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195章 條件作廢




,最快更新!

歐子軒不是沒有想過這種可能,可是……這種可能性,應該是很少的吧?

“記住要給我事無巨細的查!”敢動他的人,那么就要有付出代價的覺悟!

“我知道,boss,那……集團呢?”歐子軒覺得,君寒澈一定是故意要忘記g集團的。

“集團的事情交給你們,我很放心,相信你們兩個也不會讓我失望的,好好的解決掉事情,等我回去之后我一定會好好的嘉獎你們。”君寒澈像是在安慰一個不懂事的小朋友一樣。

“這……”歐子軒還能說什么?

什么話都讓君寒澈說了,他還能說什么?

“現在你趕緊把羽墨方位發給我。”在君寒澈的眼里,集團的事情,哪里有紫羽墨的安危重要。

“行吧!boss就好好的去營救羽墨的,我們三個一定會好好的守護住g集團!”為什么明明是感人的話語,但是從歐子軒的嘴里說出來,就好像變了味。

君寒澈汗顏,自己的妻子,他不去救,難道還等著別人去救?“如果是公司有什么問題的話,你們可以往慕容家的方向,查一下,就算是毫無線索,但是至少可以確認他們與這次的事情是無關的,要是一旦發現慕容家族跟這一次的事情有一點點關系,那么,不要管他根基有多強大,我們把他們連根拔起!”

“是!”歐子軒落地有聲的說道。

“成,就先這樣把羽墨的位置發到我的手機上。”君寒澈覺得該交代清楚的事情都已經交代了。

“嗯,好的!”

很快,兩人掛了電話,君寒澈馬上就出了紫羽墨所在的小區里,歐子軒則是快速的跟布萊克會面。

君寒澈很快就收到了歐子軒發過來的地址,心頭一驚,立馬的就下樓,趕往歐子軒給的地址。

“布萊克,boss的問題已經解決了,接下來,就是靠你了!”歐子軒從外面進來,看見布萊克還在努力的跟對方做斗爭,覺得布萊克也挺堅強的。

“對方的這些煙客的知識跟我幾乎是差不多的,如果不是現在情況危機,我還是很愿意跟他切磋的。”布萊克心中也一直想要一個可以挑戰的人,如今,挑戰來了。

“你們現在也不就是在互相切磋嘛,如果你能贏了他,那不就正說明了你的技術要比他好,所以咱們現在也別啰嗦,能用最快的速度打敗他,那我們就用最快的速度打敗他。”歐子軒覺得不能在這么拖下去了,boss那邊都已經情況了,所以他們不能在拖下去了。

“我知道這個人的實力跟我旗鼓相當,我感覺跟他切磋,就好像在跟我自己打架一樣,雙方現在是僵持不下呀。”布萊克急的汗水都在往鍵盤下滴。

“我現在先看一下我們集團的股票下降到什么地步了,我看一下我們挽救的機會還有多少,如果我們實在不行,那么我們就跟boss實話實說了吧。”歐子軒有些失望,說實話他也不想就這么放棄了,兩人都跟在君寒澈身邊那么多年了,一步一步看著g集團走到現在,如果就在這個時候放棄了,那真的是太可惜了,他們心里也會痛恨自己的。

“不!不用!相信我,我一定可以戰勝他,再給我幾分鐘,如果要是我沒有猜錯的話。對方一定是一個人在操控著十臺電腦,而我卻只需要操控一臺電腦,我現在就侵入他的電腦,把他電腦里面的資料全都毀掉,他找回資料需要有一定的時間,那么我們就趁這點時間馬上恢復我們的股票基金!到時候就得靠你這個總裁大顯神威了。”布萊克望了歐子軒一眼。

歐子軒聽了布萊克的話,他覺得是可行的,或許也是只有這一個方法能挽救現在的局面了。

歐子軒堅定的點了點頭,說道:“放心,你現在首要的任務就是毀掉對方,然后,接下來……外面的事情就全權交給我!”

“嗯!”布萊克抬手,隨手就擦掉額頭上的汗,然后雙手又放在鍵盤上。

空曠的辦公室只有布萊克的鍵盤在啪啪啪的響,在這空曠的辦公室里顯著格外的好聽。

他們兩人此刻卻是沒有心情去欣賞這個聲音。

此刻,他們都在緊張地看著電腦上顯示的那些數字。

藍依純掛掉電話,走出辦公室,本來想直奔布萊克的辦公室,結果一出門就看到那幾個人。

藍依純這才想起來,他原本就是帶他們上來找歐子軒的,但是現在這種情況要她帶他們去找歐子軒是不可能的。

藍依純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他知道這次是他的鍋,是她的失言,她走過去好聲好氣的跟他們說道:“那個真是不好意思啊!歐總裁,他現在不在辦公室,你看,我說我帶你們上來,我就一定會帶你們上來,只是現在總裁他不在辦公室。我也沒有辦法,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倒也不是藍依純怕他們,只是呢,她原本答應的好好的,現在卻不能福星承諾。所以她也是個講道理的人。

“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可以說你這是在耍我們嗎?”許三生平第一次感覺如此的窩囊。

開始是被這個女人狠狠的教訓了一頓,現在又被這個女人當做猴子在耍。

這個女人是不是真的把他當做成智障一樣,以為他許三是很好欺負的是嗎?

“你們也知道我是什么樣的人,我說過我帶你們上來,我是不是帶你們上來了?只是,總裁,他現在并不在辦公室里,然后我也跟你們道了歉。你們還要這個樣子嗎?是已經忘記剛剛在大廳一樓發生的事情了嗎?”藍依純本來不想以這個話去威脅他們的,可是看許三的那個樣子,像極了一個欺善怕惡的人。

“沒有忘,沒有忘,我們怎么敢忘記呢!”聽到藍依純的話,許三立刻就慫了。

“沒有忘就好,我可不希望在這一層又發生了剛才發生的事情,既然我沒有做到之前我答應你的事情,你自然也可以作廢我之前說的那個條件。”藍依純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