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4971章 世俗界女子



離開晨星城的時候,林逸眼角忽然在城墻上瞥到兩個熟悉的人影,赫然是中途消失的包佐良和蘇克生。

此時兩人就鬼鬼祟祟的躲在城墻上偷看,蘇克生倒是還好,包佐良則帶著一身的傷勢,模樣那叫一個凄慘狼狽,為了給常命歸報個信結果卻弄成這副慘樣,想想也是心酸。

這次好不容易挑唆了如此強大的高手來對付林逸,結果林逸卻還是平安無事,這個結果實在是令兩人憋了一肚子的晦氣,包佐良這一身的傷算是白費了。

但是林逸已經成長到如此可怕的地步,他倆就算不甘心又有什么辦法,難道還能找出常命歸更狠的人來對付林逸不成?

好在林逸總算走了,這對兩人來說是唯一的好消息,要不然以后待在晨星城可得提心吊膽呢,萬一被林逸察覺到是他倆在背后挑唆,后果著實不堪設想。

兩人的擔心并不是沒有道理,事實上林逸確實已經猜到他倆在背后動的手腳了,畢竟兩人在雷動平原島神秘消失之后,緊接著常命歸就殺了過來,這點蹊蹺就算當時察覺不到,但事后總能反應過來。

林逸似笑非笑的瞥了兩人一眼,隨后就離開了晨星城,并沒有要收拾這倆人的意思。

倒不是他不能,而是沒有這個必要,這兩人在他眼里不過就是跳梁小丑,不僅是對他自己,就是對王心妍她們也造不成任何威脅,如今晨星學院幾乎已被林逸經營成了自家勢力,別說是區區包佐良,就是他老子親自出馬都沒用。

一路無話,數日之后林逸便出現在了翔云學院的地界。

他本來還想著要是再遇上西山大能就有意思了,這不是沒有可能,邪修一般都是十分記仇的,西山大能不敢進入晨星城,說不定就一直在外面守株待兔呢!

不過從結果看來林逸還是想多了,這都幾個月過去了。西山大能又不是吃飽了撐的,怎么可能一直守在晨星城外面……

進入翔云學院,林逸很快就引來了周圍路過弟子的圍觀,他雖然不是翔云學院弟子。但經歷過跟冷如風的半月車輪戰,又經過上次巨頭之路的事情,他在這里的名氣已經絲毫不在冷如風之下了。

光天化日被人當成大熊貓一樣評頭論足,林逸不由一陣無語,只得施展蝴蝶微步逃進了新人院。結果還沒等他開口說話,迎面就是一記冰刀劈了過來。

臥槽!林逸嚇了一跳,二話不說揚手就是一道五行八卦殺氣,栩栩如生的八卦蛟龍伴著龍吟聲直接纏上了頭上這把巨大的冰刀,瞬間便將其絞得粉碎,連帶著厚重如山的刀勢也被抵消得一干二凈。

“如風,不認識我了?”林逸似笑非笑的看著院內這人。

“啊?老大?”冷如風頓時吃了一驚,看清楚林逸的長相之后不由得老臉一紅,他剛剛察覺到有人迅速沖入新人院,還以為是意圖不軌之輩。所以毫不猶豫就選擇了出手,哪想得到這人竟是林逸啊。

“如風你的實力精進了不少嘛,出手之快連我都差點中招,還好我反應夠快。”林逸笑道。

“老大過獎了,我這點進步跟你比起來實在是微不足道,這才過去短短數月,老大你就成長到了如此強悍的地步,聽說連開山期巨頭都能戰勝,真乃奇跡啊!”冷如風眼睛放光的感嘆道。

想當初林逸剛才東洲的時候,跟他動手基本上就是被他一邊倒的全方位壓制。就算鏖戰了半個月,林逸實力提升也遠沒有這么明顯,到最后還是靠著消耗戰才逼得他不得不認輸,而現在。林逸輕描淡寫就攔下了他的攻擊,孰強孰弱一目了然。

“哦?這事連你都知道了?”林逸聞言一愣。

“這不奇怪啊,這次去參加巨頭之路試煉的弟子已經回來了,老大你的事情可是被傳得沸沸揚揚,何況就算我不出去外面,在這里也能聽到老大你的事情。”冷如風理所當然道。

“這里新人院也有人說?誰啊?”林逸有些詫異道。

“我嘍!”霍雨蝶的聲音忽然從房間里面傳來。隨后就見兩道嬌俏的身影如乳鴿一般飛了過來,直撲林逸懷中。

“林逸,你可回來了!”寧雪菲抱著林逸歡喜道。

“是啊,我回來了。”林逸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隨即轉頭對冷如風道:“我在這里不會待太久,你去幫我把江河海找過來吧,我有事跟他說。”

“是。”冷如風點點頭,轉身出門。

“林少俠,靈茶已經備好,請進來歇息吧。”楊千雪俏生生的站在遠處招呼道。

“好,有勞楊姑娘了。”林逸點點頭,隨即就在霍雨蝶和寧雪菲的簇擁下走進房間,三人一邊喝茶一邊聊天。

“話說雨蝶你怎么過來了?”林逸有些詫異的問道,之前可是說好會去晨驕學院找霍雨蝶的,沒想到她居然自己跑到寧雪菲這邊來了。

“因為我知道你肯定會先來翔云這邊啊,所以就過來嘍。”霍雨蝶揚眉一笑道。

“霍姐姐特意跑來這里,其實就是為了能跟你多待一會兒哦,很感動吧?”寧雪菲在另一旁抱著林逸的手臂嗤嗤笑道。

“菲菲你說什么呢!”突然被道破女兒家的這點小心思,霍雨蝶頓時俏臉一紅,兩女隨即歡聲笑語的鬧成一團。

林逸笑呵呵的陪著兩女嬉鬧了一陣,等到她們氣喘吁吁的重新坐下,這才開口問道:“對了雨蝶,之前我拜托你查的事情,有什么新進展么?”

“你是說那個世俗界女子?”霍雨蝶攤了攤手,無奈搖頭道:“我這次回來重新找人查了一遍,還是一點音訊都沒有,從她上次突然失蹤之后,整個人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一點線索都找不到。”

“這樣啊,那也沒辦法。”林逸有些遺憾和擔憂的嘆了口氣,自從聽說這個身份不明的世俗界女子那一天開始,他心中就一直都牽掛著這件事,一直在擔心這會不會是自己認識的人,只可惜現在來到東洲卻連對方一點線索都找不到,實在是令人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