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九百六十三章 修真界未成年人保護法




這頓早飯,陳超吃得很憋屈、也很郁悶。

他瞧著王小玲,心中有些不忍,他剛才沒有直接問出口,就是害怕傷到小玲,都說女兒是貼心小棉襖,哪家的姑娘看到自己親媽被打了,會不心疼?

陳超的這番想法也讓王令有些動容,雖然陳超還小,但恨顯然這是個懂得顧及別人感受的好孩子。女兒是貼心的小棉襖,那么陳超,就是一件裹身的軍大衣吧。

王令如是想到。

陳爸端著早飯過來,看到陳超正心不在焉的啃著煎餅果子,吃得很慢,便立刻知道恐怕是小玲媽又送吃得來了,頓時責怪道:“超啊,你怎么不讓小玲媽進來?”

“我喊了,只是,只是阿姨他……”陳超欲言又止。

陳爸看到這番模樣,心中便有了數,不再多做詢問。

飯后,陳爸把陳超喊過來單獨談話,這才得知了小玲媽受傷的消息。小玲媽具體是怎么受的傷,陳爸不清楚,不過找附近的人問一問興許能問出點眉目來,他便打電話給附近的學員。

小玲媽住的出租屋附近,也是有他體術館的學生的,陳爸想著沒準他的學生能看到。

結果這才打了第一個電話,就有消息了。

電話那邊,那學生接到陳爸的電話,而且還是詢問小玲媽的事兒,起初有些不太愿意說。恐怕是家長那邊已經對這孩子通過氣,讓這孩子不要多管閑事。

“你就告訴我,我不會去和其他人說的。你知道,小玲現在也是咱們體術館里的孩子,咱們體術館的宗旨是什么,你還記得?習武不是用來打人的,是行俠仗義!你把你知道的說出來,也是幫小玲。這也是行俠仗義!”陳爸說道。

他知道,這樣有些強人所難,而且未免有點道德綁架的意思,陳爸知道這樣做不太好,可是眼下要知道小玲媽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也就只有這么辦了。

電話那邊的孩子沉默了會兒,方才道出了實情:“館長,是這樣的……昨天,我在我家陽臺上瞧見,梁館長的兒子梁虎,綁著石膏帶著一群孩子過來欺負小玲媽。他們把小玲媽昨天收的廢品都給用火球術燒了,廢品站前面那兩攤黑黑的,就是痕跡。”

他只有十歲,這時候的孩子不在叛逆期,基本上父母說什么就是什么,所以他能拿出勇氣把看到的說出來,已經實屬不易。

這話說完,陳爸有些難以置信:“這年頭小孩子還打人了,那梁恒也不管管?你確定梁恒昨天沒有現身?”

“沒有,昨天梁虎欺負小玲媽的時候,梁館長一直沒出現。”電話那頭的孩子低聲道;“我本來想下去幫忙的,我爸媽跟我說,讓我別管閑事,就當沒瞧見,也不讓我報警。館長,這事兒你可別怪我……”

“沒事的孩子,你能說出這些,就已經是幫了小玲媽大忙了。其他的我都理解。”陳爸安慰道。

有道是看熱鬧的不嫌事大,這是每個地方的通病。

熱心腸的人不是沒有,但是大多數熱心腸的人都被“打擊”的不輕,每個人其實都有做好事的念頭,但怕就怕自己做好事還惹出了一身騷來。

大約又過了五六分鐘后,通話結束。

大致的情況,陳爸都已經了解了。

小玲媽的傷勢,就是梁虎造成的跑不了。

昨天附近有人報了警,警察來了之后鬧都已經鬧完了,而且因為是一群孩子聚眾鬧事,未到年齡,全部帶回所里之后教育了幾分鐘后就全放光了……

可以說,梁虎這熊孩子因為《修真界未成年人保護法》沒有半點損失。

反倒是小玲媽昨天,辛辛苦苦收了一天的廢品被燒了不說,還挨了一頓揍。關鍵是這還是孩子揍的,警察也感到無可奈何。

不過出于人道主義援助,修真警署那邊還是有警察陪著小玲媽去了趟醫院處理了下傷勢。

警察建議讓小玲媽最好換一個地方,這群孩子是存心鬧事的,有一回肯定就有第二回。

因為未成年保護法的緣故,就算是警察很生氣,對這梁虎,他們也無可奈何。

陳爸聽完這些陳述,氣得是渾身發抖。

都說這熊孩子背后必有熊家長,他不信梁虎好端端的就會去找小玲媽麻煩,十有八九就是梁恒指使的。

而且陳爸想也知道,小玲在自己這里學習的事情,梁恒已經聽到口風了。

這件事,陳爸知道,絕對不能放任不管,但也不可以親自下場。

梁恒現在還躲在背后隔岸觀火,他就是想利用這種方式激怒他,最后來看他一臉敗相的樣子。

但這件事到底該怎么解決呢?

陳爸點了根煙,他在琢磨。

當晚聊天群里,陳爸將事情的始末分享在了王爸的盟主粉絲群里。

陳爸現在是王爸的天字號第一粉頭,而昨天歷經過那場大戰之后,各宗門宗主也都紛紛加入了粉絲群中。

天玄宗宗主韓仁:“過分了啊!這不是欺負人么?”

霸地教教主張之德:“這均衡法術道館館長倒是個心機之輩,用孩子去招惹大人,這未成年人保護法本是好的,但怕就怕一些人渣利用漏洞去做壞事啊!這人渣教育出的孩子,也不是什么好鳥。”

星殺宗宗主宋凱華:“我覺得還為時未晚,這孩子被他父親帶上了歪路,可終究還是只有十歲。行差踏錯總是有的,只要及時矯正。”

群里,眾人聽了陳爸的故事后一時間都是議論紛紛。

陳爸也在群里說道:“我現在還沒想到比較好的法子應對這事兒,我懷疑,梁虎這孩子明天肯定還會來鬧事。之后就算警察趕到現場,也是不了了之了……”

天玄宗宗主韓仁忽然道:“陳館長,你的體術館里頭不是……”

張德之立馬發言:“老韓,你想什么呢?怎么能教唆那群孩子幫著打架?這不是誤人子弟么?陳館長也不是這樣的人啊!”

“也是……”

韓仁點點頭,發言道:“不好意思啊,陳館長,我失言了。”

陳爸剛想回復沒關系,就看到霸地教教主張德之又說道:“陳館長不是這樣的人,但我是啊!”

天玄宗宗主韓仁:“……”

星殺宗宗主宋凱華:“……”

陳爸;“……”

張德之說道;“反正咱們三宗,都在松海市里頭。我家兒子,今年八歲。老韓、老宋,你們家的多大了?”

韓仁:“我就一個兒子,十一歲。”

宋凱華:“恩……我小兒子也有九歲了。”

張德之:“江湖險惡啊!也是時候讓他們了解一下江湖的水深火熱了……”

眾人:“……”

張德之發了個陰笑的表情:“反正小孩子打架嘛,又不犯法。他們用他們的孩子,我們用我們的孩子。”

陳爸驚了。

這是三宗宗主的孩子出馬教訓梁虎的節奏?

梁虎現在已經是鐵拐李了……怕不是明天第二條腿也要暫時下線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