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807章 終章圓滿




隨著中秋的臨近,盈芳家幾乎天天都有人登門送禮。

有專程跑來探望老爺子、蕭三爺的老戰友、舊部下,有蕭大伯以前督工雁棲大橋建造時結識的朋友,更有向剛的戰友、同仁、部下……總歸是有不少人惦記著他們。

送來的禮,擺滿一個屋還嫌不夠。老爺子便讓他們把放不長的吃食、補品拿出來,盈芳的師傅師兄家、老書記社長家、以及向二等熟悉的幾戶人家分一分。

糖果、糕餅等娃子們喜歡吃的嘴兒,就擺在大廳案桌上,用來招待三不五十跑來盈芳家看衛星電視的孩子們。

今年中秋,蕭大伯早早就帶著八年前修成正果的新媳婦陳旭亞以及五歲的小兒子來寧和過節了。

另外,蕭二伯老倆口也說過兩天要來。

五年前升調到京都市委的蕭鼎華,也說要帶著媳婦、兒子來寧和。自從調回京都后,他們倆口子一直都是忙碌的日子多。今年帥帥大學畢業,工作恰好分配在海城,離x省近得很,說什么都要來寧和聚一聚。

“看樣子你家今年中秋又要熱鬧了。”李翠琴笑著總結。

下山路不見得比上山好走,不放心兩歲的閨女自己走,換個手繼續抱著走。

“嫂子我來抱會兒,你幫我拎著這些。”盈芳把籃子遞給李翠琴,接過對方手里可愛的俏俏。

“暖暖、晏晏中秋回來嗎?陽陽怕是不放假吧?我聽你家老爺子說,今年咱們國家首都舉行的亞運會,陽陽可是主力呢!”李翠琴問起盈芳家的三胞胎。

盈芳嘴角噙著一抹笑,很是驕傲地說:“是呢,成年以后頭一次參加大型比賽,還是在咱們國家舉行,說什么都不能輸給那些老外。這不,年前生日回來了三天,慶完生就被他教練接回去訓練了,連大年都沒回家過。好在如今電話通到了家里,啥時候想家了,隨時都能打電話嘮幾句,偶爾會跟他兄弟姐妹書信往來,倒也不像小時候那么惦記了。”

又說到暖暖、晏晏,盈芳著實有些頭疼:“考上了那么好的大學,你說安安分分在學校念書多好?暖暖那丫頭就是愛折騰。這不,念叨著要把動物公園建起來,把我和她爹支使得團團轉。原以為晏晏是個不要家里操心的,結果你也瞧見了,醫科沒讀幾個月跑去研究什么導彈了,中秋來了之后,接下來還不曉得啥時能回來……”

李翠琴笑笑:“依我說你該知足了,三個娃子個個有本事,一個比一個成績好。不用家里操心就把自個的學業、工作安排得妥妥當當,這還不夠省心啊?你去看看別家的熊瓜娃子,阿慶嫂家的小兒子二十三了,工作還沒著落,讓他跟著家里人下地又不肯;黃花嬸家的大孫子,考試不及格,還嚷著要讀書、不要去廠里上班,那才叫操心哪……”

相比之下,盈芳家的三胞胎簡直就是“別人家的孩子”,從小到大哪天讓家人操心過了?相反,這個獎、那個獎,這個第一、那個第一的捧回家。盈芳家新起的大洋樓,特地留了個房間做陳列室,把一家人大大小小的獎牌、獎杯、獎狀依著時間脈絡擺在陳列柜里。其中數陽陽的獎杯最多、獎狀不計其數,暖暖、晏晏的也不少。

照這個趨勢下去,盈芳和男人商量著,恐怕還要再騰個房間出來。為啥?獎杯、獎狀不夠放了呀。

陽陽沒成年之前就捧回來那么多獎狀,更遑論成年以后,參賽的機會只會多不會少。

晏晏被他教授哄去了研發,不出意外,將來的成就也不會小。

暖暖決定大學畢業就回老家陪伴她那些動物伙伴。但雁棲山的動物公園,還沒開建就被上級評了個“五星生態園”,一看就是要大力支持的節奏,以后的獎項準不會少拿。

“全家數我最沒用。”盈芳閑暇時,跟男人打趣。

向剛這些年立下的軍功著實不少,只不過一部分是保密級的,立了功也不會大張旗鼓地表彰。能拿回家的獎章,大都比較普通。饒是這樣,陳列室里他的地盤也不小。

“怎么會!”男人每次聽她這么說,就一本正經地說,“咱家要是沒你,這些獎章都不可能存在。”

明知道是哄她,聽了心里依然甜滋滋的。

“你家剛子就是這個!”李翠琴騰出手,豎了個大拇指。不止她,村里其他婦人也一樣,提到向剛就夸他是“男人中的模范”。

蓋因大伙兒都知道了向剛為了讓媳婦兒少遭罪,毅然選擇結扎的事。

說起這茬,前幾年還鬧出一樁好笑的事。軍部某個大佬的女兒,看上了向剛,不介意他年齡比她大得多,也不介意他有媳婦有孩子,揚言道,只要向剛肯和妻子離婚、并且孩子判給前妻,她愿意下嫁于他……

和向剛一個級別的戰友們聽說后笑噴了。她哪來的臉說那樣的話?軍部大佬聽著是很厲害啦,可向剛也不是吃素的好嗎。他如今的地位,別說軍部大佬,元首都對他客客氣氣的。

然而臉很大的姑娘,愣是不理解,見向剛繞著她、躲著她,看到她沒好氣,還當是盈芳攛掇的,某次慶功會,借著酒勁耍酒瘋,賴著向剛愣說有了他的孩子。搞得不明真相的人差點就信了。

向剛表情淡漠,當著參加慶功會的眾人說了這么一句:“我七年前就結扎了。而且我有潔癖,除了我媳婦,別的女人近我的身,我就惡心得想吐。”

和向剛一個正營的軍官們,面上不顯,私底下紛紛給他大拇指。當著大佬的面,敢這么說的,普天之下恐怕也就這位爺了。

經這么一鬧,其他女人再對他感興趣、再想破壞他的家庭,也不敢胡說八道、惹是生非了。

否則到時候,丟臉的是她們。向大爺為了貞操,結扎兩字都敢說,試問還有什么不敢的?

村里人聽說后,起先都不信。你說堂堂一大老爺們,還是做干部的,走的還是軍政之路,干啥想不開結扎呢?后來聽蕭三爺講,女婿是心疼他媳婦,避孕措施總有漏洞,懷上了不能生,這不讓女人活受罪嘛。

這么一說,大伙兒釋然了。也因此,向剛寵媳婦的名聲擴散了開去。不管認識不認識的,只要男人不夠疼自個婆娘,都會拿向剛當正面教材。

別說,雁棲公社有了他坐鎮,從此以后還真的沒再出現打罵婆娘、苛待婆娘的漢子。

倒不是個個都想跟著向剛學做妻奴,而是吧槍打出頭鳥,你做過分了,迎接你的就是整個公社的白眼和唾沫。

山上還有特種兵部隊駐扎呢。光想想都嚇死了。于是乎,雁棲公社又出了回風頭,縣里還敲鑼打鼓地送了塊匾額過來,夸雁棲公社社風正、民心齊。

收到匾額的時候,村里這幫大老爺們沒少擠眉弄眼。這真不是他們想要的,真的!純屬意外!

扯遠了,拉回來。

下到山腳,盈芳回家的腳程就快了。

如今村里道路都鋪上了柏油,中間是車道,兩側留了一截一米來寬的人行道。

行道旁間隔栽種著柳樹、桃花。一到春天,從半山腰往下俯瞰,整一座花紅柳綠的美麗花園。

盈芳家尖屋頂的大洋樓是最顯眼的,老遠就能看到屋頂上那一口白色的像大鍋似的衛星電視地面接收器了。

近兩米高的院墻里,人聲鼎沸。

“看來又有親戚到了。”李翠琴笑著說。

“沒準兒是暖暖丫頭。她前幾天來過電話了,說就這兩天的火車。”盈芳加快了腳下的步伐。暖暖、晏晏今年子高考,一個考上了京大的新聞系,一個考上了華大的臨床醫學。平時都住校,周末回四合院,但要說最惦記的,還是寧和老家。因此中秋說什么都要回來,哪怕只在家待一兩天。

“俏俏我來抱,你趕緊回家去吧。我去趟燕子家,前兒她說理出了一袋妞妞先前穿的衣服,我過去拿下。”

“那行,晚飯來我家吃。”盈芳竭力邀請,“燕子一家今晚也在咱家吃。”

“行,我不跟你客氣。”

嘮叨了幾句,盈芳和李翠琴分道揚鑣,幾乎是小跑著回了家。

迎面碰上去她家竄門的村民,笑得一臉曖昧:“剛子媳婦回來啦?家里來客人了,快回去招待吧!”

盈芳被她們曖昧的笑容整的一頭霧水。

過了橋看到她娘在院門口張望,趕忙問:“媽,是不是暖丫頭回來了?”

“不止,晏晏也回來了。姐弟倆同一班火車回來的。”姜心柔說著,等四下無人了,拉過閨女壓低嗓門道,“暖丫頭還帶了個小伙子回來,說是同學,我瞅著不像,你二嬸也說不像,別不是兩人瞅對眼、帶回來的對象吧?”

盈芳一時語噎,半晌不甚確定地說:“不會吧,這才剛上大學……”

“但歲數不小了呀,你瞅瞅村里和她一個年紀的,娃兒都會喊奶奶了。而且那小伙子瞅著還行,高高壯壯,挺精神的……”

盈芳無語。親娘啊,您老到底是擔心暖暖丫頭呢,還是巴不得她有對象?

姜心柔抿嘴一笑:“關鍵還得看倆孩子怎么相處。若是合得來,家里條件也還行,我是舉雙手雙腳贊成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爺子有多著急三個孩子的終身大事,就怕趕不上他們的喜酒,要是能成,皆大歡喜嘛。”

“那也得問清楚才行啊。”

“那還用你說!你爹指不定這會兒就已經三堂會審上了。”

到家一看,果然……

老爺子、蕭大伯、蕭三爺,三個大老爺們已經和跟著暖暖來家做客的小伙子嘮開了。

這個問:“你老家哪兒的?離咱們寧和遠不?”

那個問:“你家父母干什么的?兄弟姐妹有幾個?”

蕭三爺最直接,呷著百年老茶樹產出的明前茶,悠哉哉地說:“我們家暖丫頭雖說才上大一,但對大學畢業后的去向已經有安排了。她呀,打算回老家這里當她的動物園園長。咱們這地方你也看到了,環境是真好,前景也不錯,可有一點是硬傷既不是省城、更不是一線大城市,一流學府畢業回山旮旯,外人可都不看好啊。”

“姥爺你嘮這些干什么?”暖暖端了一盤切好的水果出來,順嘴接道,“周嘉恩知道我打算的。”

“他知道?”蕭三爺愣了愣。

周嘉恩和暖暖相視一笑,回答道:“我的專業是動物學,這次跟著暖暖回來,就是想看看她說的那些小家伙。”

頓了頓,溫煦地看了暖暖一眼,含笑著說道:“不瞞您老,我比暖暖大一屆,后年就畢業了。原本打算回老家那邊的動物園,不過如今有了更好的規劃……”

蕭三爺:“……”

什么什么?誰還專門去讀個動物學專業?這怕不是個傻子吧!

還什么原本打算回老家動物園,如今有了更好的規劃……

不不不!你還是回老家吧!這兒廟小,沒法給你最好的規劃……

八十高齡的老爺子和蕭大伯也一個意思,皆一臉仇視地瞪著周嘉恩。

蕭家的小公舉要被烏克蘭大白豬拱走了,沒有比這更惆悵的心情了。

看到這一幕,盈芳暗自慶幸向剛不在家。否則絕對不止三堂會審。別看向剛平時對三個孩子那么嚴格,即使閨女也沒少挨他批評,但論起對閨女的疼愛,絕不比蕭三爺少。

嘆了口氣,走進去打圓場:“怎么都坐這兒說話呢?都這個點了,燈也不開。”

“娘你回來啦?我給你介紹,這是大我一屆的師兄,叫周嘉恩,總理的周、嘉慶皇帝的嘉、總理的恩……”

好嘛!盈芳聽到這兒就知道,沒心沒肺的小棉襖,怕是真的要成為別人家的媳婦了。

從小到大,何曾見過她如此熱心地介紹一個人的名諱?

盡管眼下看來,她閨女似乎只是把對方當師兄,但對方未必一樣單純啊。依盈芳的目測,小伙子對自家閨女絕不單單是師兄對師妹的友善和照顧。

話又說回來,如果真的如他說的,畢業后和暖暖一道來雁棲動物公園工作,兩人有共同的事業和愛好,也挺好的。總比暖丫頭嫁到別處去強……

這么想著,盈芳暗暗給親爹、老爺子們使了個眼色,讓他們別太為難人小伙子。難得遇上個和暖丫頭志同道合的般配對象,千萬別給嚇跑了。

尤其是向剛回來以后,盈芳拉著他聊了半宿,生怕他二話不說,沖去找人小伙子先干上一架。

向剛見媳婦兒柔聲細語分析著閨女帶回來的小后生,一眼就瞧明白她的打算了。想想自家閨女打小聰明,眼力不至于那么差相上個中看不中用的。既然愿意帶回家,想必有他獨到的魅力。

干脆不管這些,反身壓上媳婦兒,來了一場久違的水乳交融。

盈芳被拆吃得骨頭不剩,第二天醒來捶著老腰寬面兩條:為了閨女的,她容易么她!一把年紀了還充當禍國小妖精。咳,請忽略那個小字。

對此毫不知情的周嘉恩童靴,迎著微涼的晨風下樓,享受到了與前一晚截然不同的待遇。這讓他頗有些受寵若驚。

原以為要花好久才能打動心儀姑娘的家里人呢,結果過了個夜就來了個乾坤大逆轉。莫非在他睡著的時候發生了什么?想想有些汗毛倒立。

到樓下看到心儀姑娘正在院子里拿著花灑澆花,所有想通想不通的統統拋到了腦后。

愉悅地上前,陪心儀姑娘澆花、拔草、喂個雞、撿個蛋,要是再來點音樂譬如“樹上的鳥兒成雙對綠水青山帶笑顏”、“你耕田來我織布、我挑水來你澆園”就更完美了。

“晏晏啊,看到你姐他們沒有?有個志同道合的對象是不是很好?”老爺子越是高齡、越是熱衷于給小輩們牽紅線。

他急啊。半截身子進棺材了,沒準哪天眼一閉就一覺不醒了,曾孫輩的喜酒還沒喝過一杯呢。

擱他的意思,干脆家里給安排了,來個集體大婚禮,每個人的喜酒一塊兒好,多好啊!

再不濟來個三天三夜的流水席也好。今兒帥帥、明兒陽陽,再往后暖暖、晏晏……總之一個接一個,喝它個山高水長……

“太爺爺,山高水長不是這么用的。”晏晏無奈地糾正老爺子瞎用的成語。

老爺子不以為然地擺擺手:“管這個干啥。有工夫講究這些細節,倒是帶個對象回家啊!瞧你姐一姑娘家,都勇敢地帶對象回來給咱們過目了,你好歹是個小伙子!咋連這點勇氣都沒有?沒用!”

晏晏:“……”

“爸,晏晏不急。男人二十八結婚都不嫌晚。再說了,他過完中秋就要回學校,接下來得有半年見不著面。往后封閉式的工作更多,若真找個對象回來,這不坑害別人小姑娘嘛!”姜心柔站出來替外孫打圓場。

晏晏沖她感激一笑。

老爺子瞪他倆一眼:“先成家后立業有什么不好?我跟老太婆當年就是這么過來的,感情不要太好。”

“是是是,您和媽感情當然好。可晏晏畢竟還年輕……”

“我到他這個年紀,老大都要出生了。”

這天沒法聊了。摔!

姜心柔扶了扶額,朝外孫看了一眼。心說晏晏,姥姥對不起你,你太爺爺的火力太強悍霸道,姥姥一個人頂不住壓力。

這時,蕭二伯倆口子到了,隨同他們一塊兒來的還有羅伯特。

暖暖興奮地沖上前迎接:“師傅,您老人家也來了?早知您會來這兒,我就在京都等著您了。”

周嘉恩:可別!你師傅一回來,你就拋下我,留我和一把灑水壺作伴。這要是在京都等你師傅一道來寧和,你眼里還能有我啊?

看來,要贏得美嬌娘,光一門動物學遠遠不夠,還得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才行。

相對于周嘉恩的沮喪,晏晏可謂是大松一口氣。

羅伯特的到來,解救了水深火熱的他啊!歡天喜地(心甘情愿)地陪羅伯特上山下水地捕捉雁棲公社的美景去了。

然而還是放心得太早了。

待蕭二伯一家和陽陽前后腳地到了之后,羅伯特提議給他們拍個全家福。

全家福好啊!老爺子最喜歡拍全家福了!

當即說:“好好好!我早就相中拍全家福的背景了,你看這里好不好哇?洋樓為背景,左邊一棵大石榴樹、右邊一棵金桂樹,都是寓意極好的。”

羅伯特試了試鏡頭,覺得確實不錯,比了個“ok”的手勢。

大伙兒于是像往年一樣,挨家挨戶地照身高、排序站好。

老爺子坐在正中間的圈椅上,左右兩邊依次坐著兒子、兒媳婦;后頭一排站著孫子孫媳、孫女孫女婿;最后一排是青春勃發的曾孫輩,個頭都高于父輩,完全不需要踩板凳。

羅伯特支好相機架,問他們準備好沒有?

收了個華國小姑娘為徒弟、并且三不五十來華夏采風的羅伯特,簡單的華語已經說得很溜了。

“準備好了,開拍吧!”

“ok!三、二、一,茄子!”

“咔擦”一聲,記錄了盈芳一大家子在九十年代的頭一張全家福照片誕生了。

洗出來之后,全家頭碰頭圍在一起欣賞、討論。

“哎,晏晏,你咋擠在你姐和嘉恩中間?這不電燈泡嘛!”

“哎唷!不說沒注意,一說還真是……看來沒談過對象就是不行啊,連個眼色都不會看。”

“晏晏,趕明帶個對象回來唄,啥樣的都行,關鍵是你喜歡。”

“光晏晏喜歡不行,還得對方也喜歡他。兩情相悅,婚姻才長久。”

“對對對!晏晏,聽你太爺爺的,趕緊找個對象!”

晏晏真當欲哭無淚。怎么說著說著又說他頭上去了?

“陽陽是老大,他都還沒談對象呢。你們咋光催我不催他?我還小,大學都沒畢業呢。”

“我是小學沒畢業好伐!”陽陽磕著瓜子插嘴。

晏晏好想掰開他的腦袋研究研究。說這話還帶著一絲瑟是幾個意思?

不愧是國際冠軍,腦回路都跟別人不一樣。

“陽陽有相好的姑娘了,只不過還沒退役,不能搬到明面上相處。”向剛冷不丁扔出個炸彈。

大伙兒炸鍋了。

“什么什么?陽陽有對象了?”

“哎喲不愧是我的大侄子,這么快就談對象了,哪像我家臭小子,快三十了還沒哪家姑娘愿意要,八成要當老光棍了。”蕭鼎升說著,狠狠瞪了自家兒子一眼。

帥帥委屈極了:“爸,你咋又夸大其詞?我明明才二十五。”事實上,二十五都是虛歲。照實歲算,他還年輕著呢。

“四舍五入不就三十了?”

“……”親爹,算你狠!

其他人繼續八卦陽陽暗戳戳談的對象。

晏晏松了口氣,心想這下總能逃過一劫了吧?

沒成想他嬸兒、他姥姥又開始議論他。

沒完沒了是吧?成!明兒就給你們領一個回來!

(全文完,謝謝親們一直以來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