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3502章 投靠和慫恿



(歡迎您,請:,)

婁太鞋看到這兩個人居然如此牛逼,進門居然還有天階高手幫忙開門,肯定是狠人無疑了:“小手,這是什么來頭?”

“前面那個不認識,后面那個我看過畫像,是張乃炮了,就是被譽為除林逸外第一狠人的人。”屠小手解釋道。

“他就是張乃炮?”婁太鞋的眼中閃過一抹興奮的精光,沉吟了一下,快速的跑了過去:“炮哥啊,久仰大名!”

張乃炮一愣,有些奇怪的看著婁太鞋,確定自己壓根就不認識他也沒有見過他,才道:“你是誰?你認識我?”

“炮哥,我來自異域,是異域深淵沼澤派的,我叫婁太鞋!曾經多次聽說過炮哥的大名,我這次前來,就是為了投靠炮哥的!”婁太鞋連忙自我介紹道。除了中原的上古門派之外,在異域還存在著一些家族和門派,只不過這些門派平日里和中原都沒有往來,各自過著各自的生活,只有在天階島要開啟的時候他們才會出現。

婁太鞋之所以投靠張乃炮,其實也是為了要出口惡氣,他之前先和蕭然沖突,又和林逸沖突,天然的,就沒法投靠林逸了,投靠過去估計也不受待見。

而他心里面也是不服,想要教訓一下林逸和蕭然,那么最好的選擇就是張乃炮了!聽說張乃炮和林逸有仇,而且也是相當厲害的存在,只要挑撥得當,那張乃炮肯定會和林逸再次沖突,到時候自己就可以暗爽了。

說實話他還是陰暗心理作祟,認為林逸在他教訓蕭然的時候被削了面子。

“哦?”張乃炮有些納悶了,怎么異域的還知道自己?要是中原這邊的投靠還情有可原:“你是什么實力的高手?”

張乃炮要確定一下這人是不是實力太低投靠自己想要得到自己的庇護,好在試煉中混分來了!張乃炮不介意收一些強大點兒的小弟,就像當初林逸收了一堆小弟一樣。

但是關鍵問題是,他不能收一個累贅,去試煉了還得照顧小弟,那就有些事兒多了。

“我是天階后期巔峰大圓滿實力的高手。”說著。婁太鞋將自己的實力展露了出來,然后又指著屠小手道:“他也是我的朋友,一樣的實力!”

屠小手雖然不知道婁太鞋為什么投靠張乃炮,但是在試煉中有個強人罩著肯定是一件好事兒,他之前投靠婁太鞋其實也是為了在試煉中找到一個靠山,不然他人單力薄,怕在試煉里面挺不住直接掛掉。

“炮子。既然這兩位誠心當你的小弟,那你就收下吧!”鐘品亮看了兩人一眼淡淡的說道。

“是,亮哥!”張乃炮連忙點了點頭,道:“好,既然如此,那你們就跟著我吧。這位乃是我的老大鐘品亮,也是我們明日復明日教派的狂龍祖師,你們要放尊重一點兒!”

“啊!”婁太鞋下意識的看了鐘品亮一眼,這么年輕就被稱之為祖師了?還真是厲害啊!不過想到明日復明日教派的邪氣,這么年輕是祖師也不

足為奇了:“小弟拜見狂龍祖師!”

屠小手也連忙過來和張乃炮、鐘品亮問好。

“恩,走吧,一起吃點兒東西。這一路上,我要餓死了!”鐘品亮擺了擺手,示意大家先去吃飯。

“不好意思,請你們做一下登記可以么?”那八卦袍掌柜小心的走了過來,他已經確定了來者的身份了,所以不太敢造次。

“登記你媽個x,你覺得我是冒充的嗎?”鐘品亮一巴掌將八卦袍掌柜甩了個跟頭!他現在不是普通的鐘品亮了,而是狂龍祖師鐘品亮。這個天階島計劃,當年就是他和玄塵老祖一起發起的,所以也就是玄塵老祖來了能和他對話,換個其他的人,鐘品亮他跟就鳥都不鳥!

明日復明日教派,是開啟天階島中,不可缺少的一個門派!而張乃炮。則是其中不可缺少的一個人選!張乃炮的職責,就和其他的傳承者一樣,吸收天階島入口陣法中的五煞魔氣,減輕傳承者們的抵御壓力!

也只有張乃炮這樣的人。可以吸收五煞魔氣,所以鐘品亮有他的傲慢資本!你玄塵老祖不找我們,那也不能夠開啟天階島!

只不過后來狂龍祖師死了,明日復明日教派才有些沒落,玄塵老祖有些不甩他們了,但是現在,鐘品亮復活了!

“不敢……”那被打的八卦袍掌柜面帶苦澀,他沒想到明日復明日教派的人如此霸道,但是卻也不敢再盤問了,只能讓他們進去,而他則是偷偷的撥通了玄塵老祖的電話……

鐘品亮帶著張乃炮大搖大擺的向餐廳的方向走去,可是剛走了一半路,卻被婁太鞋給攔住了:“等一下啊!”

“你干什么?”鐘品亮一愣,有些不高興了:“有什么事情吃飯的時候再說,你攔住我做什么?”

“不是啊,是有個重要的事情要提醒老祖啊!”婁太鞋說道:“餐廳里面,現在有個狠人正帶著家眷用餐,不讓其他人進去啊,進去就要挨收拾了!”

“什么?!誰這么囂張,還敢一個人霸占餐廳?這不是我經常干的事兒嗎?”鐘品亮頓時樂了:“我鐘品亮活了這么大,敢在我面前裝逼的,那還真是沒幾個!”

“是啊,不過這個人很囂張的。”婁太鞋點了點頭:“剛才,我和屠小手都被他給嚇唬出來了!”

“真熊包,這就被嚇唬出來了?里面的是誰,我倒是要看看,是不是也要把我嚇唬出來!”鐘品亮冷笑了一聲,滿不在乎的說道。

“對,看看到底是誰嚇誰!”張乃炮也是點了點頭,他神功初成,正想發揮展示一下呢,就有不開眼的送上門來了。

“那個人說,他叫林逸……”婁太鞋弱弱的說道。

“管他叫什么……噶!”鐘品亮一下子停住了腳步,轉頭看向了婁太鞋:“你說什么?他叫林逸?”

張乃炮也是有些愕然,沒想到剛剛來這里,就又和林逸對上了?那還真是冤家路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