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892章 幸災樂禍的過氣天后




第892章幸災樂禍的過氣天后

林淺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輿論攻擊,雖然有相關部門從中干涉避免了林淺的個人信息曝光,但也堵不住廣大網友的悠悠之口。

網友們都很聰明,罵人的時候并不會指名道姓,他們給林淺取了各種代號,高官太太、金絲雀、不可說女士、狂妄小姐等等,各種酷帥吊炸天的名字。

而大部分的網友,都是跟風漫罵。

這邊林淺越是被罵得厲害,那邊的楊柳兒就越是高興。

楊柳兒幾次復出,都間接地被林淺攪局,再加上上次在慈善拍賣會上與林淺的爭執讓她名譽受損,她早就懷恨在心了。

“哼,跟我斗,你還嫩了點,”辦公室里,楊柳兒獨自坐在辦公桌前,自言自語道,“叫你擋我的路,我看你就是自尋死路!”

這份窩囊氣,她已經忍了許久。

楊柳兒拿出手機,撥出一個號碼,“喂,你現在在哪,看到最近的新聞沒有?”

手機那頭,正是因為婚紗店被砸而導致一蹶不振的潘可韻。

因為店被砸,潘家被客戶們上門追討違約金,龐大的違約金不但讓潘可韻多年的積蓄一掃而空,也讓潘家父母賠進去了好多的錢。

潘家的公司因此而資金周轉不靈,潘父也是焦頭爛額。

此番劫難,讓潘家元氣大傷。

“我除了在公司,還能在哪!”

“還沒搞定那幾個客戶?”

“嗯。”

“聽聽你的語氣,多大點事兒啊,就把你弄得人不人鬼不鬼了,快看看網上那些罵林淺的聲音,多爽啊。”

潘可韻聽著表姐幸災樂禍的笑聲,心里一陣不爽,許多話都堵在嗓子口,真想痛痛快快地質問一番。

“出來吧,陪我去慶祝一番。”

“不去,我沒時間。”

“你傻啊,我叫你出來肯定是幫你解決問題的,如果我說你現在必須重新開一家婚紗店,我幫過你籌劃,你出不出來?”

“現在我公司債務一大堆,哪來的資金重新開?”

“才多少錢,我可以幫你啊。”

潘可韻隱忍著,默不作聲。

“快出來吧,我在家等你,哦對了,來的時候順便帶一瓶紅酒上來,我今天太高興了。”

潘可韻問了一句,“就因為林淺被罵?”

“可不是么,難道你不高興?姐在幫你出氣啊。”

穩了穩情緒,潘可韻說:“好。”

“嗯,等你來,快點啊。”

往往得意就容易忘形,或許是楊柳兒真的太高興了吧,竟然這么順利就將林淺受千夫所指,所以,她壓根就沒在意表妹的那點失落情緒。

婚紗店她也有份入股,對她而言,才那一點點錢而已,砸了就砸了,她根本不在乎,砸了就重新投資再開一家。

對潘可韻來說,那可就不一樣了。

婚紗店從一家小店,到現在創立了公司,從小區的商鋪搬到高大上的商場,面積從三十平米到三百平米,員工從五人到五十人,每一點進步都是潘可韻親自參與的。

這家店鋪,這家公司,就像她的孩子一樣。

如今她的孩子被砍斷了頭顱和四肢,只剩一個心臟在茍延殘喘,隨時都有可能斷氣,她真的很心痛。

公司的辦公室就在婚紗店里面,她每天都堅持來上班坐鎮,也就意味著,每天都要看一遍婚紗店的破敗殘余。

現在,負責接待的員工已經遣散回家了,只剩下包括她在內的十余人維持公司的正常運作。

不,今天又離職了三個,現在只剩下七人了。

不知道明天,還有多少人離職。

警方通知她,兩名嫌疑犯均已經抓獲歸案,但是他們嘴巴緊得很,咬死了是自己喝醉酒一時沖動砸了店,并沒有幕后主使。

沒有幕后主使,她才不信,警方當然也不會相信。

表姐三番兩次下了定論一樣說這件事是林淺指使人干的,表姐說只有林淺才能在王法之下做得滴水不漏,她也很討厭林淺,但是,站在理智的角度上來說,林淺沒必要砸她的婚紗店啊。

鬧得這么大,驚動了警方,驚動了社會,這可是犯罪啊,林淺就真的不顧及顧城驍了?

不能夠吧。

慈善拍賣會上那件事,說實話,本來就是她們的不對,而林淺,只要求她公開道歉,她是當著長輩們的面原諒她的,難道還會在背地里砸了她的店?

不能夠吧。

況且,哪里來的滴水不漏,網上那么多的罵聲,全都在罵林淺目無王法,如果林淺真的做得到滴水不漏會是現在的局面?

不能夠吧。

還有,所有偵探小說里,嫌疑最大的那個人,往往都是無辜的,這都是套路,是兇手轉移視線的手段。

如果顧城驍真的一手遮天,能讓網民這么罵自己的妻子?

如果林淺真的是幕后主使,警方能不作為?

都不能夠吧?!

潘可韻并不傻,特別是這幾年她自主創業之后,有了自己的思想,會自己考慮問題,也經歷了不少形形的人,一些事情的是非黑白,她還是能判斷的。

——“潘可韻,你怎么不冷靜下來想想這件事最受益的人是誰,是誰在你面前挑唆,是誰慫恿你冒頭,你被人利用了你不知道嗎?”

——“要不是進了這個圈子,我也看不懂你們的運作手段,我不信你一個圈外人能懂這些運作手段,這很明顯是一場炒作啊,你被誰利用了。”

——“這件事明明是你嫁禍在先,我不信你真的會厚著臉皮去告我,還開什么新聞發布會,你婚紗店開張的時候也沒想到要開新聞發布會吧?”

——“是你表姐想復出啊,她搞這么多的事,是想借此機會復出啊。”

——“你永遠叫不醒故意裝睡的人,你就是這種人。”

潘可韻走在大街上,腦海里想的全是林淺對她說的話,她幡然醒悟,事發之前,陳可盈和關青青整天圍著她轉,哄著她,奉承著她,可事發之后,她們就不見了。

為什么?

她的這些所謂的閨蜜,才是見風使舵,見利忘義的虛偽小人。

倒是林淺,反而對她還能說幾句實話。

實話刺耳,卻是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