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698章 養豬




簡恒走到了警察的面前,張口問道:“什么事情?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們了啊!”

“人抓住了,張先生也救出來了”上次和簡恒接觸過的警官笑著說道。

一時間簡恒也想不起來他叫什么名字了,只是聽到他說人抓住了,于是哦了一聲之后道:“抓住了好了,我就是一報案人,跟那姓張的也沒什么關系,那就這樣吧”。

“不是,您這報案說了還明一斷錄音,能不能給我們?”警察一看這位想走,于是伸手攔了一下。

簡恒聽了說道:“行啊!”

看到簡恒直接在這邊準備掏手機把錄音甩出來,警官苦笑著說道:“您這樣可不行,知道咱們要走流程”。

一聽警官這么說,簡恒也明白了反正這飯暫時也不能吃了,于是張口說道:“行了,那我跟你們回去,不過等一下,我讓他們先回”。

一邊說一邊伸手指了一下孫四維仨人。這仨人當然是吃飽了的,一個個拍著小肚皮正美美的和一幫同事孤著天呢,聽到簡恒要去警察局于是紛紛張口問了起來。

“怎么回事?”

“張一平的案子破了,警察那邊要筆錄啊什么的,估計又得一通折騰,這么著你們把車先開回去,等出了局子我自己打車回去!”簡恒說道。

羅敏說道:“我跟你一起吧?”

“行了,就走一趟去那么多人干什么”說著伸手在羅敏的肩上拍了拍,然后轉身向著警察那邊大步走了過去。

上了車跟著幾位警察一起到了警局,進了門便看到十幾個膀大腰圓,身上不是描龍就是繡風的家伙,這天氣居然很多人的穿著汗衫,也不知道是真的熱還是假的熱,不過就現在簡恒看來這些人的假熱,一個個被凍的都直哆嗦。

“老大!”

張一平一看到簡恒,立刻從屋里沖了出來,眼淚漣漣的樣子。

“死開!”

簡恒厭惡的說道:“我只是報了案,其他的事情那是警察們的功勞,你要是感謝也感謝他們去,要跪那邊的大門口正對著大馬,更能顯示你的忠義”。

張一平原本這邊膝蓋一彎,聽到簡恒這么說,突然間也就這么懸在了半空中,保持了一種似跪非跪很奇怪的姿勢。

簡恒跟著警察進了辦公室,然后又見到了領事館的那位華裔官員,把所有的事情都辦完,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十二點半了。

站到了警局的門口,簡恒打開了手機叫了個車,正的等車的時候,一轉頭看到離自己差不多二十米遠的張一平。

正要喝斥他不讓他過來呢,誰知道他在二十來米外,直接跪了一下,一聲不坑的沖著簡恒磕了幾個頭,然后大聲的說道:“老板,保重!”

說完之后,站了起來裹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轉身就這么縮頭縮腦的走了,昏黃的路燈在道路上投下了張一平瘦弱的影子。

望著他的背影越來越小,簡恒在心中暗自的嘆了一口氣。

嘀嘀!

一聲喇叭聲驚醒了簡恒,一抬頭發現自己叫的車子已經到了自己的面前,于是拉開了車門:“師傅,去夜市!”

“好的!”司機師傅聽了應了一聲,車子便啟動了。

把在都凌晨了,路上沒什么人也談不上擠不擠的,大約十五分鐘便到了夜市,簡恒下了車直接奔著一個串串攤,點了一大把的串串,要了一瓶啤酒就這么坐在人群中慢慢的擼了起來。

吃完了串,回到家里美美的睡了一覺,起來后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回牧場。羅敏和章嘉良這邊也準備回去,不過羅敏是回首都,而章嘉良并沒有和簡上一道,而是選擇去首都玩上兩天,然后再飛回美國,

孫四維這就得當司機了,賀業現在相當也不成啊,人家正是新婚事情多著呢,伍勇這小子說是要過來的,但是在酒宴上簡恒并沒有看到他的人影,所以也就不管了。這趟國內回的是一個人來也一個人回去,干凈利落。

誰知道到了機場的時候,簡恒居然接到了周珺的電話,說要晚上請自己吃飯,簡恒這邊只得以自己回美國把這事給擋了,放下了電話簡恒便嘆了一口氣,覺得這幫子人也真是奇了怪了,前面削尖了腦袋想拿綠卡,拿了綠卡之后呢,一個個的又都賴上國內了。

好在這個念頭也就是一瞬間的事兒,簡恒進了候機廳一邊玩著手機一邊等著航班。

從中國到美國,又從洛杉磯到卡利斯佩爾,一路都是順風順水的,站到了蒙大拿土地上的時候,簡恒不由的狠狠的吸了兩口空氣,想著總算是沒有那么多的破事了。

過來接簡恒的是黃小冬,一路上經過的小鎮依舊是那個樣子,只是越接近牧場的小鎮,就越顯得有人氣,當進入了小鎮的時候,頓時覺得像是趕廟會似的。

“還是像以前一樣熱鬧嘛”簡恒說道。

黃小冬笑著說道:“現在牧場的花開了啊,成片成片的,咱們附近幾個牧場剛種下去的新牧草也都開始開花了,現在過來看花海的可不光是國內來的游客,還有附近城里的人。哦,對了,老板,老坎克的新片子正在牧場里娶景……”。

“這個我知道!咦!這是出了什么事情?”

話還沒有說完,簡恒看到自家的牧場門口停了一輛警車,上面的警笛還一閃一閃的。

黃小冬一看,立刻說道:“我不知道啊,我出來接您的時候還沒有呢”。

“快點!”

不用簡恒說,黃小冬這邊也加快了速度,到了牧場門口的時候,車子停了下來,簡恒沖著坐在警車里的警察張口問道:“嗨!發生了什么事?”

這邊的警察哪里有不認識簡恒的,見到警察笑著說道:“發現一個失蹤人員!”

“這里?”簡恒挺好奇的。

警察點了點頭,說道:“一個記者,一個多月前闖入了您的牧場,結束掉進了一個舊的酒窖,然后被您的妹妹一直當兔子養了一個多月,今天下午的時候,被老師發現了不對……”。

“一個記者?成年的?被我妹妹飼養了一個多月?你確定?”簡恒怎么聽怎么覺得這個故事很玄幻,這樣的故事不應該出現在自己的牧場,而是該出現在電視機的大屏幕上。

警官笑著說道:”您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說實在的,警官看了這案子十個有九個都沒有忍住笑。

簡恒聽了沖著黃小冬說道:“走去看看去!”

于是黃小冬開著車,也沒有回家直接便奔著警察所提的方向開了過去。

沒有幾分鐘簡恒便到了事發的地點,也很好找,一望無垠的牧場上七八輛車子立著,想不看見都難。

車子一停簡恒便推開了車門,從車子里走了出去。

簡恒看到了大麥小麥站在哪里,于是向著倆人走了過去。

小麥先發現了簡恒,伸手拍了一下大麥,姐妹倆轉過了頭來沖著簡恒笑了笑:“回來啦?”

“嗯,到底怎么回事啊?”簡恒問道。

就在這個時候,簡恒看到一個胖乎乎的并且臟兮兮的家伙被警察從地下給吊了出來。最奇怪的不是這個,而是這個被吊出來的家伙看到了寧寧的時候,居然一臉的恐懼,不住的伸著手指著寧寧,嘴里不停的叫著魔鬼、魔鬼!

簡恒再看自家的小妹子,正沖著那人扮著鬼臉。

剛想說什么,那邊就有警察過來了,看到簡恒也沒有那么多的廢話,直接開始問簡恒知不知道這個事情。

“我哪里知道啊,我知道的還沒有你們早呢!”簡恒很郁悶,在國內的時候就去了趟局子,誰知道剛到了家就碰到了這個事情。

簡恒到不是怕自家的小妹坐牢什么的,像是小丫頭這么大的年紀沒有坐牢的,而且這個事情也并不能全怪小丫頭,首先就是那個記者擅闖私人領地,也是自己掉進了洞里,沒有挨槍都是好事了,哪里還會嚴懲小丫頭寧寧。

“這胖子真是個記者?”

等著警官問完了,簡恒伸手指了一下坐在救護車上不住的喊著魔鬼的家伙問道。

警官這邊拿出了一張照片沖著簡恒示意了一下:“這是闖入您這里之前,三天拍的,這是他現在的樣子!”

簡恒看了看照片上的青年,再看看自己現在正看著的胖子,不由的來了一句:“我去!”

一對比照片,簡恒終于明白了自家的妹子為什么早晚都會拿很多東西去喂兔子了,這家伙給這人喂的,絕對的成果顯著啊!

以簡恒的目測,這貨原本一百四十來斤,現在最起碼有一百九十斤了,也不知道這家伙肉是怎么長的,愣是個把月的時間長了四五十斤,都快看不到脖子了。

簡恒哪里知道,當一個人蹲在井里的時候那種精神上的折磨,這位只能通過吃東西來緩解這種壓力,就這么著越吃越能吃,關健是簡恒一家也沒有人在乎小丫頭拿個一兩斤肉的,無論是牛排還是豬排,在簡家人看來都是進了維尼的肚皮,哪里想的到小丫頭愣是把一個大活人當成了兔子養!

不過現在看這體格,寧寧飼養的也不是兔子,直接就是一頭大肥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