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五十四章




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兄弟之間的斗爭

有時還會聽到水拍打岸邊的聲音,南川魅琦知道這是活水,自然有水流動的跡象,也會有拍打岸邊“噗噗”的聲音,仔細聽一聽,竟然還有規律,順著這個節奏,氣聚丹田,運用自如,開始用內力去感應,去釋放在細發上,如絲滑一般的質感,慢慢從丹田處流出,慢慢感觸,慢慢釋放,漸漸地細發可以在自己的掌控下流動起來正如那潺潺的水聲,又像那水拍打在岸邊將羈卷著的力量釋放出來的樣子。

她終于感知到了自己內力的強大,并聚集著它們漸漸到運用自如的地步。日子一天天過去了,編織絲發也越來越快,有時令她自己感到吃驚。

“丫頭,是不是覺得,自己越來越快,有時快到讓自己吃驚。”劍心圣母發話了。

“是的,不僅如此我還感覺我的內力增加了好多。”

“那是你底子好,現在就聚集得快,我說過,你是個好苗子,果然要讓我等個上百年才能有這樣的機遇,遇到一個這樣的奇人。我那老頭子啊,真以為要困我直至死去,哼哼,休想,我出去了一定要找到他,活要見尸,死要見他的骨頭。”

南川魅琦打了一個哆嗦,好端端的劍心圣母怎么會被自己的夫君關起來,江湖傳聞不是早就逝世了么?果然傳聞還是不可信的。

“我這易容之術啊,還是為了他而練,練成之后,卻又嫌我練了邪功,男人就是這樣貪得無厭,男人的鬼話都不得相信!他心愛的師姐被我殺了活該,我比她年輕,比她好看,武功比她高強,為什么他的心還是在她那里,而我還不得不披著這個賤人的皮活了大半輩子!”接下來便聽見骨頭使勁兒咯咯作響,仿佛要散架了。

“圣母息怒,都是成年舊事了,暫且不提罷了。”

那年,那月,那時光,已悄然流逝。那山,那水,那琴聲,已逐漸清晰。那河,那岸,那兩邊,已瘡痍滿目。我岸邊停駐的身影,依舊如初。回首瞬間,誰又是誰錯過的牽掛,誰又是誰的天涯。有誰能歲歲拂拭那書頁上的塵埃又有誰能夠懂我那亙古不變的情懷?

岸邊她凝眸的倩影,被圣母這么一發牢騷,南川魅琦卻又想起了慕容雋,想起了二人在一起的過往,那點點滴滴的時光,美好得不敢輕易去觸碰。

眼下,慕容雋籌備了許久的日子終于到來了,為了一恥血恨,他幾乎在所有慕容赫準備的制毒材料中都做了手腳,三大家族的掌柜,江湖中德高望重的長老們也都來參加這次中原有名的家族斗毒。當然在慕容家的大廳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還有個蒙面的異族女子也來到了這里。

這些日子以來慕容赫被慕容雋整的心力憔悴,整個人精神渙散,就連目光都不能很好地聚攏起來。慕容雋已經不顧及一點兄弟情分,不年級一點家族名譽,不擇手段地讓自己掌管的慕容家臭名昭著,也讓自己在江湖上結下了不少仇。

這次來,很多人就是來看他慕容赫的笑話。

持續填坑中,之前有寫慕容雋要對付慕容赫,重掌慕容家的大權,所以這里就接上了唄還有稍稍劇透一下,那個蒙面異族女子就是被慕容赫在青樓里殺死的西域商人的女兒,來中原是為了尋找父親,為父報仇,她還在比武大賽中和羽靈兒比武,那個拿著鞭子的姑娘就是她,哈哈,后面會講到哦她還愛上了利劍,,,,再不能劇透了,晚安。

看《》的網友還看

筆趣閣網是非人工檢索方式自動生成到第三方網頁的鏈接!

筆趣閣網自身不存儲、控制、編輯或修改被鏈接的第三方網頁上登載、存儲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