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七十六章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第七十六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小說:

林少華聽到肖炎的話,滿臉的驚恐,看著肖炎一步一步的向他走來,下意識的想向后退,可是后面卻是冰冷地墻壁,讓他無路可退,嘴上哆嗦地問道:“你要干什么?你不要過來?警察,警察…………”

肖炎對那林少華并沒有做什么,只是用手術刀的刀柄在他頭上敲了幾下,并在其額頭輕輕的拍了一掌而已。跟在肖炎身后的陳志鴻和馮錦杰等人本以為肖炎會大打出手,沒想到卻看到這么個場景,他們都楞了半天才回過神來。

而林少華在看到肖炎離去后,頓時重重的吐了口氣,他沒想到肖炎居然會如此輕易的放過自已,不過他還是高興的太早了。

肖炎在走出海城區公安分局的大門時,向站著陳志濤身后的龍城市公安局長田哲柳說道。“田局長,忘了告訴你件事情,那林少華再過十二個小時,就會變得跟狗一樣四處亂咬人,并且會不停的撓自已的身體,直到將他自已身體和內臟啃噬掉,才會死去,這段過程大概會有半個月之久,而在這半個月內他等于是只瘋狗,只能時瘋時清,所以你要審訊的話,最好找緊點時間,在十二個小時內完成!”

看著肖炎輕描淡寫的樣子,以及他那冰冷的語氣,看著他雙眸之中那快速閃過的寒芒,陳志濤等人如同墜入冰窟一般。殺人不過頭點地,就算肖炎將那林少華給整殘廢了,在陳志濤和馮錦杰他們眼里都不算過。而肖炎卻用了這種非人的折磨,讓自已的敵人處于瘋狗狀態,并且還向啃噬自已的身體和內臟,這簡直就是瘋子行徑。想想林少華跟瘋狗一樣的啃噬自已的身體,眾人只覺得一陣反胃。田哲柳更是嚇得臉色青紫,忍不住沖到墻角吐了起來。

看到眾人的神情,肖炎只是搖了搖頭,嘴角微微向上一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百倍千倍的奉還,這是我做人的原則,還請各位不要怪在下出手太狠!”

對于肖炎的這句話,在場眾人雖然聽在耳里,但心里卻各有所想。像馮錦杰,陳志鴻二人并沒有往深處想,他們二人覺得肖炎這樣有仇必報,才是人生快事,更符合他們軍人的血性,所以二人對肖炎的看法則是更加好感。而陳志濤則不同,細瞇著眼的他,深深的打量著面前這個看上去文文靜靜的小伙子,已將他劃入了危險人物一列。作為從事政治的官員,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朋友和敵人。

不過肖炎雖然醫術高超,但在陳志濤眼里,他只不過是個醫生而已,對自已以及陳家并不會造成什么。而且陳家權重位高,肖炎對他們來說只算是個小人物而已。但也正因為陳志濤的這一想法,差點造成日后陳家的一大災難。

肖炎回到所住的天合酒店時,天色已是蒙蒙亮,雖然一夜未睡,并被人痛下黑手,折磨得差點送命,但卻因為超級記憶體對他身體的一番改造和調整,他反而渾身輕松,沒有一絲疲倦。

實在睡不著,肖炎就沖了個澡,將身上的血跡清洗干凈,換了身干凈的衣服后,盤腿坐在床上,閉目養神的同時,用心體會著自已身體的改變,并慢慢調集體內已補充完畢的能量,對斷裂的兩根胸骨進行催促治療。

這一閉目打坐,肖炎不知不覺竟坐了三個小時,睜開眼看著手腕上的表針時,已是早上八點。想到昨晚答應了張浩平的事情,肖炎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快步走出酒店,行向了天合醫院。昨天一路的奔波,再加上手術時的忙碌,肖炎知道自已手下的那幾個醫生并不好過,所以也就沒叫他們一起到天合醫院參與今天的手術。

到了天合醫院之后,肖炎徑直去了PEA手術室,觀察了一下老首長的恢復情況,當一切情況正常,肖炎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想到陳家子女為了自已的事情,一夜忙碌,并將自已從海城區公安分局里弄出來,肖炎心里十分的感謝,所以對老首長的情況也就格外關注了幾分。

在轉身離開手術室時,看到趴在一旁已沉睡過去的吳世杰,肖炎不由搖搖頭,過去將其叫醒。“吳伯伯,你還是回去睡吧,今天我在這有幾臺手術要做,所以老首長的情況我會不時的過來關注一下,有我在,你就放心睡個安穩覺吧!”

聽到肖炎的話,吳世杰才睜眼伸了個懶腰。“呵呵,不用了,下午我就得回江城去,這睡不睡一個樣,對了,阿炎,昨晚他們沒為難你吧!”

看到吳世杰關心的神情,肖炎心頭微微一熱,從小到大,除了自已的父親,沒有誰關心過他。“沒什么,馮司令和陳家兄弟過去把事情都弄好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說完,肖炎蹦達了兩下,表示自已一切良好。“吳伯伯,替我謝謝陳家二兄弟,他們這份情,我會記著的!對了,他們怎么沒來?”

見肖炎一切安好,吳世杰也就放心了,聽到他問起陳家二兄弟,不由苦笑著搖頭道。“陳家老大今天要開常委會,不能來了,老二因為軍務在身,更沒時間,老三和老四則在國外,所以我和馮瘋子才會陪著老首長!”

“噢!”輕輕的應了一聲,肖炎無語的搖搖頭,在他看來,身居高位,家勢顯赫又能如何,還不是自已的親人病了,也沒時間照顧啊!

跟吳世杰吩咐了幾句注意事項,肖炎轉身離開手術室。雖然張浩平昨晚邀請肖炎在天合醫院進行幾天的手術,但是并沒有按排好自已的辦公室,所以肖炎出了手術室后還真不知道去哪,只得順著長長的走廊向前走。邊打量著這一樓層的情況,并思考著今天要進行的幾臺手術。

當肖炎沉浸在自已的思考中時,只聽啪的一聲,一位四十多歲地婦女跪在了肖炎的面前,雙手抓住了肖炎的胳膊,叫道:“醫生,求求你行行好,救救我公公吧!”

完本力薦:

火熱連載:

最新網友打賞信息

讀者還喜歡讀:

類別:

類別:

類別:

類別:

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