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友之膠漆亦夫妻




荷花村是益州府輝縣下的一個寧謐村莊,近些年來這村子大抵也是走了運道,村中的人一個個接連都富裕了起來,好些都在鎮上有了居所,甚至是舍了田野鄉村而去到鎮上,其中很多壯勞力也跟著出去闖蕩天下,掙的錢并不比在家一年四季種地來得低。

人少了,地空出的便更多了。

荷花村地比水塘的面積要少,早些年荷花村不富裕,守著一個個天生野荷塘只當觀賞用,不敢觸動“荷花神”,十幾二十來年前,李家女嫁進荷花村關家,說服其夫挖塘開渠,種植蓮藕并同時養魚,開始打破了荷花村固步自封,拿金子當沙子的現狀,荷花村的格局開始變化。

好些年過去了,荷花村的壯勞力們都不甘寂寞,眼紅關家諸人生意的成功,效仿關家的人去外面更廣博的世界去闖蕩,留在荷花村中侍弄土地,守著荷塘的青年越發少了。

套用已經是荷花村前輩級的村長孫鴻雁說的話:“這些年輕人啊,吃不得苦受不得累,就只有一腔花不完的熱情,可惜喲,可惜……”

不過孫鴻雁每每都會以這樣一句話作為結束語:“好在這些后生里邊兒,還有個錢學康肯守著父輩留下來的基業,這才是漢子。”

錢學康此人在荷花村人盡皆知,他的名聲大噪綜合了許多復雜的方面,當然,這都是從他生母嫁到關家后開始的。他的繼父和生母有輝縣最大的養豬場子,各大酒樓每日都會從他家中預訂豬肉,大戶人家有宴席要宴客也總會給他家下訂單。同他一樣不是關家血脈卻也是關家一份子的堂兄弟通過科舉考上了御醫院醫師,正式進入了仕途。他伯母的親妹是郡王妃,宰相門前還五品官呢,他這關系離得也不是太遠,追究起來那也是很近的關系。

雖然這些方面的因素零零總總細算起來其實很多。但真正讓他使得整個荷花村人人都認識他的,卻是因為他那一場極富爭議性的婚事。

當然這都是幾年前的事兒了……

話說當年,錢學康二十歲,其母心急于他的婚事。幾次三番在他面前提了成親的事情,錢學康都不耐煩地給躲開了。

少時他身體不好,后來身體好了,也念了書。他聰慧是聰慧,卻不肯下苦功夫,所以在考核上也一直馬馬虎虎。識完了字,開始寫文章做策論時。他委實覺得適應不良,干脆稟明了父母,言明不想再念書下去。還不如趁著年輕學點兒本事。有手藝在身也不怕怕將來挨餓。

他家中環境好,哪能讓他挨餓?其母雖然遺憾于他不能與其生父一樣考個功名,但細細想想也覺得,反正家中不會讓他餓著冷著,家底兒厚,孩子想做什么都行,便也遂了他的心愿。

錢學康的繼父卻對他的選擇大加贊賞。很是栽培他,帶著他去巡視豬場,教他一些種糧的技巧和方法,認真地與他溝通交流。

沒幾年的時間,錢學康倒也學得了些農事,精通談不上,但與那些老農聊起天兒來,他也一點兒不生疏。

與此同時,他和孫家云靜的傳言也甚囂塵上。

這倆孩子是打小就認識的玩伴,孫云靜比錢學康小上好幾歲,但這并不妨礙他們走得很近。錢學康不念書了,有更多的時間在村中行行走走,與孫云靜的來往也更加頻繁。

當然,這兩人也沒說破,一直只以親密朋友的關系來往,對外人的指指點點也不知道是不知道呢,還是知道了卻視而不見。

孫云靜是個美人兒,容貌嬌艷,帶了股妖媚。別人都說她這承襲了她生父母的十成相貌。

流言便一時緊一時松地傳了下去,孫云靜沒有理會,錢學康性子略有些大咧咧,也不曾理會,直到他二十歲還沒說親,其母急了,逼問他到底要如何,言稱村中都說他與孫云靜的閑話時,錢學康才真正開始正式這個問題。

沒等他思考出個所以然來,孫云靜的親娘孫氏便風風火火地殺上了門來。

據說孫氏年輕時也算是個美人兒,孫家覺得她給家中帶來了好運,疼她疼得如珠如寶的,但也讓她養成了一副刁蠻任性的性子。長大成人后嫁人生子這此種中間過程不一一細說,單說她現在虎背熊腰膀大腰圓的殺氣騰騰的模樣,便足以讓人望而卻步。

錢學康很厭惡她,原因也只有一個——她對孫云靜相當不好。

因為她只有孫云靜一個閨女,她認為,是孫云靜的出生克了她今后的兒女,她覺得孫云靜是個命硬的人,既然克得弟弟妹妹都生不出來,那說不定以后還會克她。

孫氏叉腰站在門口,大聲吼說:“你個小兔崽子,別打我家闖兒的主意!老娘立馬就要把她嫁到州府一位富貴老人家里去了!她以后吃香的喝辣的,是要跟你個窮小子下河摸魚?你給老娘有多遠滾多遠!”

孫氏口中的那個富貴老爺據說已經五十歲了,他喜歡年輕貌美的姑娘,家里姨娘不少,卻總覺得差一位,就跟女人總覺得自己箱子里永遠少一件衣裳一樣。孫氏覺得孫云靜長相極好,又是個命硬的,要是嫁過去之后克死了糟老頭子他們一家,那那位富貴老爺的家財不全都落自己閨女腰包了?

孫氏在錢學康面前大放厥詞了一番,然后得意洋洋地揚長而去。

一旁聽著的錢學康的娘氣得不輕,給錢學康下了最后通牒:“你要是有那個心,娘也不說別的,云靜那姑娘娘從小看著她長大,倒也不討厭她,你有本事就把她給娶進門來。你要沒那個心,你就最好跟孫家姑娘斷得一干二凈的,別再跟她不清不楚讓人家說道,也省得你爹跟我還為你的親事勞心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云靜她娘跟你爹有那么一層關系。”

是了是了,孫云靜的親娘曾經是錢學康繼父的妻子,她紅杏出墻和孫云靜的親爹茍合懷了孫云靜。在懷著孩子的時候被錢學康繼父掃地出門,后來她嫁給了孫云靜的親爹。

錢學康苦思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他便去了當時救孫云靜的林子,身邊跟著這些年一直跟在他身邊的二黑二黃。

巧的是。孫云靜也在。

兩個人默默對視了良久,孫云靜率先開口說道:“我知道我娘昨天去你家里鬧了。”

錢學康還沒回答,孫云靜又道:“我為她的行為跟你道歉。”

“我……”

“我娘說要把我賣給那位富貴老爺。”孫云靜目光灼灼地看著他,眼神逼迫地他根本不敢閃躲:“我是不樂意的。”

良久。錢學康才擠出一句:“你個傻妮子,你不樂意她還能逼你?你爹說話不管用不是還有他的拳頭嗎?”

孫云靜搖頭:“外公他們都老了,娘體形又這么壯碩,他們拗不過她。爹這些日子都臥床不起。如何管教得了娘?”

錢學康便又是沉默。

孫云靜跟著靜默了良久,悠悠地說:“你二十歲了,平常的男孩子到了你這年齡。有的都有兒女了。叔叔嬸嬸要給你說親也是正常的。”

錢學康吶吶地“嗯”了聲。

孫云靜說:“我也到了要出嫁的年紀了。別人都說我長了張狐媚子的臉,以后躲不過給人做妾,可我不愿意。”

錢學康又吶吶地“嗯”了聲。

孫云靜往前走了兩步,站在離錢學康半步遠的距離,微微探出頭來來仰起頭看他,說:“既然你要娶妻,我要嫁人。都躲不過的,不如你娶我吧。”

錢學康頓時嚇了一大跳,話都說不成一句:“你、你剛說了什么?”

孫云靜重復道:“你娶我吧。”

“你瘋了?”

“我沒瘋。”

“我一直拿你當朋友!”

“我也一直當你是朋友。”孫云靜平靜地說:“你沒有喜歡的女孩子,我也沒有喜歡的男孩子,我們由朋友做夫妻,有什么不好?”

“當然……當然不好!”錢學康在原地來回轉了兩圈:“你到底知不知道夫妻是什么?”

“知道。”孫云靜說:“我娘把春宮畫都給我看了。”

“什……什么!”錢學康頓時面紅耳赤:“你娘怎么……”

“她說我要從現在就開始學習怎么取悅男人,好讓我能把那個富貴老爺迷住,以后能網羅住他更多的家財……”孫云靜默默地看著錢學康:“學康,娶我有那么難嗎?”

錢學康沉默了。

良久后他說:“你知道你娘跟我爹以前是什么關系嗎?”

“知道。”

“那你知道,要是我們成親,外人嘴巴會說得有多難聽嗎?”

“知道。”

“那你知道……”

“我都知道。”孫云靜平靜地說:“你們別當我是個孩子,我從小打到聽到的看到的還能少了嗎?這些我都知道。可是那又怎么樣呢?嘴長在人家臉上,人家想怎么說,我們還能控制人家的嘴嗎?要是在意天下人的看法,那我到底活著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別人?”

錢學康微微低頭,孫云靜說:“學康,像做朋友一樣做一對夫妻,真會那么難嗎?”

錢學康默然,他恍惚間想起他的堂兄弟魏摯揚跟他說過:“有的夫妻,因情結合,有的夫妻,因責任結合,有的夫妻,因信義結合,有的夫妻,因利益結合……不管是出于哪一種目的,結合是事實,而關鍵在于,結合后的磨合與相處的過程。這本身就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你用了心,便不會難。”

錢學康答應了孫云靜的要求,第二天便去孫家提親。

孫氏當然強烈反對,追著孫云靜要打她。孫云靜的親爹從床上爬起來拽下孫氏的搟面杖朝著她的背便抽了過去,打得孫氏嗷嗷叫喚,卻一萬個不敢動手與孫云靜親爹爭執。

孫云靜的爹答應了他們的親事。這件事情在當天便在荷花村中傳開了。

眾人都等著看笑話,暗地里說這倆小鴛鴦總算是在一起了。有的人還拿孫氏與錢學康繼父曾有的那段夫妻關系打趣,說這會兒“哥哥”、“妹妹”在一起,那也算是了功德圓滿,說不定還會代替各自爹娘重續舊緣呢!

迎親的那天,花轎抬著新娘子走到了四分之一,轎底破了洞,新娘險些從洞里掉出去。花轎到了二分之一,打前邊走的轎夫被路上的石頭絆了個大跟頭,差點沒連人帶轎一起摔翻。花轎行到四分之三處,喜娘又出了狀況,一時之間只覺得腹痛如絞,忍不下去,面如金紙,不得不中途從迎親隊伍中退出去解決生理大事。

由此,花轎被抬到關家前時,花轎搖搖欲墜,轎夫個個如履薄冰,喜娘不見蹤影。

旁人指指點點,說這次關家迎親,比起上一次關家老大魏摯揚娶同村孫蘅可要不順利多了,從這看吶,這倆人以后的生活可還有大看頭啊。

錢學康牽著孫云靜下轎,走完拜天地前的所有程序,只等著喜娘趕來。

好在有驚無險,喜娘沒有誤了吉時,趕到的時間恰好,錢學康這才得以和孫云靜拜堂成親。

“禮成”二字還沒被司儀叫出,門口便想起孫氏凄厲的大叫:“闖兒!你個小白眼狼,沒良心的兔崽子,你回來!這小子有哪兒好?比不得他堂兄,連功名都考不得一個,一天到底就種地摸魚跟老母豬打交道,你甘心就留在這鳥不拉屎的破村子里?趕緊跟老娘去州府……”

蓋頭下的孫云靜別過頭,任由人扶著自己去了新房,對孫氏的吼叫充耳不聞。

養育之恩,她還得應該夠多了。

于是這一天,關家喜宴更多的人看的卻是孫氏的鬧劇,那一場婚宴直到后來還一直被人所津津樂道。

“像朋友一樣相處”,這是孫云靜說的話,她這些年也一直這般兌現著自己的承諾。錢學康也如此,荷花村的人常常能看到孫云靜和錢學康在一處旁若無人地說說笑笑,遇到什么事情兩個人習慣了相互找對方商量,甚至每日晚上兩人手挽著手在荷塘邊散步。老古板們說他們這是有傷風化,那些已婚的未婚的婦人姑娘們卻羨慕得緊。

誰說夫妻之間就不能相處地像朋友一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