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34章 黑袍法師凱文




領袖的關懷令同志們感到了春天般的溫暖。

白曉文作出受寵若驚的模樣,心中卻充滿鄙視:

“讓大內總管格力瑪給我安排,這就算任務獎勵了?獎勵反抗軍狗牌一塊,尖盔城軍營床位一張,鍋碗瓢盆若干?不可能,這么好的機會哥絕不會錯過!”

白曉文臉色變得沉重,一張口就是慷慨激昂:

“不用安排了,烏索克大人,我離開了溫暖的沃爾特倫來到這里,為的是北境早一天解放!舒適的生活對我而言,只是腐蝕斗志的毒藥。我想要的,是擁有更強的力量,投入到維京人的解放事業之中。”

大廳中的人們神色各異。像洛迦這樣的年輕人,以及右側一排腦子里長滿肌肉的維京猛男們都是肅然起敬,仿佛看到了道德楷模。左邊一排的文官們,不少人的神色都有些怪異。

烏索克咳嗽了一聲:“年輕的勇士,你未來的路還很長,不要急于追求力量,需要等到合適的機會。”

“事實,烏索克大人……我現在就遇到了一個機會,千載難逢!”

白曉文在領主大廳之中,眾目睽睽之下,猛然掏出了那顆靈魂石!

“這塊靈魂石,是我冒著生命危險奪來,它將賜予我強大的力量,幫助我們的事業!”白曉文大聲說道,“但是,它被封印住了。領主大人,我請求你幫我解開靈魂石的封印!”

白曉文選擇在這個時刻拿出靈魂石,是經過反復權衡的。

首先,烏索克及其手下,不可能去北郡修道院或者帝國騎士團那里告發,兩者是對立陣營。

其次,白曉文是個剛剛立下大功的新人勇士,烏索克為了招攬人心,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做出黑吃黑的舉動。千金買馬骨的道理烏索克這樣的梟雄不可能不懂,他若是反手吞掉白曉文的靈魂石,以后還有誰敢投靠北境反抗軍?

左邊一排的幾個法師,看向靈魂石的目光之中,充滿了驚愕之色,隨后就是一陣交頭接耳。

烏索克瞥了一眼靈魂石。

“凱文!”烏索克看向左邊第一位的黑袍法師,“看一看這顆石頭。”

黑袍法師凱文點點頭,向白曉文伸出了手。

白曉文搖頭,靈魂石就在他的掌心中,絲毫沒有遞給凱文的意思:“凱文大師,我拿給您看就可以了。”

雖然不怕被搶,但白曉文擔心黑袍法師凱文見財起意,耍點魔術手段掉包,然后說這是個普通石頭,白曉文又能找誰哭去。

凱文蒼白的臉微微露出不快,不過他還是忠實地遵從了烏索克的命令,微微閉眼,放出精神力感知了一遍靈魂石。

“我的領主,他說的沒錯,這是一塊靈魂石,現在被一股相當強的力量封印了起來,”凱文睜開眼睛說道,“我從這塊靈魂石中,能感受到很多股死者的意志。若是能充分利用這塊靈魂石的力量,必定可以造就出一位強悍的召喚類亡靈法師。”

大廳中的人們微微皺眉,顯然對于正常人來說,操縱死尸和骷髏的亡靈法師,是冷僻與陰森的代名詞,也是敬而遠之的對象。

但是,維京人崇尚力量,對亡靈法師并沒有太多偏見。如果是信奉光明之主的帝國人,恐怕反應會比較激烈,說不得要喊打喊殺。

烏索克問道:“年輕人,你真的愿意放棄一名戰士的榮耀,選擇令人厭惡的死靈法師作為你的職業?”

白曉文毫不猶豫地說:“我的天賦更適合做一名法師,而不是戰士。不管是什么力量,只要對維京人的自由,對北境的獨立有幫助,我都會去追求。付出再大犧牲,也在所不惜!”

白曉文說的慷慨激昂,一群維京猛男頻頻點頭。

凱文的眼眸似乎sǎomiáo了白曉文一遍,隨后說道:“領主大人,這個年輕人的體質比較孱弱,但卻有強大的精神。他的確更適合做一名遠程施法者。”

烏索克點點頭:“看來我并沒有阻止的理由。凱文,你是我領地內最強大的法師,你可以幫助他解開靈魂石的封印嗎?”

白曉文眼睛立刻看向黑袍法師凱文。

不得不說,級的轉職任務做到了這里,已經是很關鍵的一步了。白曉文的心情,還是很緊張的。

他擔心這個黑袍法師推托過去,這樣一來,其他法師也不會接手。反抗軍這條線,就等于是斷了。

好在,黑袍法師凱文沒有推托,倒是很痛快地說道:“沒問題。”

呼。白曉文松了口氣,趕緊道謝:“多謝凱文大師。”他安心把靈魂石交給凱文,現在就不怕凱文掉包了。

“不過……”凱文一句話,又把白曉文的心思給吊了起來。

白曉文恨不得打死這個病秧子,說話大喘氣!凡事就怕“但是、可是、不過”之類的詞,一準沒什么好消息。

“不過什么?”有求于人,白曉文還是很配合地問了一句。

凱文掃了一眼大廳,向烏索克拱手告退,隨后對白曉文說:“你跟我來。”

兩人穿過走廊,來到了一間書房之中。靠墻擺放著書架,還有一張實驗臺,有著諸多器皿。

“隨便坐吧,這是我的實驗室。”

凱文把玩著手中的靈魂石,慢悠悠地說道:“你這塊靈魂石,是從法爾加那里偷來的吧。”

“你怎么知道?”

“呵呵,每個施法者都有獨特的氣息,這塊石頭的封印面,有著屬于法爾加的精神能量,而我以前和法爾加見過一面恰好我聽說法爾加從北郡修道院偷竊了封印的靈魂石,遭到了皇家騎士的追殺,甚至逃亡到了異位面。沒想到,這塊靈魂石到了你的手中。”凱文有些感慨。

“現在它和法爾加沒什么關系了。它是我的。”白曉文強調。

“放松,放松,”凱文連連擺手,“我和法爾加沒有任何交情,更不會向北郡修道院的那群婊子告密。只不過昨天得到消息,法爾加被抓捕歸案,所以我閑聊幾句罷了好了,現在我們回歸正題。”

凱文從書架取下了一個卷軸,輕輕展開,一股能量光芒,氤氳在卷軸之。他將靈魂石放在卷軸的中心,一邊解封,一邊說道:“解封并不難,可你這塊靈魂石的能量似乎已經枯竭了。你想要獲得力量,僅僅解開封印是不夠的。”

白曉文心中大喜,臉卻不動聲色地問:“凱文大師可以幫我充入能量嗎?”

凱文搖頭:“靈魂石的饑餓,不是普通的能量可以滿足的,它必須吞噬靈魂。越強大的靈魂,就越符合要求。這一點,我幫不了你。不過,我可以給你指一個地方。”

白曉文很配合:“什么地方?”

凱文慢悠悠地操作,等到卷軸的能量光芒全部消散,化作一張廢紙之后,他捏起靈魂石,遞給了白曉文,隨后說道:“那個地方在尖盔城北方一百五十里,是一處被遺忘的墓地,埋葬著強大的古維京人戰士。那里的靈魂,肯定符合靈魂石的需求。”

提示信息:

“你從尖盔城首席法師凱文的口中,得知了冰封古墓的消息。”

“任務進度已。”

“級轉職任務:黑靈魂石,目前進度:解除封印11,充能0100。”

白曉文若有所思地接過靈魂石,問道:“凱文大師,我會去那座古墓收集靈魂能量的。你有沒有什么要我幫忙的地方?”

凱文笑道:“我?不必了,我對亡靈法術沒有什么興趣。最后提醒你一句,要盡快前往古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