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562章 新的開始【大結局】




皇帝話音未落,便是一陣猛咳,嚇得李中連忙上前。

用來捂唇的帕子上一灘暗紅的血跡,在朦朧的光暈下顯得格外觸目驚心。

“皇、皇上?”李中不由自主的連聲音都顫抖了起來。

皇帝的身體自那一場大病之后就不好了,眼下卻是急怒攻心,還吐了血!

御醫早就說過,皇帝的身體已經虧了,如果好好養,自能延壽,若是……

李中不由得暗悔,靜嬪離宮之事,原就應該死死的瞞著皇帝的!

只沒料到竟然會牽扯出這樣一樁駭人聽聞的丑事來,再好的修養也要被氣壞了!

“莫要聲張。”皇帝低低的道:“回宮。”隨后便閉上了眼假寐起來。

李中不敢多言,當下便弓著腰退了出去,然后想想又不放心,便悄悄著人叫了御醫候著。

馬車直入宮門,肩輿早已經備好,李中隔著簾子悄悄喚了一聲:“皇上,到了。”

等了一會,卻是沒有任何動靜。李中眉毛微蹙,又微微提高了些聲音:“皇上、皇上?”

依舊沒有反應,李中不由想到先前皇帝吐的那口血,心下一急,便顧不得無禮了,猛的掀開了簾子。

馬車里還有著些許熱氣,但此時李中的心卻如同掉進了冰窟窿一般。

皇帝歪著身子倚在馬車壁上,借著宮燈的光,可以看到他面色蒼白的嚇人。

“皇上?”李中顫抖著手指頭去摸皇帝的頸側。

待發現皇帝是暈過去時,李中卻是暗暗松了口氣的,若是皇帝在外出了什么事,就是太子也保不住他!

只即便如此,皇帝的情形也不容樂觀,李中顧不得驚動旁人,一邊叫人抬皇帝去乾清宮。一邊吩咐人去找皇后和太子。

而此時東宮里,趙長寧卻沒有睡著。而是披了衣裳立在廊下。夜涼如水,趙長寧的心里卻是焦躁不安。

在最初得知皇帝出宮時,他確實是有那么點兒泛酸,只是再一想到皇帝的身體,趙長寧哪里還有這個心情?

皇帝身體不好。今天又是大日子,若是皇帝得知了醇王和靜嬪的勾當,豈能不怒?

然而這件事,卻已經不是他能控制的了。四衛雖然因為徐延徹的關系對太子態度頗為和善,但終究是皇帝的人。

他們既然插了手,無論是好事還是壞事都會一五一十的匯報給皇帝的。

自靜嬪出宮去見醇王時起,一切都已經注定。雖然他樂見醇王被靜嬪弄死,可卻沒想過要把親爹氣死。

“你無須自責,這件事你根本無能為力。”代璇溫聲勸道。

趙長寧嘆了口氣,側身為代璇系好了披風的衣帶。才道:“可以阻止靜嬪出宮的……”

“靜嬪早就盼著這一日了,你阻了她一時,阻不了一世。”代璇搖頭道:“不是今日也會是明日。”

靜嬪一心報仇。要看醇王身敗名裂眾叛親離,已經忍了這么多年,現在如何肯善罷甘休?

難道趙長寧還能一直派人盯著她不成?雖然他是有這個能力,可是堂堂太子盯著后宮里的女人算怎么回事。

至于皇帝要生氣,也不差這一回了,早晚都要爆發出來的事兒。

這個道理趙長寧自是明白,只是身為人子。皇帝對他夠意思了,擔心皇帝的身體健康也是正常。

正說著,便聽見外頭有了動靜,卻是有人來報說皇帝回宮了。

趙長寧一口氣才下去,還沒等回屋呢,就見著李中手底下的小內侍一溜疾跑來了:“太子殿下!”

小內侍氣都沒喘勻乎,瞅了一眼見沒外人,才弓著身子斷斷續續道:“皇上暈倒了!”

昭陽殿崔貴妃也是一宿未睡,直等著皇帝回來呢,結果卻等來了皇帝又暈倒的消息,當下便是一著急。

卻不意起的猛了,竟是一腳踩空,身子噗通一聲摔倒,腦袋不偏不倚的磕在了床柱上。

惹得值夜的大宮女一聲尖叫:“娘娘小心!”接著就不省人事了。

等趙長寧夫妻兩個火燒火燎的趕到乾清宮,便聽見說皇后娘娘起的急了不小心摔著了腦袋,暈了。

皇宮里兩個主子全都暈了,無人主事,霎時亂成一團。

“都閉嘴!”趙長寧面色沉沉吼了一聲,當即便道:“秦太醫和蘇太醫留下,成太醫去瞧瞧母后!”

說完便鐵青著臉拂袖進了內室看皇帝去了,然后就見成太醫從內室出來。

“都不許亂,各司其職!”代璇板著臉對嚇得僵住了的宮女內侍們吩咐了兩聲,又招了昭陽殿過來報信的兩個宮女,命她們領成太醫去看皇后。

乾清宮的大太監李中和管事姑姑此刻都在皇帝跟前兒忙活,一時顧不到,代璇也不去添亂,索性便留在了外頭坐鎮。

不一會兒功夫,便見秋水姑姑面有哀色的走出來:“參見太子妃,請恕奴婢失禮了。”

代璇哪顧得上計較這個,直接便問道:“父皇可還好?”

秋水眼眶泛著紅,聞言卻是沒有回答,而是道:“皇上已經醒了,吩咐請諸皇子公主并三位閣老速速進宮。”

代璇不由得一愣,心里卻是駭然,皇帝向來大權在握,三位閣臣雖然名望高,但并不能掣肘皇帝,皇帝想要做什么,竟然要閣臣在場?

然而卻不敢怠慢,連忙吩咐下去了,一回頭就看見趙允臨衣衫凌亂的從拐角跑出來。

“六嫂,父皇好端端的怎么會暈了?”趙允臨說著話,還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他年紀已經不小,也要出宮開府了,不過因著今日大喜,又喝的醉了,才留宿宮里,卻不意半夜被人轟醒,聽見皇帝好皇后都暈了。頓時嚇了一大跳。

再者因為他住的地方略偏,與乾清宮和昭陽殿成一直線。是以先去探望了皇后,才匆匆跑過來。

只是靜嬪和醇王的事情乃是大大的丑聞,又如何能宣之于口?就是趙長寧,怕也是諱莫如深的,代璇怎么敢說。

當下便只是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不過父皇已經醒了。約莫沒有大礙罷?”

代璇眼睛閃了閃,她倒是不盼著皇帝死,但她心里確實有很不好的預感,導致這話說的實在是不能叫人放心。

不過沒有皇帝宣召,趙允臨也不敢亂闖,只好急乎乎的在外頭轉圈圈。

冷風乍起。代璇下意識的緊了緊身上的披風。

站在這只有成親那日才進來過一回的宮殿里,代璇只覺得燈光嗚咽。陰沉的過分。

不由得扭頭去看內室的門簾,幾乎聽不見任何聲音。趙長寧自從進去后就不曾出來過,到底是如何了?

很快,宮外的皇子公主們并幾位大臣都先后到達。幾乎個個都是心神不寧面色不定。

誠王妃大著膽子悄悄問了代璇一回:“太子妃,皇上的情形究竟如何了?”

代璇只是一臉肅穆的搖頭:“不知,等罷。皇上既是把大家叫來。必然有吩咐的。”

而此時在內室,趙長寧卻沒有代璇那般淡定,而是一臉悲戚的看著躺在床上面色蒼白的皇帝。

“父皇……”名字在北疆能止小兒夜啼的太子,此刻也哽咽了。

皇帝抓著趙長寧的手,用力握著,顫抖著嘴唇道:“莫做、小兒行狀。大宋江山、朕就交給你了,守好她!”隨即便看向李中:“喚、他們進來!”

李中會意。便出門去叫了眾人進來,一下子便把內室填的滿滿了。

“父皇!”趙允臨素來受寵,這會子也是首先憋不住,撲到皇帝床榻之前,淚水開始噗噗的掉。

因著上次景山之事,趙允臨適逢其會,是知道皇帝的身體狀況的,眼下看皇帝這樣,驚駭之余自然悲從中來。

皇帝只是輕輕拂過了趙允臨的手背,隨后便目光便投向了三位閣臣。

李清三人自是不敢怠慢,當即便跪下了,卻見皇帝張著嘴似乎有話要說但又說不出來,手指卻吃力的朝腦后彎了過去。

李中連忙上前,順著皇帝指的地方找出來一個長形的錦盒。

皇帝眼神又落到了趙長寧身上。

這個,怕就是遺詔了!

趙長寧接過那似乎有千斤重的錦盒,緊緊抿著唇跪在皇帝床前,沉聲道:“父皇放心!”

似乎有了這一聲保證,皇帝就真的放心了一般,竟是唇角微彎,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卻是輕輕嘆了口氣,然后緩緩閉上了眼睛。這一次,便再也沒有醒過來。

“父皇!”

“皇上!”

哭聲驟起,眾人霎時跪了一地。

九聲喪鐘響起,傳出了皇宮,傳遍了整個京城,傳遍了整個天下。

皇帝駕崩。

而此時,方才醒過來又匆忙趕來的皇后,則是滿臉淚痕的癱軟在了乾清宮門外。

泰元三十年深秋十月,秉政長達三十年的泰元帝駕崩,時年六十有七,謚曰武。威強睿德曰武,是為宋武帝。

泰元三十年深秋十一月,宋武帝太子趙氏撫寧于京郊祭天,宣布即皇帝位,隨即大赦天下。后尊皇后崔氏為太后,冊太子妃李氏為皇后,長子趙旭為太子,次年改元熙寧,是為熙寧帝。

全文完

不開玩笑,正文完結。

先說一下這個結局,原本就是這樣想的,皇帝駕崩太子登基就完結,并非是故意爛尾,而是能力就這樣了,原本還想寫一章代璇的冊后大典母儀天下什么的,后來覺得沒必要就砍了。

關于斷更的問題,先給跪捂臉,其實是渣作者病了,便一直拖到了現在,對不起大家。

ps:后記不花錢,大家也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