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192章 重新組織一下你的語言。




在場的各位都贊同那個男子說的話,于是紛紛的符合他。

“我去,這件事情必須要去討個說法!”

“我也去!”

“只要是買過他們家股票的人把老底都賠光了,現在只有一些沒有買過他們家股票的人還在幸災樂禍,我們就這樣達成一致來,一起去討說法。”

于是,在街道上,我們可以看到很壯觀的場景,所有人,氣勢洶洶的朝g集團前去。

帶頭的兩個人,也不知道在哪里搞到兩根棍子,這是搞事情的節奏啊!

這一列隊伍,目測不少百人,都是對g集團的前景充滿希望的,也就是說,現在g集團的股票狂跌。這是他們所有人都接受不了的!

當g集團遇到危機的新聞一播出,在商業場,g集團變成了過街老鼠。

很多集團都選擇了旁觀,更多的,是希望g集團就此倒臺。

藍依純在設計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滿臉震驚!

怎么可能,一天的時間,怎么會發生這么大的事情。

“你們說接下來要怎么辦?”

“要不我們走吧,這么下去,g集團肯定支撐不了多久的,不如趁現在,g集團還沒有虧空,趕緊辭職算了!”

“可是現在,總裁估計也沒有空理我們!”

“那個新上任的經理,不是帶著那幾個男人上去找總裁了嗎?我們跟著去,要是……總裁沒有那么生氣,那么我們就直接提出要走!”

“我覺得這個方法也是可行的,要不然我們現在就去吧。”

“那就現在就上去吧,趁著藍依純,她也才坐電梯!”

設計部的幾人悄悄的在計劃著他們認為是很好的計劃。

“你們先在這里等我一下,我先進去跟我們的總裁通報一聲。”藍依純剛剛在下面跟這幾個男人來回周旋著談了很久的事情,好不容易才坐的電梯,帶他們上來總裁辦公室。

“可以可以,老大您請,我們不著急。”剛剛都被藍依純收拾了一頓,他要是還想被藍依純收拾,那他這個時候可以盡管的不客氣。

藍依純撇了一眼,然后敲了敲歐子軒的門,敲一下門,然后等待幾秒鐘,發現沒有人回應她,于是她很耐心的在敲了一遍,結果,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藍依純已經在心里把歐子軒罵了n遍。

藍依純從來就不是一個溫柔的女人,敲了兩遍門,里面都沒有回答,藍依純的耐心已經被消磨殆盡了。

她直接的推開總裁辦公室的門,推門,剛想大罵歐子軒,卻發現,辦公室里空無一人。

藍依純納悶了,平常的這個時候歐子軒應該都是在辦公室里面批改著文件。

可是這個時候上來的藍依純卻是沒有看到歐子軒的身影。

她關上總裁辦公室的門,然后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給歐子軒。

這邊的歐子軒正在準備打給云逸卻是看到屏幕上一亮,藍依純的備注跳了出來。

歐子軒心想:這個姑奶奶又是有什么事情,居然在這么重要的時刻打電話給他。

心里想是這么想,但是也不敢不接藍依純的電話。

“姑奶奶,你知不知道我這邊已經快火燒眉毛啦,你有什么事兒,你快點說好嗎?我這邊真的是十萬火急呀。”歐子軒說話的聲音都帶著一點點的哭腔。

他現在心里真的挺委屈的,藍依純在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無非是在浪費他的時間。

而他現在的時間關乎著整個g集團還有紫羽墨的安危。

“干嘛,是不是嗑藥了,說話的語氣居然這么夸張,你他媽人不在辦公室,你死哪里去了,老娘有事找你。”藍依純跟歐子軒說話的態度就一直沒有變過。

“我現在在布萊克這里,你能不能有事兒就說事兒,我們現在真的很忙。”換做是平時的歐子軒還會跟藍依純開會玩笑,可是現在的情況有所不同。

他要是再繼續的浪費時間,那么……集團就會毀在他的手里!

“歐子軒你膽子變大了嗎?居然還敢這么跟我說話,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重新組織一下你的語言。”藍依純可不相信歐子軒說的話,他能有個p的正事,別以為藍依純不知道,平時里他都是很清閑的,他的這個總裁都只是掛名的,至于什么關于集團的重要事情都會跟君寒澈先通報一聲。

所以歐子軒說他在正事,藍依純真的是想不到他在忙什么正事。

“姑奶奶,你知不知道現在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如果要是我告訴你,羽墨她被人綁架了,你認為你還有心情在這里跟我說這么多嗎?”歐子軒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如果他要是不跟藍依純實話實說,估計藍依純會一直叨嘮了他,一直的打電話給他。

為了避免他心中所害怕的事情發生,歐子軒把紫羽墨被綁架的事情跟藍依純說了一遍。

“什么!這么重要的事情你居然現在才來跟我說!”藍依純很生氣,紫羽墨可是她的姐妹,現在她被綁架了,而她卻不是第一時間知道事情的人。

“我現在就是要打電話給云逸,問他知不知道boss他人在哪里,因為我們現在是已經聯系不上boss。”歐子軒當然知道藍依純的心里感受。

“你們聯系澈干嘛,在這種緊急關頭之下,你們還有心情去聯系澈?難道現在這個時候不應該是去把羽墨就救出來嘛?”藍依純有些搞不懂歐子軒這個腦袋里在想些什么,有這個時間去聯系人,還不如想辦法先把紫羽墨救出來呢。

“這……”歐子軒懵逼了,好像藍依純說的是正確的,有這個時間去著急,他們不如召集人手將紫羽墨救出來。

“你就說你那個腦袋里面裝的都是一些什么吧,連我都可以想到的事情,你居然還要找澈?”藍依純真的是無語了。

“我這不是集團的事情跟羽墨突然被綁架了兩個事情的疊加再在一起,突然就忙蒙了,一時之間沒有想到他是情有可原的,你也就別再數落我了。”歐子軒真的是有點尷尬!

請瀏覽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