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番外之納妃記中




又二日,代璇方才從小憩中醒過神來,便聽白術道:“娘娘,乾清宮的小趙公公已經等候多時了。”

“小趙公公……哦,是趙隆啊,可是皇上有什么話?”代璇懶洋洋道。

趙長寧當了皇帝之后,便提拔趙德做了乾清宮的大總管,而趙隆,則是他收的徒弟,也跟著他姓了趙。不過趙長寧對內侍們并不縱容,是以這些人在皇后跟前并不敢囂張,反而老實的很。

趙隆此人很有眼色,據說心地也不壞,是個比較有原則又圓滑的好人,代璇頗為看得起他,再者日子過的舒心,自然也樂意與人為善,等閑不會故意為難人,因此只叫宮人稍稍收拾了一下頭發,便打發人叫他進來。

“可是皇上那兒出了什么事?”代璇一眼就看見趙隆那有些閃爍不定的目光,便直接問了起來。不過她的口氣并不急,畢竟皇帝要是出了大事,趙隆也不可能有耐心等著她睡醒了才說話。

趙隆給代璇彎腰行了大禮,才苦著臉道:“娘娘明鑒,皇上被幾位大人擠兌的發了火,氣的要發作人呢,誰勸都不聽,奴婢懇請娘娘勞駕一回,勸勸皇上。如今恐怕也就您能開口說這個話了。”

“哦?”代璇被扶著臨窗而坐,然后呷了一口甜湯,才擦了擦嘴道:“是哪幾位大人?”

趙隆嘴里便很快吐出幾個人名來。代璇一聽,倒是唇角微微勾了勾。這幾位她還真是不陌生,曾經上折子罵過她的嘛。

代璇挑了挑眉,卻是依舊不緊不慢:“這種事兒來找本宮?朝堂之事不是本宮該插手的,皇上又非昏君。該如何處置又豈有本宮置喙的余地?”

這幾個老家伙,當初攛掇御史上折子罵她后宮干政牝雞司晨的,可少不了他們的份兒,如今倒是想要她去救火了?哪里有這么便宜的事兒,她才不要管呢,省的多管了閑事過后還要被罵,牝雞司晨什么的,多難聽啊。再說她又不打算學習趙太后,犯不著頂這個罪名。

“哎喲我的娘娘,您好歹勸勸皇上吧。雖然幾位大人說話難聽了些。可若是因此被罷官吵架。有損皇上清明啊。”

瞧著趙隆的苦瓜臉,代璇倒是笑了起來,抬手叫白術把人扶起道:“那你說說。幾位大人倒是說了什么?皇上向來寬宏大量的,能把皇上氣成這樣,可見他們本事不小。”

御書房里,趙長寧黑著臉坐在御座后,一身低氣壓嚇得屋中所有內侍都忍不住縮了腦袋,心里盼著救火的人趕緊出現。

不過沒品級的小內侍們不敢吭聲,可是作為心腹之人的趙德不能不吭聲,他要是眼睜睜的看著幾個大臣被皇帝發作了,怕到不了明日,就有罵他的話傳出來了。

“皇上息怒。不可為了旁人幾句話導致龍體不安啊,就是娘娘也會擔心的。”趙德勸慰的話說了一籮筐,最終還是把這次事件的導火索給搬了出來。

趙長寧冷冷哼了一聲,猛的一掌拍在御案上,看著桌上的茶碗奏折被震的跳了跳,才沉聲道:“朕是和顏悅色的太久,才叫這些人都肥了膽子,什么話都敢說了!朕要是饒了他們,豈非顯得朕溫柔可欺!”

因為先帝去的突然,趙長寧這個太子新手上路,頗有一陣子是焦頭爛額,便不得不依靠這些老成的大臣,以免朝堂動蕩,而為了拉攏人心,他已經裝了許久的好脾氣,但這可不代表他就真的是好脾氣了,唾面自干這種事他真的做不到!

“叫他們在天牢里好好反省!朕還不信了,他們能為了讓朕多睡兩個女人壓上自己的身家性命!”趙長寧在屋子里轉悠了一圈,忽而又抬頭看向趙德道:“不準拿這事去煩擾皇后!”

趙德唯唯應了,心里卻是發苦,早知道他就不打發人去請皇后了!現在再后悔也來不及了,希望皇后能說幾句好話,千萬別叫皇上把他發配了哇。這么想著,趙德心里也有些怨恨那幾位進了天牢的老大人,人家帝后和睦,日子過的好好的,叫你們非得找事兒!太后娘娘都沒發話呢!再說了,皇上是什么脾氣,他不樂意干的事兒,你越相逼他越反感,想要皇上低頭……呵呵。

不過抱怨完了,趙德心下也有些納悶兒,趙隆去了可有好一會兒了,怎的還不回來?莫不是皇后那里出了啥問題吧?

提醒吊膽了半天,終于熬到皇帝出了御書房往福寧宮而去,趙德使了個眼色,便有小內侍會意的悄悄跑了出去。

卻說代璇,聽說趙長寧把那幾個蹦跶的歡的關進了大牢,心頭的郁氣頓時便散了不少,連帶胃口大開,啃掉了兩條雞腿不說,還喝了一大碗清雞湯,小內侍到的時候,她正在嚼酸黃瓜。

才說了幾句話的功夫,就聽見了短促的哨聲,這是宮里內侍宮女們開道常用的手段,從前電視上演的那樣大喊某某駕到的,只在特定場合,通常情況下是沒有的,容易嚇著人不說,還太吵。

代璇便放下了手上的云片糕,起身迎接趙長寧,不過才走了兩步,就被趙長寧扶住了:“都說過多少次,不用起身。”說完便看了周圍的宮女一眼道:“你們就是這么伺候皇后的?”

卻被代璇握住了手掌:“這是怎么了,作甚拿我的人出氣?”

趙長寧便搖搖頭,扶著代璇坐下,又一屁股坐在代璇身邊道:“我是擔心你!看你肚子這么大,若是出個萬一怎么辦?”說完卻是面色一沉,撇頭呸了一聲:“朕的孩子福大命大,不會出事的。”

代璇看著他淡淡一笑。那還是當初她生二兒子時候的事兒了,趙長寧初登位的時候,每每忙的焦頭爛額,兼之后宮尚有一個安妃在,那些人還算安分,可后來安妃沒了,她又懷孕,有人便按捺不住跳了出來,借著各種名義入宮跟太后請安——因為太后和皇后并不常召人入宮,所以只好她們自己上門。

若是來奉承表忠心的也就罷了,偏偏還都各種試探,見太后皇后都不上鉤,便干脆帶著自家如花似玉的女兒,輪著番兒的跟皇帝在御花園巧遇,有一回被代璇碰了個正著,鬧了所有人好大一個沒臉。

趙長寧也有點兒不高興。他疼愛代璇不假,而且有代璇在身邊兒,他覺得足夠了,不需要再找其他人,但問題是,他作為皇帝,是完全有找小老婆的權利的嘛,代璇這樣給他沒臉,有點不爽。

不過很快他就受到了教訓。皇后娘娘在御花園里被幾位姑娘沖撞摔倒,差點摔著了肚子,導致了二皇子的早產——雖然早了沒幾日,但從那之后,趙長寧就對找小老婆有了反感,也不準旁人提。也是因為這事兒,太后心里內疚,便干脆搬了出去,再不給人進宮的借口。

而出了這種事,那幾位姑娘也沒落著好,趕著出嫁了的還好些,留在家里的,后來都嫁的不甚如意,而他們家里的老子也都受到了波及,陸陸續續丟官破財,還有一個進了大牢。當然,理由都是堂堂正正的,說實話,泰元末年吏治崩壞,哪個當官的屁股底下沒有屎呢,那是一查一個準兒。

這才不過幾年功夫,當年的事兒就被人遺忘了嗎?

卻聽趙長寧忽而嘆了口氣,伸手將代璇攬進了懷里,道:“今日又有人上折子叫朕選秀了。你說這些人怎么這么煩人呢,跟蒼蠅似的嗡嗡個不停。”

那些人越是攻擊代璇不賢,趙長寧心里越是憋氣,朕才不是妻管嚴呢,朕是自己不樂意娶小老婆好吧,跟皇后什么關系?太后都沒說話呢,真是多管閑事,有那功夫不如去多挖兩個貪官污吏!

“朕真是想砍兩個腦袋殺雞儆猴。”趙長寧把下巴擱在代璇肩膀上道,“可又沒個好名目,不能無故誅殺大臣。”說白了,他們就算是氣的趙長寧頭頂冒煙兒了,也不是大過錯,概因皇帝納妃這本來就不是個大事兒。

代璇這才探手摸了摸趙長寧的臉蛋,笑道:“但是他們又很煩是不是?不如就答應他們吧,好歹叫他們閉嘴,你也清靜兩天。”

不過說起來,趙長寧真的有點兒昏君的潛質啊,就因為惹惱了他,就想要殺人了,代璇不禁為天牢里那幾位鞠一把同情的鱷魚淚。好在這人只是想想,沒有真的付諸實踐。

趙長寧倒是愣了一下,隨即便挑了挑眉:“你說什么?”不怪他覺得驚奇,代璇向來都是個愛吃醋的,如今竟然同意給他選秀納妃,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

雖然他很想耳根清凈,但是納妃……相比代璇來說,那些新鮮的小姑娘吸引力不行啊,若是因為這個而疏遠了代璇,有些不值當,再說了,他對如今安寧的后宮很是滿意,若是弄了其他小姑娘來,萬一后院起火咋辦?先帝后宮的爭寵手段他又不是沒見識過!

感謝了了輕煙同學的粉紅,燦若繁華同學的平安符

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