喘吁吁的。

“行了,媽,您歇一會兒”簡恒立刻伸手把母親攔了下來,別孩子沒有打著,再把自家的老娘給氣出病來。

“你把她給我揪住了,今天我要是不扒她一層皮,我就不姓孫!”孫秀英是真的生氣了。

簡恒伸出手輕輕的拍著母親的后背:“您消消氣!這事兒寧寧是不對,不過那人也有問題,況且咱們也有責任不是,一直把她放養著……”。

反正簡恒這邊就找理由唄,找讓老娘消氣的理由。

孫秀英聽了兒子的勸,氣消了一些,想起來一個事情張口問道:“你說那人不會告我們吧?”

“告是肯定的,但是您兒子會怕他么,放心吧這事兒老實是不愿咱們,他都進牧場了如果被安保擊斃都不負責任的,更何況他自己掉進洞里的,又不是寧寧推他下去的,自己走路不長眼睛這怪得了誰!”

簡恒寬慰母親說道,以簡恒的估計這記者肯定會告,美國人嘛喜歡打官司,并且在美國的人印象中一般華裔所謂的模范公民其實就是膽小怕事,他不告簡恒才不奇怪呢。他可以告,但是他的贏面卻并不大,簡恒有錢請的起最好的律師,也受的了長時間的消耗,記者就未必有這么多的錢了,更何況這一次明擺著就是記者的不對。

就在這個時候,屋里傳來了孩子的哭聲,開始是一個哭,瞬間就成了三個嚎了。

一聽到大孫子的哭聲,孫秀英的注意力立刻瞬移了,從沙發上起來一邊沖向嬰兒房一邊還說道:“你們一個都指望不上啊,都是一幫子廢物點心,小的惹事生非老的看個孩子都能把孩子看哭了……”。

聽到母親的嘮叨,簡恒轉頭看了一下大麥和小麥,只見兩個女人聳聳肩,攤開了雙手。

從欣喜的勁頭上過去了之后,大麥和小麥都受不了兩個孩子的鬧騰了,雖然母愛是偉大的,大麥和小麥也愛自己的孩子,但是三個小家伙不分晝夜,肆無忌憚的哭鬧很快就把兩個新手媽媽給弄崩潰了。

想想看晚上兩個鐘頭起一次床,喂奶換尿布什么的,整天都沒有一個好覺睡啊,二十四小時待命的工作,連個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原本生活那么規律的大麥和小麥哪里受的了,硬自己撐著帶了這么久,兩個人終于向婆婆孫秀英求助了,而孫秀英也很愉快的接手了三個孫子。

聽到屋里的聲音漸小了,簡恒說道:“還真是奇了怪了,奶奶一進去頓時沒有聲音了”。

“媽媽有魔力,會魔法!”小麥開心的說道。

“大麥小麥,孩子要吃奶了!”孫秀英的聲音響了起來。

“來了!”

大麥小麥直接邁開了腿往房間里去。

大麥和小麥進了房間,簡振華自然得出來了,看到了孩子臉上的尷尬表情還沒有退呢,也不知道他被老婆孫秀花給罵了多少句難聽的話。

“下次這時候您不能快點出來么?”

簡振華嘆了口氣:“快點出來?她要是不罵痛快了,連著幾天都會找你的茬!還不如讓她一次罵過癮了呢。對了,賀業的婚禮辦完了,怎么樣熱鬧吧,你這情況可惜了,我們給人家隨了幾十年的份子,到你這里!”

說到這兒,簡振華手心打手背發出了啪啪兩聲:“全打了水漂了!”

簡恒說道:“以前您請也不見得有人來,現在人來的那么多,大部分估計你都不想沾他們,辦這東西干什么費時費力,說不準鬧個洞房再鬧出點兒不愉快來”。

簡振華坐到了沙發上,看到小丫頭跟個沒事人似的,一邊摸著零食往嘴里塞一邊拿著電視機的搖控器準備看電視,頓時伸手在小丫頭的腦門上拍了兩下,巴掌落下去的動靜不小,不過當巴掌靠到了小丫頭的腦袋上的時候,瞬間由傾盆暴雨轉成了和風細雨,就這打擊力量,連螞蟻挨了都不會疼的。

簡恒見了笑了笑。

“對了,有沒有回去看看育馬場,那邊的小馬駒兒現在正是出生的時候”簡振華心中還是擔心自己的小馬駒。

不過老爺子也知道,現在是大孫子重要還是小馬駒重要,他不是不想離開,而是怕自己提出要離開這里回國,自家的老伴能回去燒了育馬場,他知道在孫秀英的心中現在誰也比不上仨個孫子孫女,全家三個孩子最大,然后是老簡家的功臣大麥小麥,她自己都在寧寧之下,至于老伴簡振華估計還沒有維尼的地位高呢。

簡恒是看出來了,自家的老爸是擔心育馬場的小馬駒了,現在三個孩子都健健康康的,無非就是吃奶的時間煩瑣一點兒,自己回來了給老娘搭把子手,老爸也就可以回去了。

“爸,您放心吧這兒我們能與,等會兒等老媽的氣消了,我就幫您提這個事情”簡恒說道。

簡振華一聽立刻開心的說道:“好,好,我在這里一天能被你媽罵上七八回!真是幫不上什么忙!”

簡恒笑著說道:“放心吧,剩下的事情有我呢!”

簡恒的倚仗是什么?當然是空間了,照顧完了孩子歇個四五分鐘,轉進空間就是一場美美的大覺啊,論熬三個小東西還熬不過他們奸滑的老子的。

晚飯桌上簡恒提了這個事情,立刻被孫秀英一口拒絕了,不過當簡恒試著干了兩天的時候,孫秀英又張口攆簡振華了,于是簡振華便笑瞇瞇的買了機票,殺奔國內撲在了育馬場的事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