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697章 沒吃飽




戀上你看書網WWW.630BOOK.LA,最快更新!

經歷了這破事,簡恒哪里還有轉的心思,在外面瞎晃了一圈,便驅車回到了小區,一進大門時候看到張一平還縮在門口,搞的跟個要飯的似的。簡恒也就是看了一眼,車子停都沒有停便進了小區。

回到了家的時候孫四維仨人還沒有醒呢,不管別人,簡恒進屋把孫四維給拎了起來了。

“喂,你看看都幾點了,不用上班?”簡恒伸手指了一下表。

孫四維一臉苦色,拖長了聲音懶洋洋的回道:“我去,你就不能讓我好好睡睡?今天全上海有頭有臉的都去參加賀業的婚禮來了,哪有多少人去塑身中心,我們中心今日歇業一天!”

“哦,那你繼續睡吧,對不住!”

一邊說簡恒一邊伸手把孫四維放躺下了,還給他把被子給蓋到了肚子上這才出了門。

回到了客廳,聽著仨人的小呼嚕聲,簡恒發現空蕩蕩的房子里居然沒有一個可以陪自己說話的活物,沒有辦法只得轉上了樓,邁步進了空間里去找布萊克莉與塞琳娜聊聊天,談談情。

這仨人一睡就睡到了下午,等著他們醒了中飯也不用吃了,直接到婚禮現場去吃晚飯吧,于是四個人分別上了兩輛車一前一后往酒店去。

到了門口,門衛似乎是換了一批人,那人看到簡恒熱情的說道:“騷擾您的那個人被幾個人逮走了”。

“逮走了?警察還管這個事兒啊?”簡恒好奇的按下了車窗問道。

門衛的笑容中帶著一點兒媚氣:“可不是警察,他們哪里管這個事情啊,是幾個壯實的小伙子說是那人欠了他們不少的錢,然后架面包車上走了!”

“哦!”

簡恒一聽這才知道,原來是放高利貸的,于是嗯了一聲,示意開車的羅敏便把車子開上了馬路。

“該!”

章嘉良一聽憤憤的說了一句。

簡恒笑道:“行了,為這種人生氣犯不著,咱們只要把自己的日子過的好就可以了,其它的人與事跟咱們有什么關系!”

羅敏聽了說道:“老大說的對,咱們現在犯的著他們一般見識么,和他一般見識那不是給他臉了!”

章嘉良說道:“我就是一想起當時的情況就生氣!”

簡恒不知道章嘉良以前其實一直把張一平當成第二偶像來著,對于他是全心全意的信任,可以說張一平的事情對于章嘉良的傷害,并不是比簡恒少,所以他才一直掛在心上。

簡恒正要張口再和章嘉良說兩句,忽然間口袋里的電話響了起來。

掏出了電話一看,發現一個并不認識的號碼,還是上海本地的,于是按了接通放到了耳邊。

“喂!哪位?”

“簡恒?”電話那頭的聲音帶著點兒橫氣。

“哪位?”簡恒哪里會畏懼這個,直接淡淡的又問了一句。

電話那頭說道:“張一平現在在我這里,他欠了我們老大……”。

“誰?”簡恒裝作沒有聽明白,于是又問了一句,問話的時候順手就把錄音鍵給打開了。

電話那頭的人以為簡恒真的沒有聽清楚,于是張口又重復了起來:“張一平在我們這邊,他欠了我們老大四百萬的印子錢,如果三天后他不還錢,那么我們不知道能干出什么事情來!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明天早上我可以給你寄一截他的手指!……”。

簡恒聽了差不多三分鐘,那頭橫聲橫氣的人還真的夠絮叨的,不住的嚇唬著簡恒。

簡恒有點兒聽不下去了,沖著電話那頭的家伙說道:“對了,我不明白了,我是還老子還是他爺爺,特么的不相干的人我憑什么給他出這錢,您哪,我覺得還是找他的親人嘚嘞,這事跟我完全沒有關系!”

說完簡恒不待那邊回答,直接掛斷了電話。

羅敏把整個通話全都聽進了耳朵里,從后視鏡中看到簡恒掛了電話,于是問道:“他們不會真的殺了他吧?”

“他們放的是高利貸,又不是殺人犯,人活著他們才能有錢,人死了他們找誰要錢去”章嘉良到是明白。

看到簡恒瞅向了自己,章嘉良笑道:“洛杉磯也有不少人干這個事情的,華人、白人、人什么人都有干這個的”。

“這其中有你沒有?”簡恒問道。

章嘉良一聽立刻擺了一下手:“我哪里會干這個事情,以前有人讓我投一些錢進去,我沒有投”。

“沒投是對的,咱們不賺這種錢,要是讓我知道你們賺這種錢,看我怎么收拾你們,還有,你小子在洛杉磯也太歡騰了一點兒,回去以后收一收,別什么三教九流都接觸,現在咱們不是混社會,咱們是一家身收入過億的大公司!”簡恒說道。

“也是!”

章嘉良和羅敏聽了都不由笑了起來。

“老大,馬上就要到了,您這是給誰打電話?”

看了一眼章嘉良,簡恒說道:“報警,有人劫持了美國公民,并且還想著勒索我,我就這么視而不見?那我的良心如何能安啊!”

正說著呢,電話通了,簡恒直接打了110,然后順帶著又打了一下美國的領事館,簡恒不是喜歡張一平,但是簡恒同樣不喜歡把人逼到這個份上的高利貸,既然還想著把主意打到自己這邊來,那他們就得知道知道,簡王爺也不是好惹的。

美國人被劫了,而且還有人勒索,再加報案的還是簡恒這個討厭鬼,瞬間這邊的分區就不開心了,但是不開心歸不開心,這事情還得辦啊,不光得辦,還得辦的快,辦的利落。

就在簡恒一進賀業擺酒席的酒店,專案組就速度的成立了,高利貸是個什么水平?說是黑社會性質,但是能打能殺的也沒有幾個人,無非就是一群不入流的混混,搶人的時候連個車牌都不知道遮,逮個人跟當了狀員似的,就差跨馬游街了,攝像頭一調,主要的幾個成員便被篩選出來了,然后警方這邊就開始布網。

進入了酒店,簡恒掏出了請柬,然后在門口還被排查了一遍,搞的跟要登機似的,折騰了一通這才被放了進去。

等進了酒店的時候,簡恒這才知道,今天這宴席分成了上下兩層,上層是招待什么的物的簡恒不知道,但是二樓通道那邊,那些目中精光四射的服務員,讓簡恒覺得上面那宴估計都是大腦袋的人坐的。

腦子里把這個事情一過,簡恒和孫四維三就被待者領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簡恒和孫四維三人還不是在一起,像是孫四維兒個身邊坐的都是塑身中心的員工,簡恒這邊坐的都是不認識的人。

“咦,居然這里還有舞臺!”簡恒坐來之后,好奇的說了一句。

坐在同桌的一個年青人聽了,笑著說道:“舞臺當然在這邊了,上面那一幫子人也就是見個面喝個酒,估計很多人禮到了人不一定來呢,就上面那些人,說是二十桌,其實能來兩桌就算是不錯了”。

“怪不得!”簡恒沖著這位笑了笑。

“吳偉鋒!”說話的這位沖著簡恒伸出了手。

吃酒排位子那是有講究的,講究的是什么人坐什么位置,像是同學啊那到不必分,但是如果不相干的人,放在一起那就必須有講究,

簡恒笑著和人家握了一下:“簡恒!”

聽到簡恒自報家門,這位便知了,塑身中心的兩大老板之一,聽說常駐美國并且在美國的生意也搞的很大的那位了。

“失敬,失敬!”

簡恒以為人家客氣呢,卻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國內的商圈也算是有名有姓的人物了,于是沖著這位也笑著說道:“久仰,久仰!”

吳偉鋒這邊換到了簡恒的身邊,便開始和簡恒聊了起來,生意人嘛,嘴皮子利索本就是常事,沒有一會兒就和簡恒聊的熱絡起來。

聽到這位一說,簡恒這才明白,眼前的這位居然是港市朱家的公子。朱家在港市算不上特別出名的大家族,但是財力也不可小視,到了這個層級,有些事情簡恒想不知道都不行,賀業和伍勇這邊常在耳邊說這事兒。

不過知道歸知道,兩人都是遇到閑聊,因為誰也不上趕著求誰。

簡恒覺得和這個朱偉鋒聊天挺開心的,最主要的是身上沒有那份子傲氣。

不過他也不想想,自己和賀業都準備把店開到人家家門口去了,人家能不知道你是誰么,在你面前擺架子,那還不夠跌份的呢。

兩人這邊聊著呢,桌上的人慢慢的在十分鐘之內也就齊了,人一齊那邊就有主持人上臺了,賀業結婚主持人自然是大牌的,大牌到了不能再大牌了。

簡恒覺得沒多大意思,形勢嘛和一般人結婚大同小異,只是桌上的酒,菜品什么的那就非常的講究了,可惜的是一桌子人動筷子的時候都不多,原本份量就少的可憐的菜在這幫人用過之后,最少還能剩下一半。

別人吃的講究,簡恒就算是再不要臉,也不能拿出在家吃飯的勁頭啊,于是只得隨大流,人家吃他也吃,人家鼓掌他也跟著拍手。

幾個小時婚宴下來,簡恒發現自己出來的時候居然餓的前心貼后背了。花了那么多的禮金,居然沒有混上一頓飽飯,這讓簡恒很是無語。

正準備去找個地方吃飯呢,發現門口站著幾個警察沖著自己一臉的笑容,于是不由的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