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漁舟逐水愛山春(上)




京師之中達官顯貴皇親國戚自然數不勝數,各世家盤根錯節牽一發而動全身的關系網也是固若金湯,在這些天之驕子,顯貴命婦當中,最得人注意的自然是居于金字塔頂端的那少數幾個得天獨厚勛爵昭著的人。

寥寥幾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者,更是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平郡王六十有三,不惑之年方才得了一子,珍之如珠,寵之如寶,真可謂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平郡王軍功顯赫,許是早年間殺伐之氣太盛,沖了子孫命脈,獨得一子,其子卻又身體孱弱,御醫院醫正曾委婉地告知平郡王,郡王世子怕是活不過二十。

平郡王傷感之余,不得不為自己命脈打算,自小并不曾看顧著自己兒子念書習字,只讓他想做什么便做什么,絲毫不約束他。奈何此子卻極愛吟詩作畫,游歷山水,心性更是豁達,性情開闊,談吐不凡,見識不俗,讓當今圣上也十分贊譽。

郡王世子十六歲時,平郡王便張羅著要給他娶世子妃,納世子嬪,廣納姬妾,好傳承香火。豈料郡王世子并不熱衷于男女之事,只收過兩個通房丫鬟,此后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絕了平郡王要為其張羅婚事的美意。

平郡王自來順著世子的心意,可在這件事情上卻極為堅持。

郡王世子拗不過他,在平郡王定下一家千金,準備行六禮最初之禮的前一晚,帶了幾人連夜離開了郡王府。

那一年,郡王世子十八歲,離醫正斷定的殞命之年只剩兩年。

風輕云淡,泛舟湖上,世隱覺得今日天氣極好。昨夜他受了點兒涼。晨起后有些咳嗽,被這微微的清風一吹,倒是頭腦清明了不少。

薄荷近前來低聲道:“世子,咱們也出來有一年的日子了。是不是該考慮回京之事?”薄荷有些憂慮:“王爺年邁,只有世子一個兒子,世子出來一年,王爺想必也是知道世子的下落的。周圍那些隱形著保護世子的人世子也都清楚……”

世隱淡淡地笑了笑,從手中拋出魚食,看著河面上泛起的成團的魚群,輕聲道:“父王老當益壯。就算是到了耳順之年,也依舊耳聰目明。我怎么逃得過他的眼睛。”

“那世子……”

“我只是不想回京師罷了。”世隱輕笑道:“薄荷,你難道不覺得離了京師。連呼吸都自由許多?”

薄荷并不理解世隱的感慨。世隱嘆笑道:“我只有離了京師,方才覺得這一方天空是澄凈的。京師對別人來說,是至高追求的地方,對我來說,卻也只是個牢籠。”

薄荷搔了搔頭,還是低聲問道:“那世子打算什么時候回去?”

“暫時不回去了。”世隱笑了笑,見薄荷還是一臉憂慮。言道:“我的身子我知道,二十歲不是還差一年嗎?況且,說不定二十歲到了,我也沒撒手人寰也說不一定。”

薄荷臉色一變,聲音僵硬地道:“世子莫說這些話……”

世隱含笑正要答話,忽然聽到船頭船艙好像有些騷動。薄荷忙站在了世隱跟前,戒備地盯著船頭。

荸薺小跑著過來道:“沒事沒事,是個姑娘,把個登徒子踢下水去了。”

薄荷聞言,扭頭對世隱抱怨道:“世子,小的早就勸過你,獨租了一條船為好,免得發生這些意外……”

抱怨的話還沒吐完,世隱便擺了擺手說:“要是一個人,豈不少了很多樂趣。”

薄荷正要接話,船頭處卻傳來一聲清亮的女子嬌斥聲:“誰敢把他拉上來,姑奶奶就踢誰下去!”

“喲呵,這姑娘可真夠狠的。”薄荷立馬扭頭朝船頭看去,世隱也是挑了挑眉,兩邊人道分開,只見一身著嫩綠色的高挑姑娘大步朝船尾走了過來,身上衣著簡單,頭上、身上、手上都沒有任何的墜飾,本來該是很樸素,瞧著貧窮的樣子,可偏生她生了一雙狹長的杏眼,此時正是怒氣沖沖,行走起來動作幅度又較大,看著便氣勢凌人,不像一般人家的姑娘。

“這位姑娘,您行行好,這、這要是鬧出人命……”船家忙告饒請求,女子手往腰上一叉,道:“哪里就會鬧出人命,你當你船底下這湖有多深?頂多讓他嗆兩下,真出了人命,那也不用你負責!”

女子抬腳搭上欄桿,低頭沖船尾下邊兒的湖水道:“老流氓,水里涼不涼快?姑奶奶免費讓你洗個澡,你好好清潔清潔自己,洗干凈了爬上案去以后好重新做人!”

世隱微微偏頭,眼睛好整以暇地看著那位女子,嘴里卻問荸薺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似乎是那位姑娘被下邊兒水里那中年男子給……騷擾了,然后那位姑娘就把人給踢了下去。”荸薺頓了頓:“瞧那男子的裝扮,應該是個混混。小的瞧著那姑娘倒不是本地人,她所坐的位置上擱了背包,應當是趕路的。”

“背后說人閑話先看被說的人在沒在邊上,拙劣!”荸薺話還沒說完,便聽女子的嬌斥聲在耳邊響起,回頭一看,那名女子正微微挑眉看著他,說:“我不是趕路的,我是出來游玩的。你的觀察能力還可以再精進些。”

“臭丫頭,你給我等著!”水下的人好不容易抓住了船體的繩子,不算厲害地威脅。

女子嗤笑一聲,理也不理,只是虎視眈眈地看著周圍的人,不許他們去拉那人上來。

世隱細細看了女子半晌,方才言道:“姑娘,得饒人處且饒人,他得罪了你,合該受到懲罰,但讓他泡在水中,想必也有些不妥當。”

女子偏頭看向世隱,從上到下打量了他一遍,忽然文不對題地問道:“瞧你的模樣,臉色不大好,身上卻又有一種養尊處優的優越感。你是出來閑散心情的,可能身上還有些疾病,家中有一定的勢力。我說得可對?”

世隱訝異了下,倒也并不藏著掖著,點了點頭。

“那就不奇怪了。”女子笑了一聲,徑自走回船頭取了自己的包袱,又返了回來,不客氣地坐在了世隱的對面,說:“其一,你身子不好,可能是想積德行善,所以勸我饒了他;其二,你出來閑散心情,不想聽到有人大喊大叫破壞了你的好心情;其三,你家中有勢力,所以把人命看得并不重,你要我饒了他,其實是在施舍你的‘善良’。這三點,你是哪一種?”

世隱被問住了。老實說,這對他而言是個難題。他到底是個郡王世子,雖然喜好游山玩水,喜歡吟詩作對,但他身子不好,平郡王護得很緊,世事人情上他知曉一二,卻并不精通。

薄荷有些怒氣,剛想訓斥這女子大膽,又聽女子說道:“如果是第一種呢,那就免了,他行為不端,瞧那樣子也是個老油條了,以往這樣騷擾女子調戲良家婦女的勾當想必也沒少做,而且現在還吵吵嚷嚷的,毫無悔過之心,你要想積德行善,想必讓他待在水里,這功德還要大些。如果是第二種呢,那我也只能說抱歉了,已經打擾了你的好心情,我也沒辦法,可就算把他拉上來,你的心情也不會好了。至于第三種,還請你把善良收回去,當事人是我不是你,你沒那種資格和權力要求我怎么做。”

“大膽!”薄荷當即怒叫,女子平靜地道:“我膽子的確很大,不過不需要你提醒我。”

女子站起身,挎上包袱走到船尾處,蹲身撿起船尾的一粒石子,朝水下那喋喋不休的男人扔了去。“咚”的一聲輕響后,男人大叫一聲,怒罵道:“你個臭婊——”

“我改變主意了。”女子聲音很好聽,像黃鸝鳥兒唱歌一樣清亮:“方才我說讓你洗干凈后上岸重新做人,不過看來你對此很有異議。那么,等船靠岸了,本姑奶奶不介意把你揪到衙門去。聽說你們這兒的縣衙還蠻公正清明的,似你這等小人,拘上你十天半個月的也好,讓那些受你欺負敢怒不敢言的人也松快上幾日。”

不久后,船上了岸,世隱本該往南去的,可不知怎么的,腳不由自主地跟著那名女子往縣衙方向去。

女子回頭看了他一眼,倒也不說話,只拽著罵罵咧咧的男子一路行到衙門,將人扔在了衙門口,敲了鳴冤鼓。

世隱一直在一邊看著,瞧著那女子將人送到衙門去后陳訴實情,與衙役們打交道,落落大方,毫不膽怯,心中頓時對女子起了一股欽佩之意。

等事情解決后,女子挎著包袱出了衙門,往一邊大道上走。世隱跟了上去,沒走兩步,女子回過頭說:“這位公子,你別跟著我,熱鬧你也看完了,我覺得也差不多補償了你的好心情。你要再跟著我,衙門可就在邊上,還是說你想讓我也送你進去?”

薄荷又是大怒,可這回還沒等他喊“大膽”,世隱卻笑了。

他長得并不俊朗,是那種丟在人堆里也找不出來的平凡相貌,可他周身的氣質卻讓他顯得與眾不同。

不過女子卻絲毫沒被他迷惑。

世隱溫和地看著女子,頭一次覺得心跳地有些快。他舔了舔唇,臉上還是保持著笑容,問:“姑娘,能否告訴在下,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