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193章 這匕首……




.,最快更新!

藍依純有些心疼歐子軒的腦子,無奈的搖搖頭,說道:“我覺得吧,你還是等澈回來的時候直接跟他說你申請離職吧,你這個腦子,哪里像是做總裁的料。”

這也不是藍依純看不起歐子軒,而是從種種事情上看,歐子軒或許真的不是一個好的總裁!

“你也不用這么著急的趕我走吧。等羽墨回來之后,他自己也會接手g集團的,哪里還需要我自己去申請離職,他直接會把我一腳踢開。”嗯……歐子軒還挺有自知之明的。

“不要再繼續說這些廢話了,告訴我,你們現在在哪里,我過去找你們。”藍依純舉著電話,眼神在辦公室里來回打量著。

“我們在布萊克這里,你過來吧!記住,關于公司的謠言,那些你不用去理會,也不用去辟謠,我們這邊自然會解決的,記住千萬不要聽!”歐子軒心里斷定,此時外面肯定都是亂成一鍋粥。

“行啦,不跟你說廢話了,真的是,什么辟謠不辟謠的,公司哪有什么謠言?”藍依純有點沒聽明白歐子軒的話。

“等一下這些事情,你過來我再跟你好好的說一下,但是現在你一定要聽我的,不管在公司聽到什么關于負面的聲音你都不要去理會!”藍依純是個什么性子,歐子軒還不清楚嗎?

g集團還是君寒澈的,那么藍依純就更不可能會平靜的解決事情了!

“行啦,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就先掛掉電話了,我自然就過來找你們。”藍依純翻白眼,有些沒聽懂歐子軒說這些話的意思。

“嗯!”

這些事情,完全沒有必要隱瞞,可是好像也是這樣,才讓他們之前一路過關斬將!

等洪麗芳趕到現場的時候,紫羽墨還在昏迷當中。

她挑起紫羽墨的下巴,仔細的觀看著,嘲諷的說道:“這個就是楚天雄心心念念的女人?”

建軍也不對她隱瞞,說道:“對的,她就叫紫羽墨,也是你說的,身后有位大金主的女人!”

“如今看來,她的那位金主應該是拋棄她了,不然以那個男人的勢力要找到她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嗎?”洪麗芳笑了笑,手指甲在紫羽墨的臉蛋上上下滑動。

這個動作……似乎想對紫羽墨做些什么。

“那我們要不要現在就解決了她?”建軍可能是有些擔心夜長夢多,萬一要是紫羽墨的金主來了。到時候,他們幾個人都逃不掉。

“要是現在就把她給解決掉了,那就沒有意思了,來,你上去給她兩巴掌,叫她醒過來,我有話要問她呢?”洪麗芳就如同一個女王一般在一旁發號施令,叫他們去執行。

“嗯!”只要是洪麗芳說的建軍他是什么都愿意做,真的就是把洪麗芳當做是女皇一般。

“啪啪啪——”建軍手下可是一點也沒有省力氣,只要不是洪麗芳,相信他對誰都是一樣的吧。

臉上的疼痛讓紫羽墨慢慢的醒過來,她昏昏噩噩的睜開眼睛,她模糊的記得之前她好像醒來過一次,后來不知道怎么了又暈倒了。

看著自己的面前站了四個人,她心里面很緊張。

害怕的看了看周圍,結果發現這是一個荒山野嶺。

“你們是誰,要對我做什么?”紫羽墨的手在身后掙扎著,她希望能掙脫掉繩子。

“啪啪——”

清脆的巴掌聲,在這安靜的環境之下,簡直是響徹云霄!

洪麗芳看到他那副嘴臉,上去就是兩巴掌,然后站在一旁高傲的說道:“紫羽墨?是吧!其實原本你我根本是無緣無仇的,只是呢,你為什么要這么犯賤,喜歡上……不,不是喜歡上,而是讓我的男人喜歡上你。”

“光是這一點我打你兩巴掌都是輕的了,我告訴你,不過呢,我是不會讓你活著離開這里的。”洪麗芳笑了,笑的是那樣的陰森。

“我……我沒有去勾搭任何人,請你不要冤枉我好嗎?而且你知道,你這么不分青紅皂白的打我,你這是要負刑事責任的。”紫羽墨心里是那個委屈呀。

她都聽不懂,面前這個女人到底在說些什么?什么叫做紫羽墨讓她的男人喜歡上了她。她根本什么事情都沒有做呀。

“哈哈哈……我現在終于知道楚天雄他到底喜歡你什么了,估計是看你這一副小白的樣子,覺得跟我很大的差別,又或許是他覺得你很好騙,所以他才去喜歡你的。嘖嘖嘖……果然,我看你也是長得一副清純的樣子,只是很可惜,我的眼里容不得沙子。”洪麗芳抬起紫羽墨下巴,又說道:

“你瞧瞧這標志的臉蛋,多么的細膩啊!難怪他會在跟我做愛的時候還叫著你的名字,不過以后就不會了,哈哈哈……”

洪麗芳好像已經被仇恨蒙蔽了雙眼,此時,她沒有一點理智,從包包中拿出一把小刀,在紫羽墨面前晃著。

紫羽墨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這匕首……

“其實你也不用害怕這一刀下去,其實很快的。你不會感覺到任何的痛苦,我早早的就在心里發過誓了,在這個世界上,有你就沒有我,有我就不會有你的存在。”洪麗芳拿著匕首,那冰冷的匕首緊貼在紫羽墨臉上。

紫羽墨很害怕,這匕首可是在她的臉上啊,要是一不小心……

“這位姐姐……你說的那個楚天雄我根本就不認識,我又怎么會去勾搭他呢!你肯定是搞錯了。”紫羽墨也不是膽小,而是……這個匕首離她那么近,她真的害怕刮到自己,她什么都不知道,就這樣死了,多不值得。

“是呢,你當然什么都不知道啊,你失憶了,你又怎么會記得之前發生的種種事情呢!我告訴你別以為你拿失憶這種事情來搪塞我!就算你失憶了,可是你之前做的事情,我們都知道!我說你身邊的男人那么多,一個難道你如此的缺男人嗎?還要去勾搭天雄干什么?”洪麗芳激動松開紫羽墨,那匕首滑落,從紫羽墨的手臂直線掉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