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漁舟逐水愛山春(下)




世隱見過的容顏姣好的如花女子也不在少數,所以這名姑娘雖然長相也屬于上等姿色,在世隱眼中卻也不算什么。然而世隱就是很突然地對她產生了些興趣,想要……更深入地了解她一二。

問了女子名字,世隱微微松了口氣,女子卻忽然輕笑了聲,轉過身來雙手抱臂,微微偏了頭瞧著他說:“這是那些登徒子跟女子搭訕常說的話,你倒是學了個十足十。”

世隱臉頰微微紅了紅,在薄荷和荸薺吃驚的眼神中輕聲說道:“或許是我唐突了,可是姑娘,我……我想跟你做個朋友……”

女子身形高挑,瞧著年歲不大,卻一個人出來行走,不像尋常人家的姑娘,薄荷斷定這女子怕是有些背景復雜,拉了拉世隱想讓他不要跟來歷不明的人糾纏。世隱卻是拂開了薄荷的手,只笑望著女子,眼神中帶了些期待。

女子想了想,看著世隱道:“我姐跟我說過,不認識的人要想跟你做朋友,如果那人真誠的話,首先要做的不是問你姓甚名誰,而是自報家門以示對你的尊重。你說你想跟我做朋友,是不是該先報上你的大名?”

世隱猶豫了下,點頭道:“姑娘可以叫我世隱,我是京師人士,出來……游歷散心的。”

女子挑挑眉:“就那么簡單?”

世隱頓了頓,還是點了點頭。

然后便吃驚地看著女子掂了掂包袱,輕笑一聲轉身便大步離開,清越的聲音傳來:“名字是假的,地方可能是真的,不過我沒看到你的誠意。所以,后會無期啦!”

她走得瀟灑,世隱看得略有些癡。

薄荷氣憤不平地道:“這姑娘可真是給臉不要臉。我們家世子……”

抱怨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旁的荸薺拉了拉袖子。薄荷抿抿唇,看向世隱,卻見他們一向淡漠的世子嘴角微揚,臉上掛著一抹發自內心的淺笑。

向來郡王世子的笑便是空泛的,就連郡王爺也說過,讓郡王世子笑的時候能不能不要跟戴了個面具似的,這看上去很假。薄荷和荸薺伺候郡王世子多年,自然知道郡王世子笑起來是什么樣子的,所以薄荷看到郡王世子這般模樣的笑。下巴都險些掉下來。

郡王世子……真心笑了呢。

荸薺上前低聲詢問道:“世子,需要讓人去探查那姑娘的身家背景嗎?”

世隱緩緩收了笑,搖了搖頭。

荸薺不解。薄荷也不解,他本就比荸薺急性些,當即便問道:“世子明明對她感興趣,何不查清楚了她的來歷,要是是個清白姑娘。帶回京師去也無不可,正好王爺也記掛著世子膝下香火的問題……”

話還沒說完,薄荷便打了個寒噤。郡王世子冷凝著眼看著他,當即讓他話都說不出來。

良久,世隱才收回視線,垂下眼簾。道:“女子,不是承繼香火的工具。”

頓了頓,他又說:“如果真是有緣分。以后還會與她相見的。”他有些喃喃:“若是能跟她做朋友,想必是一件很快樂的事。”

此后兩個月,或許真的是緣分,世隱總是會不期然地與那名姑娘相遇。她總是一個人背著包袱,爬山也好。泛舟也好,臉上總掛著快樂的笑意。笑聲清脆悅耳。對于一而再再而三地遇見世隱,她除了有些驚訝之外,也并沒有多余的表情,更加不會因為世隱的出現而放棄了屬于她自己置身山水之中的快樂。只是時間長了,每一次世隱都是與她打過招呼后便老是望著她笑,也不多言打擾她,還是讓她有些懊惱的。

于是這一天在會仙樓,女子徑直坐到了世隱的對面,屈指在他面前扣了扣,直截了當地問:“你能不能別老跟著我啊,我都說了后會無期了,這樣顯得我說話很沒有誠信。”

世隱笑了笑,搖搖頭說:“我沒有跟著你。”

“那你意思是,我們一再相遇,是緣分了?”

世隱點點頭,輕道:“或許是的。”

女子若有所思,又是細細地上下打量了世隱一番,視線挪到他身后兩個努力強裝鎮定,眼神兒卻一直往她身上瞟的下人身上,撇了撇嘴說:“這說辭真讓人無法相信。”

世隱溫和地笑道:“姑娘難道不信緣分?”

“信啊。”女子笑道:“好比我三哥和三嫂,那就是很深的緣分。再好比我大侄兒和他家那位還不肯跟他回家見我大哥大嫂的準媳婦兒,那也是緣分,雖然用我姐的話說,那很狗血,可那也是緣分。”

興許是想起了什么,女子兀自笑了起來,笑地還無法收斂。

世隱好奇地看著她,女子捂住了嘴低咳了兩聲,說:“抱歉啊,我忽然就想起我大侄兒的一些糗事,見笑見笑。”

女子無章法地抱拳拱了拱手,又笑了起來。

薄荷低聲對荸薺說:“神經……”

女子停住笑,道:“我耳朵好著呢,你怎么老喜歡在人背后說人壞話?”

薄荷又被逮了個正著,有些面紅耳赤。女子卻也沒揪著他不放,將話題拉了回來。

“好吧,你說是緣分,那或許就真的是緣分。我下一站是去徐州,這緣分可以避免了吧?”

女子這是明確地告訴他,她要往徐州去,讓他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都別去徐州了。

世隱有些黯然,他自小身體孱弱,那些王公貴族的少爺公子們都不喜歡跟他玩,怕他出事惹他父王發怒,畢竟他父王軍功顯赫,身上自然而然帶了一股殺伐之氣,讓人心驚膽寒。久而久之,他覺得孤獨寂寥,性子也越發淡漠了起來。

她的出現就像注入他生命中的一抹陽光,那么璀璨閃亮,讓他的人生中多了一份明亮的色彩。他想掬起這一抹陽光,讓它能融入他心里去,可這抹陽光卻要離開他。

也是,他是個大概活不過二十的人,又何必成為別人人生當中會戛然而止的一處殘影呢?

世隱低下了頭,良久方才悶聲地說:“姑娘隨意吧,是我給姑娘添麻煩了。徐州……我不會去。”

事實上,他下一站的確是打算去徐州見見江南風光的。這樣一想,那他和這姑娘的緣分,其實的確存在……

女子略有些意外,薄荷和荸薺齊齊上前一步想要說什么,卻覺得喉嚨口略堵,說不出話來。

女子撐了頭仔細端詳世隱的表情,良久后方才站起身,有些遲疑地看了世隱一眼,說:“喂,這次是真的后會無期了啊。”

世隱笑著看向她,點了點頭。

女子背起包袱,沖世隱招了招手,轉身離開了會仙樓。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她沒有往徐州去,卻是轉道去了揚州,行了兩個月,沒有碰見那名男子。

本以為他口中所謂的緣分就算了了,可沒想到,來到揚州的第三晚,揚州城中一位大戶給其母祝壽,夜晚放煙花,眾人都圍了那邊兒去瞧這美景,她也去了,人群喧囂太擠鬧,她怕被擠壞了,便只到那大戶臨河的宅子對面看著,這里人少些,還有個只有寥寥幾人的亭子。夜色中看不大清,她大步朝著那亭子走去,卻沒想到那里面的幾人,竟然便是之前的那男子和他的奴仆。

世隱更是意外:“你不是……你不是說你去徐州嗎?”

女子深深地嘆了口氣,問他:“喂,你到底是不是跟著我的啊?”

世隱搖頭,臉上卻是笑了起來。薄荷和荸薺很是松了口氣——因為兩個月沒再露過哪怕是戴著面具一般的笑的世子,這次見到這姑娘后,是真的又笑了。

“姑娘,我……”

“你想說這是緣分吧?”

女子抬頭看著對面頭上絢爛的煙花,抱臂歪頭看著比自己高一個頭的世隱,扁了扁嘴嘟囔道:“怎么老是遇見你……”

世隱笑了:“姑娘,這是緣分。”

正當此時,人群齊齊驚呼一聲。

對面宅子射出一道沖天強光,“砰”的一聲爆裂開來,像雪花一般的禮花簌簌而下,比方才放的那些眼花更要美而壯觀。

“真舍得花錢啊……”女子嘖嘖道:“你知道這禮花叫什么名兒嗎?”

世隱搖頭。

女子說:“這禮花叫千樹萬樹梨花開,模仿的就是梨花遍開的景象,很漂亮吧?”

世隱點頭。這禮花他見過,在京師之中各種宴會之上。但這也不算是很貴重的。

世隱道:“是很漂亮。”

話音剛落,世隱便怔愣了。

方才……他好像并沒有關注千樹萬樹梨花開的盛景,他的目光,一直膠著在女子的臉上。

她側對著她,煙花禮光射在她臉上,隱隱綽綽像是發著光,映襯著對面那美麗的景色,真是一幅美妙無比的畫面。那一刻,他聽到了自己心弦“唧”一下的聲音。

心跳得有些快了……

世隱摸著心口,目光仍舊落在女子的臉上,對面人群一浪高過一浪的喧囂仿佛在耳邊消失了,他看到女子朝他望了過來,眉眼含笑,眼睛彎起來像極了天上彎彎的月牙。

他聽到她說:“喂,本姑娘今天心情好,告訴你本姑娘的名字。”

她說:“記好了啊,我叫李歌。”

昨晚畢業聚餐,喝多了些……回來直接睡了,這是補昨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