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機關算盡太聰明




人這一生總會面臨很多的選擇,這個世間也總會有各式各樣的誘惑,在人前進的道路上示以人廣闊的前程藍圖。能否抵抗住這些誘惑,保持住自己的本心,堅守自己的底線,便是最考驗人的地方。

有些人堅持住了,即便是偏安一隅,卻也心滿意足,俯仰無愧天地。有些人沒有堅持住,縱使身居高位,榮華富貴集一身,卻也終究不過是被權力控制的傀儡,名副其實的蠅營狗茍之徒,在某一天,終將隕落。

人的聰明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可以讓你乘風破浪,直掛云帆,扶搖直上九萬里。用得不好,機關算計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從一開始,關止承就對自己的人生有一個完整的規劃。首先要取到秀才功名,就算是花費大價錢也在所不惜,因為他明白,沒有功名在身,他便連出路都沒有。錢和權,是他最熱衷的東西。

其次,他要想辦法娶到一個能幫助他的妻子,借助岳家的勢力,在前程道路上跨得更遠。[]熬夜看書

再次,混跡到了官場,他要想方設法地與上頭的人搭上關系。

所有的人都可以說他是攀附權貴,見利忘義的小人,可那又如何?

畢竟除此之外,他尋不到別的捷徑可走。他不想走過多的彎路。

埋頭苦讀便會出人頭地?那是傻子才會有的想法。

誰叫他出生自一個貧窮的村落之戶?即使是從小便聰穎慧黠,在這樣的窮山溝里,他如何能有出頭之日?

那么,他最該感謝的便是他的父兄絕色莊主腹黑娘子。

是的,他是感激自己的父兄的。從小見他聰慧,沒有埋沒他的才華,讓他進入學塾念書。全家上下七個兄弟姐妹,就他一個人有這樣的殊榮,也只在他身上花費了這樣的多的金錢和期望。

他背負的,是全家人的期望。

所以即便是大哥為了他出外走鏢。將生命懸在了褲腰帶上,二哥為了他每日面朝黃土背朝天,披星戴月地伺候莊稼,四哥為了他不斷地尋小活做。只為能給家里多創下些收入……他都覺得,這是理所應當的。

等他飛黃騰達了,難道自己的兄弟姐妹還不能跟著他吃香喝辣的嗎?

即便是最小的妹妹,讓她去鎮上做丫鬟。憑她的相貌想要迷惑住某個男主子那也不難,不也是給她找了條可以快速地吃香喝辣的機會嗎?

他的如意算盤珠子撥得很響,可是他沒有料到。他計劃好的一切。會從大哥娶大嫂進門后,開始走向了偏差。

“爺,夜深了,您該安寢了。”一旁的仆從擔憂地勸道:“太太這病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好的,爺要是不保重好自己的身子,那太太就更六神無主了……”

挑燈熬夜查看書信的男人淡淡地應了一聲,一旁的仆從無奈地守在一邊。良久才聽男人低聲問道:“大夫怎么說?”

仆從忙道:“大夫說,太太在努力回想往日的事兒,不過到底是被壓制著,暫時是想不起來的。太太要是不下力氣去想,頭便不會痛。老爺還要多勸著太太才是。”

男人略點了個頭,想了想,提筆修書一封用火漆封好,交給仆從道:“替我寄出去。另外我明日擬個單子,送些藥材什么的過去。”

仆從低頭一看,他不識字,卻也認得上面的人名,是自家爺的三哥,沈長玠。

仆從有些遲疑:“爺,三爺在幽州,這又并非逢年過節的,家信怕是送不進去……”[]熬夜看書

男人笑了兩聲道:“我知道,你只管寄出去便好,三哥收不到,那也無妨,總之我是寫了信了。”與家中親人的聯系也是不能斷的,母親雖然冷淡,但好歹也沒有壓制他什么,他不在她面前礙眼,母親也能念他兩句好。

仆從疑惑,卻也不敢多問,低頭退了下去。

男人,便是沈四爺沈長玙,遷居湘州之后,覺得此地氣候適宜,自己妻子也并無水土不服的癥狀,便在此處定居了下來。如今他已經是湘州最大的寶石商人。他最開始是吃自己家族的老本,獨立出來之后,挖到的第一桶金便是做寶石原石生意。從此他便致力于發展寶石生意。他膽大、心細,信息面廣,十賭九贏,漸漸的在當地一帶有了個“賭石王”的稱號。

沈四爺伸了伸懶腰,輕嘆了一聲,伸手揉了下額角,看著書桌上的信發神。

這些信……是后來自己妻子因失子后大慟失憶,他帶著她舉家搬遷幾年后方才從一個不起眼的小盒子里發現的。同時發現的,還有盒子里一個做得精致的布偶小人兒,小人兒身上貼了人的名字和生辰八字,上面扎滿了密密麻麻的銀針。

初初看到時,他都嚇了一大跳。

毫無疑問,這小人兒是自己的妻子扎的。上面很明白地寫著一個男人的名字——關止承。

他知道這個男人,卻并不了解這個男人。據說他是自己妻子的情人,是害死自己岳丈的兇手幕幕驚醒。然而關家一家人都對他深惡痛絕,作為他第一個肯真心相待于他的朋友,關文對關止承這個親弟也是從不掩飾的失望和厭惡。

妻子剛嫁給他時,失父,心悲,每日以淚洗面,讓他覺得憐惜。但那時候他仍舊流連于煙花場所,家中有個淚美人,出外才有解語花,是以對妻子并沒有投入太多的關注。

后來妻子與他日益爭吵,脾氣火爆地簡直不像初初看上去溫婉的樣子,讓他覺得家無寧日,更因為妻子娘家的關系,妻子最終被母親送往了圓光寺中。

他也只覺得,妻子該得到些教訓,所以也沒過問太多。

然而等妻子回來后,他卻覺得一切都不一樣了。

她開始變回了原來的樣子,溫婉,善良,小心翼翼像一只小兔子。柔順地讓他心生憐惜。可他心中仍舊有疑惑,隱隱約約也從安家昔日的奴仆口中聽到了些風言風語,所以他對她的態度,是既接受她的示好。卻又仍舊帶有一定的懷疑。

得知她有孕的消息,他高興地幾乎要跳起來。

他年紀也不輕了,是該有個孩子了。

可是孩子卻沒了。

而就從那時候起,妻子性情大變。醒來后像是個初生的嬰兒一般,什么都不懂,什么都要問,對她醒來后見到的第一個人。也就是他,表現地無比親近和依賴。

這是他二十來年中從未感受過的,被人需要的感覺。

他開始對她極好。他再也沒有與別的女子有過過度的纏綿糾葛。雖然他仍舊出入煙花場所,卻也只是為了生意,他甚至看到那些嫵媚妖嬈的女子時會不自主地想起自己的妻子,想象她在家中等待自己的模樣。

更是為了讓妻子好好養病,他放棄了在輝縣的一切,帶著妻子舉家搬遷,不顧老父執意的挽留。十分任性地踏上了別的地方的土地。

即便是后來他從關文口中得知了自己妻子和關文親弟曾經的那一段過往,他也釋然了。

他從前這般荒唐過,真要說嫌棄,也該是妻子嫌棄自己吧?更何況在他看來,妻子也不過是個為了愛付出全部的信任,卻被愛人背叛的可憐人罷了。[]熬夜看書

他更加疼惜他。

如果曾經父親也這般疼惜自己的生身母親,那該有多好?

沈四爺按住額頭,將那一封封書信疊了起來,壓得平平整整的,疊成了一摞。這是當初妻子還沒嫁給自己之前,她與關止承的來往書信。即便是沈四爺也不得不承認,關止承字寫得不錯,字里行間的甜言蜜語更是讓人讀后覺得臉紅心跳。妻子當年也不過是個豆蔻年華的少女,如何能抵抗得了男人這樣的追求攻勢?

只是正因為通篇都便是甜言蜜語哄的好話,反倒顯得極不真實。

沈四爺將一摞信收到了小盒子里,又仔細看了看那盒子中的小娃娃,思量良久方沖著外邊的人喚道:“取個火盆進來。”

仆人很快將火盆抬了進來,沈四爺踱步到了火盆面前,將盒子中的信一封一封地投擲了進去,瞧著一頁頁的紙化作灰燼,他臉上卻并沒有太多的表情。

萱兒早就已經不記得從前的過往了,這些記憶,該封存的便封存吧。

信燒完了,沈四爺又看向那個小娃娃。

他并不知道關止承是生是死,但前年關家老爺子的喪禮,也未見關止承現身,而關家闔家上下從不談關止承一句,想必關止承也是兇多吉少了群盜并起。他還有什么可擔心的?

如今他要錢有錢,要權有權,即便是關止承出現在自己面前了,難道自己還怕他會將妻子從自己手中搶走嗎?

那個小娃娃,想必便是自己妻子確定了是關止承害死了她爹后扎的吧。

仔細想想,妻子嫁給自己最初也是極為溫順懂事的,是到后來才開始喜怒無常,性情變得極為怪異。想必是從那時候,她確定了她的殺父仇人。

為了她的感情,而害了自己的生身父親。她心中的苦與悔恨,該是比誰都多。

火盆中的火漸漸熄滅了下去,盆中只留下一堆灰燼。沈四爺揚聲道:“把火盆端下去。”

屋子里收拾妥當后,沈四爺喚來管家道:“你明日下去安排一下,我和太太后日出發往鳳凰城去散心。家中一切瑣事,你留下來全權處置。”

管家有些意外,卻還是恭敬答道:“是。”

這晚沈四爺做了個夢。夢里他見到了那個素未謀面的男人,看不清相貌,但他很明白地知道,那便是他。

那男人站在與他相隔十步遠的地方,中間彌漫著一層白霧,他無論如何都不能與他靠近。

“關止承!”他叫了他一聲,他卻沒有任何反應。

良久,白霧開始消散,他卻仍舊沒有瞧見關止承的臉,這才發現他是背對著自己的。

從他胸腔中發出陣陣嗚咽的聲音。

第二日沈四爺醒來發了會兒呆,先告知了妻子他們將要出游這個消息,讓她很是高興了一番,安撫了她一陣。他方才讓人去請解夢道人來,想讓解夢道人與他詳細說說他所做的夢的含義。

解夢道人思量許久,端詳了他的額頭和鼻頭,再看了看他的眼睛。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你做夢前晚,是否做了些有異于平常的行為或舉動?”

沈四爺點頭:“燒了些東西,與夢到的那人有關。”

“你與那人可熟識?”

沈四爺搖頭。

解夢道人撫了撫髯須。點頭道:“從你做夢的情況來看,你與他雖不熟識,但一定淵源頗深,或許你們都與某一個人有很密切的關系。所以夢境才會將你們聯系到一起。我且問你,你只說你最后看到他面對你,聽到他胸腔中發出嗚咽聲。那你可記得之后諸事?你如何醒來。你可還有記憶?”

沈四爺努力回想了下,搖頭說:“我不記得了,我早上醒來便只記得這個夢,這個夢也只做到我聽到他胸腔發出嗚咽聲為止。”

解夢道人低嘆一聲:“他不肯面對你,說明在你心中,他于你有愧。他發出嗚咽聲,說明你認定他該有痛悔之心。”

沈四爺呼了口氣。輕輕點了點頭,道:“道人所說,確實有幾分道理。”

“這便都是最淺顯的了。”解夢道人謙虛一笑,復又問道:“此人是死是活?”

沈四爺一怔,皺了皺眉道:“我也不知,我猜測他是已故之人,因為一直沒有得到他任何消息。但也正因為沒得到他任何消息,便是不可斷言他便是個死人。”

解夢道人掐指默算了片刻方道:“按照沈四爺所說,他音訊全無,你又做了此等夢,想來……他該是個已死之人了。”

沈四爺微微吃驚:“道人何以斷言?”

解夢道人捻須笑道:“你印堂并無發黑跡象,鼻頭隱有細汗,卻無傷大雅,面色紅潤,行坐如常,想來此等夢境對你而言并沒有任何影響豪門世家之入局。你既然覺得他對你有愧,覺得他該有痛悔之心,這說明你與他之間有某種仇恨,而在夢中,你既然都與他無法接觸,他也無法對你做出任何攻擊性的行為,這說明他是傷不了你的。夢表現出某種預兆,他在嗚咽,說明他的境況很不好。而你又說,他音訊全無,十有,他是已經死了。”

沈四爺低低出了口氣:“或許吧……其實他活著或者死了,對我也沒有太大的影響。”

解夢道人笑問:“那沈四爺為何又請我來給你解夢?”

“只是為了求一個安心罷了。”

沈四爺望向窗扉之外,淡淡地說道:“有些人即便是死了,卻仍舊處在別人記憶當中,拔不開去。道人既然說他死了,那我便認定,他是死了吧。”

解夢道人點了點頭,輕聲道:“世間諸事,都不必過多細究。珍惜好當下生活才是常理。”

“道人此言有理。”

沈四爺此后讓人給縫制了茶葉枕頭,每日枕在茶葉枕頭上,睡得無比安神,再也沒有做過有關關止承的夢境。其妻失憶癥也一直未曾治好,但其妻性格開朗,十分愛笑,兩人如同神仙眷侶一般生活,羨煞旁人。

淳于看了密函,將密函丟擲在了火盆當中。

“沈四也算是個聰明人。”淳于恭敬地對座上身著明黃色衣裳的男子拱手道。

男子輕笑了一聲,未曾出言,沾滿墨汁的筆在書案上龍飛鳳舞,良久后方才停筆,一幅冠云峰蒼山雪海圖赫然鋪就在人眼前。

淳于忍不住贊嘆:“陛下的畫技越發精湛了,怕是那些國手也自愧不如啊。”

男子正是當今圣上,他哈哈一笑,伸手朝淳于點了點:“你也溜須拍馬起來了。”

皇帝丟掉手中的筆,龍行虎步地踏入書案背后,在交椅上坐下,喝了口茶問道:“關止承的事情,都處理好了?”

淳于點頭拱手道:“啟奏陛下,這幾年都沒有任何的風聲,想來是已經平息了。”

皇帝瞧著正是盛年,說話聲音中氣十足,不怒自威:“平息便好,這江山。總不能讓他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秀才給玩弄在股掌之中。”

頓了頓,皇帝道:“當年他接觸過的人,全都處置了,一個沒落?”

淳于依舊點頭。皇帝口中的“處置”。便是殺人滅口的意思。

“陛下,臣細查過,關止承離開家鄉后,其親人皆恨毒了他。后來他即便回鄉,也被其長兄攆了出來。陛下可以放心。”

“我朝以孝治天下,孝悌仁義自然是放在首位的,朕也不是那等濫殺帝王。”頓了頓。皇帝意味深長地道:“況且那關、李兩家,背后還牽扯了薛、蘇等家,在朝為官的個個都是良臣。他們奉公守法。朕又何必給自己找不自在。”

淳于點頭笑道:“陛下說的是。”

“你下去吧。”

皇帝揮了揮手,讓淳于告退。

等人走后,皇帝方才扭轉了硯臺,按下了硯臺下的機關,書案背后的博古架墻頓時有了異動。不多一會兒,一個人手臂長寬大小的方形凹空洞便顯現了出來美女請留步。

皇帝走了過去,將里面用綢布包裹著的東西拿了出來。

若是老關頭還在世。勢必會瞪大了眼睛驚呼:“這不是我和老妻當年搶來的那三樣始終研究不出是什么東西的寶貝嗎?”

皇帝不看那最小和處于中間大小的兩樣東西,獨獨拿出最大的那樣東西,細端詳了片刻,喃喃道:“這不是該出現在這里的東西,銷毀了,朕舍不得;留著,又怕會成為大患,若非朕警覺,說不得這大患已經釀成了……”

皇帝沉默地看了良久,終究做了決定。

趁著去泰山參禪祈福之際,皇帝暗中帶了這三樣東西,悄悄地砸碎,銷毀,焚燒,然后將粉末包成一包,命人埋在了泰山腳下。

回京之后,有大臣進言,為當年靖國公一案,懇請皇帝寬宥靖國公親眷,以示懷仁。畢竟靖國公之事,已經過去好幾年了。

朝議兩日,皇帝方才同意。

皇帝的心腹大臣皺眉問道:“當年靖國公險些起兵造反,所依靠的便是一行商賣給他的武器制作圖譜,自以為擁有了攻城利器,最終還沒來得及興兵,便被陛下發覺,讓人先擒了去。若非陛下敏銳,怕是國將不國,民將不民。靖國公罪惡滔天,陛下怎可這般輕易就釋放了其親眷?”

皇帝哈哈大笑兩聲:“靖國公已死,剩下的都是些老弱婦孺,既然有人進言要朕彰顯仁慈,朕要是不肯適當赦免他們一二,想必也難堵天下悠悠之口。”

“可若是靖國公親眷之中,還有人見過那些神兵利器的呢?”心腹大臣很是憂慮:“陛下見識過靖國公造出來的那些東西的威力,雖然后來那些武器都被陛下秘密納入鐵衛軍中去了,可難保那圖譜還有人持有,畢竟那給出這圖的人,仍舊尋不到……”

當初靖國公鋃鐺入獄,眼見著自己的兒子一個接一個在自己面前倒下,逼不得已說出當初將利器圖譜賣給他的是一個有些權勢的行商。皇帝順藤摸瓜,最終尋到的是關止承身上。

他竟然摸索出了如何開啟那非本時代之物的方法,且還將其中收藏的攻城各式利器的圖譜給拓了下來,因一時貪婪,將圖譜賣給了一門有心結交權貴的商戶。

他本待再將圖譜賣出的,可過了兩日,那商戶竟然返回來,愿意出比之前多十倍的價錢買另外的。

關止承起了疑心,不肯相賣,那商戶竟然又再繼續抬價。

關止承便想著,商機怕是到了,更是不肯賣那圖譜,而是每日將自己關在屋里,就連自己的親爹和買來伺候自己的妾也不近身,研究從他爺爺那兒偷來的古怪玩意兒。

也幸好他這貪婪,沒有讓他釀成更大禍患。否則他可能會害得關家全家都死無葬身之地。

皇帝撫了撫額頭,指著自己面前攤開的江山輿圖,對心腹大臣說:“就算是有那圖,沒有能工巧匠,又如何能制造出那等精密的武器?靖國公從小就喜歡擺弄機括,是以能指導匠師做出那些武器。如今他不在了,即便是圖紙重現,也成不了氣候。”

“萬里江山,作為一個皇帝,著眼的不該是那一些細枝末節。”

大臣恭敬應是。

皇帝道:“如今世家勢力大不如前,前朝,后宮,各式力量抗衡,朕的天下和臣民還等著朕,給他們規劃一個更為美好的未來呢。”

皇帝起了身,伸了伸懶腰:“往后回顧,要淡,重要的是當下,和未來。愛卿,隨朕上御書房批折子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