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番外三:新生命




最近姬爺爺都是樂呵呵的,原因不外乎于他的孫媳婦——季薔薇懷孕了!姬靖逸小心攙扶著季薔薇,萬分緊張地看著她的肚子,生怕她會磕到碰到,而他們身后跟著數個女官。季薔薇看著姬靖逸緊張的樣子,無奈地搖搖頭,說道:“逸哥哥,你怎么比我還緊張呢,才一個多月,有沒有顯懷,看你這個樣,哪里還像一個運籌帷幄的姬家族長呢?”姬靖逸聽到季薔薇的話,緊張地說道:“醫師不是說了嗎?這前三個月是最危險的,能不注意點嗎?”季薔薇撇撇嘴,沒好氣地說道:“你是緊張孩子,還是緊張我呢!我看你肯定不愛我了,哼!我真是淪為生孩子的工具了!”季薔薇越想越憋屈,她不是才二十出頭,還沒有到二十一呢,就成孩子他媽了,她還想自由一段時間呢。姬靖逸聽到季薔薇的抱怨,知道她又耍脾氣了,這小丫頭自從懷孕之后,脾氣就一天一個變化,好在她只對他發脾氣,這對他來說是不是一件光榮的事呢?姬靖逸示意身后悶笑的女官遠離他們,隨后拉著季薔薇在涼亭里坐了下來,手輕輕地捏了捏季薔薇依舊細膩的臉蛋說道:“就是他是你和我的寶貝,我才疼他,放心,你一直是我最重要的寶貝,等他長大了,我就把姬家交給他管,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出去玩了,你不是很想出國嗎?這些年來,你都沒有出國玩過。”季薔薇聽到姬靖逸的話語,臉上立刻露出笑容,點點頭,“好,等他長大,就把姬家扔給他,當年逸哥哥你好像是十六歲繼承姬家的。我們的兒子那么聰明,就十二歲將姬家扔給他吧!”姬靖逸聽到季薔薇的話語,點點頭,“好!那我得從小培養他!”正快步走過來的藍叔聽到兩個人的話語。嘴角抽了抽,這兩個無良的父母,竟然都計劃好將家族扔給還沒有成年的孩子了。“主子,主母!”藍叔走上前,恭敬地說道:“主母的家人已經到達姬島了。”季薔薇聽到藍舒的話語,興奮地猛地站起來,“太叔公、爺爺和爸爸他們都到了!”姬靖逸看到季薔薇的動作。嚇得臉色褪盡,額頭滴下冷汗,責備地說道:“小心點!怎么那么急的,一會出事了怎么辦?”季薔薇聽到姬靖逸責備的聲音,白了他一眼,對著藍叔說道:“走!我去接爸爸他們去。”姬靖逸阻止季薔薇的動作,說道:“不用!等你去到那里,太叔公和爸爸他們都到姬家了。”“也是。”季薔薇聽到姬靖逸的話。點點頭,說道:“那我們在門口迎接他們去,走啦!”姬靖逸小心攙扶著季薔薇。來到門口,等了十五分鐘之后,季爸爸他們的車到達門口,季薔薇立刻掙脫出姬靖逸的懷里,小跑了上去,看得姬靖逸眼角的青筋猛地抽搐,這個丫頭!立刻上前抱住她,咬牙切齒地說道:“給我慢點!”季薔薇聽到姬靖逸語氣不佳的話語,吐了吐一個舌頭,懷孕真麻煩!季爸爸顯然也看到了女兒這個舉動。一下車,立刻就擔憂地看著女兒,語氣輕責地說道:“薇薇,現在你是雙身子了,怎么還冒冒失失的,一會摔倒了怎么辦?”耳朵里聽著季爸爸的責備。季薔薇最近被姬靖逸寵得無邊了,越發像小孩子的智商轉變,撅著嘴巴,踱了踱腳。委屈地說道:“就知道你們只在乎我肚子里面的孩子!”季爸爸聽到季薔薇任性的話語,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而季薔薇身后的姬靖逸立刻上前安撫著使性子的孩子她娘。季爸爸和歐佳若看著姬靖逸小心翼翼討好的樣子,面面相窺,同情的目光看著他,這還有八個月的時間呢,女婿看來還真不容易啊!因為季爸爸和歐佳若工作忙,在姬島呆了一天之后,就匆匆離去,留下太叔公和季爺爺在姬島上住。自從季薔薇嫁入姬家之后,她真的發現姬夫人對她的態度改變了很多,一掃過去對她的偏見,越發對她好了,可以說當她成女兒一樣,無微無至的照顧讓季薔薇有些不好意思。現在姬夫人每天都會過來看她,用著欣慰的目光看著季薔薇大肚子。經過醫師的證實,季薔薇肚子里面懷的是兩個娃,而且是龍鳳胎,讓姬家上下興奮了好久,特別是姬爺爺,現在逢人就笑呵呵的,說自己將有一個孫女,要知道,姬家已經好幾代沒有女娃的出生了,這可是姬家的小公主啊!經過十月懷胎,就在薔薇花盛開的五月,季薔薇被推進了產房,姬靖逸全程陪伴著季薔薇,虎兒在空間里面為季薔薇打氣。當孩子落下啼哭的那一刻,姬靖逸激動了,虎兒哭了,新的姬家一代終于誕生。三年之后Y市......小大人姬翰墨板著一張小臉,手里牽著他的同胞妹妹姬雅芙,看著不遠處正對著女孩子表白的兜兜,嘴角猛地抽搐,他們的小舅舅竟然在馬路上隨便找一個可愛的女孩子表明。女孩子不知道聽兜兜說了什么,臉色立刻紅了起來,立刻往兜兜的臉蛋親了一個,最后捂著小臉沖到了她媽媽的懷里。兜兜得意洋洋地走了過來,對著姬翰墨說道:“怎么樣?小舅舅是人見人愛吧!”姬翰墨鄙視地看著僅僅比自己大七歲的舅舅——兜兜,不再說話,自家的小舅真是一個小孩,幼稚!兜兜看著竟然被自家的外甥鄙視,心里的小人蹲在角落里面畫著圈圈,他怎么會有怎么一個外甥呢?才兩歲的年齡,就像一個小大人一樣。兜兜立刻將目光投到小公主姬雅芙身上,笑著說道:“小芙,小舅舅有魅力吧?”姬雅芙精致的小臉掛上甜甜的笑,說道:“小舅舅,你的目光越來越差了,剛才那個女孩能比你昨天表白的女生還差呢!”“......”兜兜聽到自己又被小公主打擊,小臉立刻皺了起來。嘟嘟拿著買好的冰激凌遞給姬翰墨、姬雅芙,看著自家弟弟的樣子,挑挑眉頭,“失敗了?”“沒......”兜兜聳著腦袋,接著說道:“被打擊死了!”“嗯?”嘟嘟疑惑了起來。一旁的姬雅芙拉著嘟嘟的衣袖,示意他彎下腰,隨后在他耳邊說了一番,越聽,嘟嘟的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隨后對著兜兜說道:“兜兜,不行啊!看來你得買一副眼鏡才行了!”兜兜額頭冒出一排排黑線,氣得說道:“我的眼光好得很!”酷著小臉的姬翰墨斜著眼睛,看著兜兜說道:“小舅見一個愛一個,是不是內分泌太過甚了,提前發育,回去的時候,我得叫媽媽給你看看你有沒有病,免得影響后代!”一句話立刻讓姬雅芙和嘟嘟大笑了起來,而兜兜暗恨地看著姬翰墨,真想將他塞回姐姐的肚子,氣死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