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194章 這相愛的人就是不一樣




.,最快更新!

“哐當——”

匕首從紫羽墨的手臂滑落掉在了地上。

紫羽墨的手臂瞬間見血……

“嘖嘖嘖,你說我怎么那么不小心呢,你看看這雪白的肌膚就這樣被我劃出了一條傷口,多讓人心疼啊!”看洪麗芳的那個樣子,哪里是有一點點自責的表情完全就是幸災樂禍。

“我看你剛剛那個樣子,明明就是故意的。”紫羽墨看著手臂上一直在流血,她害怕,她該怎么辦,面前的這些人絕對不會幫她的,他們這些人簡直就是魔鬼。

“對呀,我就是故意的呀,你能拿我怎么辦呢?誰叫你不知天高地厚的!我現在是對你還有那么一點點的耐心等我,要是沒有耐心了,我立刻就做掉你。”洪麗芳掐住紫羽墨脖子。

那一瞬間,紫羽墨突然覺得腦子里缺氧,有些片段快速的從她的腦子里一閃而過。

君寒澈成功的抵達了紫母的小區,他原本就知道紫鳳玉住在哪個單元哪間房,所以壓根就不用問任何人。

而且在很久之前,君寒澈就已經有他們房間的鑰匙了。

只是一直都沒有用過,就是以防萬一有一天會有用到這把鑰匙的時候。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天居然來的那么快。

君寒澈開門,入眼即是整整齊齊的客廳,那一切都是那么的溫馨,一切都沒有動過,沒有變過,一直是保持著原樣。

君寒澈站在門口,有些感慨。

不過感慨過后他就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按道理來說,這個時候的紫羽墨應該還在家里面,可是他到達這里已經那么久了,他在大廳里面站的時間也挺久的了,卻是沒有見到一個人出來。

他很納悶,君寒澈輕車熟路的來到紫羽墨的房間,擰動把手,卻發現并沒有被反鎖。

他原本期望的是,能在臥室里面看到他最想看到的那個女人。

結果卻是讓他失望的,我是里面空空無一人。

他慌了,開始收尋著房間里的每一個角落,她滿心歡喜的找到這里來,卻發現沒有看到她的影子。

他仿佛像是一個被全世界拋棄了的孩子。

“羽墨,你在哪里!”這個時候的他完全被紫羽墨的失蹤給沖昏頭腦。

原本那個遇到什么事情都會冷靜面對的君寒澈在這一刻好像消失得無影無蹤。

看著這間溫馨的小屋子,里面空無一人,只有他一個人在站在大廳中間。

不行,他可不能這樣,他不能再繼續這么無用下去。

他必須要找到她,不然他的這整一個世界將是不完整的。

無意間君寒澈的眼睛看上了沙發上。發現紫羽墨的小包還在沙發上手機卻在門口的地上。

這樣的擺放實在是太不正常了,紫羽墨是一個愛好干凈的人,她是不可能將一樣東西,東放一個西放一個。

但是現在面前擺著的……

他的頭腦瞬間冷靜下來,從口袋中拿出手機,屏幕上亮著有未接電話。

還全部都是一個人打過來的,他心想或許這是有急事要找他。

連忙回撥。

布萊克的手機已經打不通了,因為他剛剛在氣憤的時候將手機給砸了。

于是,打了兩遍,君寒徹就放棄了,換一個號碼打。

這次他不再傻傻的打給布萊克,而是打給了歐子軒。

“boss,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呀!你現在在哪里?”歐子軒接到君寒澈的聲音簡直高興壞了,他們還正在尋找著君寒澈呢,一直盼望君寒澈能回個電話,現在終于是等到了。

“你先不要管我現在在哪里?你先回答我的問題,羽墨呢!為什么我到他們這里來確實沒有看到他們的人影。”君寒澈簡直都要急瘋了,如果此刻歐子軒就在他的面前的話,說不定已經被他揍的已經散架了。

“boss,我覺得你現在有必要的,先冷靜一下,事情并不是像你想的那個樣子。”歐子軒有點害怕現在的君寒澈,完全不像之前那個精明能干的boss。

“別他媽的廢話,趕緊跟我說!”君寒澈就是想要一個答案。

“是這樣的,boss你可能聽到我這個話接下來說的這些話,你可能會很氣憤,但是我們也能理解你的氣憤。但是吧,有一件更重要事情要跟你說一下……”歐子軒還想先說一些比較感人的話,這樣還能有一個鋪墊不是嗎?

可是君寒澈才不管他這是不是鋪墊呢,在君寒澈的眼里,歐子軒說這些話,不過都是一些廢話。

“歐子軒你要是再繼續說一聲廢話的話。回去你可能就會直接調去賭城那邊!”君寒澈真的是覺得歐子軒是個欠收拾的人。

“好吧好吧,其實……羽墨她被綁架了,具體是因為什么原因被綁架的我們目前也不知道。在羽墨被綁架的期間,我們集團也遭受到了攻擊。股票市場的股票正在一直的往下跌。”歐子軒將現在的情況都告訴給君寒澈,畢竟君寒澈才是g集團真正的總裁。

“那現在羽墨的情況你們知道嗎?方位知道嗎?有沒有受傷?對方有沒有提什么要求?”君寒澈像瘋了一般,詢問著歐子軒。

歐子軒心想:這相愛的人就是不一樣!

無論是什么事情都第一想到的就是對方的安全,就連自己一手創建的集團都可以不要。

“現在布萊克還在守護g集團的股票市場,不過他已經叫手下去看著了,只要有危險,就會立馬的通知布萊克或者我!”歐子軒先給君寒澈一顆定心丸。

果然,聽到歐子軒的話,君寒澈也多激動了,頭腦恢復冷靜,他開始思考著事情。

“既然事情是她離開我之后才發生的,那么或許是別人早就預謀好的。”冷靜后的君寒澈,開始推算的著時間。

“你看看最近,z城中,有沒有人的手腳不怎么干凈!如果有……你懂應該怎么做吧!”唯一能聯想到的,便是z城道上的人,除了道上的,恐怕沒有人不知道g集團的存在。

按道理來說,很少有人會招惹g集團的人,更何況是不知道紫羽墨的真實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