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番外之納妃記上




皇后在做王妃時,便生了一對龍鳳胎,是為熙寧帝的嫡長子和嫡長女,便是如今的大皇子和大公主,那是被先帝親口夸贊過的有福之人。如今熙寧帝登基五年,皇后期間又生了一個兒子,如今肚子里還揣著一個。

但即便如此,皇帝還是時時前往福寧宮,一個月里起碼有二十日是同皇后歇在一起的。皇后受寵之深,確實出乎朝野意料。誰能想到當初那個兇名在外的人竟然是這樣一個會疼人的?

到如今,當初那些個因為英王兇名,不甚俊美的樣貌和周身的威嚴而主動放棄英王妃位子的人家,可算是悔青了腸子。若是自家不曾放棄,現在不也是皇帝外家,榮寵無限了?

看看李家吧,皇后的親爹,正兒八經的國丈,已經是刑部尚書了,堂堂的二品大員,頭上尚且有承恩侯的爵位,皇后的兄長,正兒八經的國舅爺,如今且是將軍了,掌著京城的禁衛軍,皇后的兩個弟弟,大的那個還罷了,已經考了進士,算是年少有為,可小的那個才多大?也都得了蔭職,吃公家飯了。

這不行,怎么好事兒都輪到皇后家去了,這可是外戚!皇后有兩子一女傍身,又獨寵后宮,照這個趨勢下去。將來還了得?要是將來大皇子上位,就不怕外戚霍亂朝綱?

不行,得讓皇帝的眼神兒從皇后身上挪一挪。

好在這事兒還有操作余地,話說皇后就算長得再美。身段兒再妖嬈,可也是三個孩子的媽了,眼下還挺著大肚子,能有多迷人?再說了,皇后眼下無法服侍皇帝,宮里又無別的妃子,難道叫皇帝憋上大半年不成?

親,你們定是忘記了,皇后生第二個兒子的時候,宮里就沒有別的妃子了。皇帝還不是照樣憋成了忍者神龜。人家也沒說什么。再者。宮里雖然沒有別的妃子,宮女兒可是有的,皇后還能時時看著皇帝不成?皇帝真想要了。那是攔不住的。

不過某些人不這么想。

熙寧五年的夏日,皇后挺著肚子在御花園里瞎逛的時候,就見貼身的女官白術急匆匆的來了,低聲道:“娘娘,方才傳出消息來,蔣大學士等人上書,請皇上重開選秀,充實后宮!”

話說代璇雖然無意干政,但因為趙長寧經常同她說些政事,不論是煩躁時的吐槽。還是得意時的炫耀,反正是并不避諱,因此也在他的默許之下,代璇想要得到御書房的消息并不算很難。

當然她也不經常關注,不管私底下如何,態度還是要端正的嘛,但若是有什么牽扯到她的事情,那邊總會事先透個口風的。

代璇聞言哦了一聲,卻好像事不關己似的,依舊慢悠悠的折了花枝,交給身后的宮女拿著,才扶著嬤嬤的手回轉福寧宮中,又叫人泡茶上點心,吃的那叫一個歡。

有宋一朝,自景宗皇帝以下,因怕外戚專權,多有從民間選女兒入后宮。說是選秀,其實不過只選在京畿地區的平民良家女子,與代璇所記得的歷史上的清朝選秀還是不同的。

不過由此可知,這群人心地倒沒有太壞,不是打著扳倒皇后的主意,估計眾臣雖然希望有人能分皇后之寵,但卻不想要引起后宮相爭,所以要選些出身低的充實后宮。

既然如此,代璇又何須緊張?再者說了,要趙長寧不碰別的女人,關鍵也不在于是否選秀。

然而白術卻急的一腦門子汗:“我的娘娘喂,您怎么還這么不緊不慢的啊!這要是選了秀女來……”

雖然說皇后保養的好,皮膚依舊水靈,面上沒有絲毫皺紋,身段也……挺著肚子,還有個屁的身段,再說皇后嫁給皇帝也七八年了,再美的臉蛋都要看膩了有木有!要是那花骨朵似的新人進來了,皇后會不會失寵?

白術跟著皇后也有幾年了,對皇后的性子有幾分了解,這一位是個眼里不揉沙子的主兒,昔日那一位安妃,可是根本沒有侍寢的機會!這樣霸道的人,萬一將來因為新人被皇帝厭了怎么辦!

卻見皇后慢悠悠的咽下嘴里的點心,伸出依舊纖細的手指隔空點了點白術道:“急什么?瞧你這樣兒,活像是火燒了屁股似的,我問你,選秀的事兒,皇上可應了?”

白術一愣,哎呀方才那人沒說啊:“要不奴婢再去打聽打聽?”

卻說御書房里,蔣大學士還不曉得他已經被皇后娘娘記住了,依舊在苦口婆心的勸皇帝:“自古以來,從未聞后宮只有后而無妃,后宮獨寵非社稷之福啊,皇上對承恩侯家如此厚待,如若將來李氏成了氣候……又有,皇后善妒不守婦德,如何為天下婦人表率?皇上萬不可因為一婦人,耽誤了開枝散葉……”

趙長寧的臉已經黑了快綠了,只見他扒拉扒拉桌上的奏折,找出蔣大學士那一份,以及其他幾分奏請選秀納妃的折子,劈頭蓋臉就砸到了蔣大學士身上:“回頭朕就送給大學士十個美人開枝散葉如何!”

蔣大學士一愣,接著便拱手道:“皇上,臣家中不甚富裕,養不起。”見趙長寧依舊黑著臉,便又道:“可是皇上不同,后宮由國家奉養,無有臣此等憂慮……”

趙長寧直接氣的笑了:“無妨,朕再賜你千金,足夠卿養家了!”

蔣大學士臉抽了抽,想到家中老妻彪悍,不由得道:“皇上,此乃臣之家事……”

“很好。”趙長寧立馬接口道:“納妃與否,也是朕之家事,至于開枝散葉,朕已有二子一女,眼下皇后肚子里還有一個,并不用愁,卿無須再談!”說完便擺擺手道:“好了,朕乏了,卿先退下罷!”

林大學士無奈只得住了嘴,等出了御書房,卻不料被擦身而過的小內侍給瞪了一眼。林大學士很納悶,這小內侍眼睛抽筋了?

晌午的時候,代璇吃了飯有些困頓,便靠在榻上睡著了,午后的陽光暖融融的,曬的人發懶,宮人們怕擾了代璇,行動間全都躡手躡腳的,連交流也只管打手勢。

卻說白術這會兒正守在一旁,看著小宮女給代璇打扇子,畢竟有了身孕,又不好早早的放冰盆,錯眼的功夫,就見門口的竹簾子一動,卻是皇帝悄悄的走了進來。

白術連忙起身行禮,等皇帝擺了擺手,便悄沒聲的領著眾宮人退下去了。皇后上一回生二皇子的時候,皇上便是如此,經常悄沒聲的過來,生怕驚擾了皇后,大家都見怪不怪了。

五年的帝王生涯并未讓趙長寧養尊處優起來,身形依舊挺拔健碩,卻沒有生出贅肉來,三十來歲的年紀,除了因為蓄須而顯得愈發威嚴了些,其余便再無什么變化。

反觀代璇,這是第三回懷孕了,雖然駕輕就熟,肚子里的娃除了貪吃,也并不折騰她,但卻也是因為吃的太多,整個人都圓潤了起來。

趙長寧坐到榻邊上,伸手便撫上代璇鼓起的肚子,忽而感覺到手底下動了動。是胎動了?

已經是第三回做爹的皇帝依舊很驚喜,感覺到手底下那血脈相連的孩子,面上線條便不由得柔軟了起來,竟是兩手撐在代璇身側,將耳朵放到了代璇的肚皮上,同時抬起一手伸進了代璇的衣襟去摸她的肚子。

代璇雖然懷了孕,警覺性大減,但被這么騷擾還不醒的話就是死人了,睜開眼睛一瞧,是孩子爹在作怪,便輕輕拍了拍肚子上的腦袋道:“做什么呢,快起來。”

敢打皇帝腦袋的,也就是皇后娘娘了,太后自先帝去后,便搬出皇宮住到了一處別院去,如今皇后娘娘那是宮里一霸。

趙長寧抬起頭來,往上挪了挪躺倒代璇身邊,攬住皇后娘娘的肩膀道:“今兒御書房的事兒,你曉得了罷?”

皇后娘娘那是什么人,便是彼此心知肚明的事兒,她也是不會承認的,只一抬眼皮,柔柔道:“說什么呢,我如今可是萬事不操心,哪里知道御書房里有什么事兒啊。再說后宮不得干政呢,我可不敢明知故犯。”

見代璇如此說,便曉得她是沒有放在心上,趙長寧將頭埋在代璇肩頸處悶笑幾聲,才道:“蔣文澤這個迂夫子,真是多事,他家都只有一妻了,卻來勸我納妃。不過,”趙長寧抬起頭在代璇臉上親了一口,才笑瞇瞇道:“我一說要送他十個美人,他就蔫兒了。”

蔣文澤家有糟糠,乃是尚未發達時所娶的老家士紳之女,出身尋常,容貌也不甚美,且如今年紀大了,更是沒有幾分顏色了,但蔣文澤比較有良心,對糟糠之妻敬重有加,蔣家也是和睦之家。

代璇便也笑:“蔣文澤家中老妻彪悍,想必他是不敢帶美人兒回家的。只是他的話也并非完全沒有道理,后宮中確實空了些……”

趙長寧腦袋在代璇身上蹭了蹭,才道:“后宮空著有什么不好?女人少了,內務府的開銷也能省下不少呢,正好留給咱們兒女。”

感謝家琦寶貝(2)、mc嘉人、amylu(2)三位同學在完結后還給投了粉紅因為不知道還有沒有人看,所以番外目前只打算寫點皇后日常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