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第3443章 殘圖的秘密



(求票!這些日子,魚人照顧小魚人又碼字,睡眠嚴重不足,老婆值白班,魚人值夜班,輪班照顧小魚人,小孩子,一兩個小時就醒來一次鬧著,家里面老人都還沒有退休,只能周末幫幫忙,不過魚人承諾的更新還是不會少的!第1更奉上,一會兒還有1更,周末,是魚人的休息日,會一更,因為,實在是堅持不住,要休息一下了。)

“這么說來,散修就沒有機會了?”林逸微微一愣,這不是等于將散修都拒之門外了么?

“不是的,散修也有機會的,為了平衡,在很多年以前,就制定了散修參加試煉的規則,那就是,擁有天階島地圖殘片的散修,可以憑借其中的一片,作為報名資格,參加天階的試煉!”宋凌蕤說道:“不過,這地圖殘片,當年被藏得很隱秘,估計得到的散修也不多!”

“天階島地圖殘片?”林逸的心中微微一動,莫非是自己……收集的那個地圖殘片?以前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現在看來,還真有可能!

“是的,不過當然不是真的天階島地圖了,而是一份復制的地圖,由五行門當年復制后,裁剪分散出去的,目的就是為了讓這些散修得到,有機會參加試煉!”宋凌蕤說道。

原來是一張入場券!林逸點了點頭,這倒是說得通了,要是真是什么藏寶圖,那少一片都沒有,想要湊齊太艱難了!但是如果是門票,只有其中一張就可以用了!

這也能解釋,為什么這些地圖分散的那么隱秘了。

“那我,如果沒有地圖殘片,是不是就不能去了呢?”林逸不動聲色的問道。

“理論上是這樣,但是這一次,為了讓我能夠擊殺你,所以海外修煉者協會安排了我去參加試煉的資格,而姐夫你,也會被允許參加。”宋凌蕤說道。

“這是為什么?海外修煉者協會有這么大的能耐,能影響到五行門的決定?”林逸微微一愣:“可是不對呀,五行門現在和那個中心合作,所以五行門和你們海外修煉者協會應該是對立的了,怎么能夠影響呢?”

“對立的,只是我自己啊!”宋凌蕤苦笑道:“其實,我知道一個秘密,那就是,我們海外修煉者協會的會長何彈頭,乃是五行門現在的代理掌門玄塵老祖的弟弟!”

“什么?!”林逸聽后頓時瞪大了眼睛,沒想到這其中還有這種隱秘!這倆人,居然是兄弟?這其中的關系還真夠復雜的了!

“沒有錯,玄塵老祖的真名叫做何潛艇,他們是親兄弟,而且早年,何彈頭也是五行門的人,只不過很早的時候就漂泊海外,創建了海外修煉者協會!”宋凌蕤說道:“也只有我二爺爺這樣的海外修煉者協會的高層,才知道這些秘密的!”

“真是沒想到……”林逸感嘆的說道:“這么說來,何彈頭為了讓你擊殺我,他會讓玄塵老祖幫我安排一個天階試煉的名額?”

“應該是會的。”宋凌蕤點了點頭:“但是現在會不會,就不好說了,畢竟,如果他們溝通一下的話,就可能會泄露你我的關系……”

“我知道了。”林逸倒是也沒有在意,就算不安排自己,那自己也有地圖殘片作為門票入場券進入天階的試煉,到時候也由不得玄塵老祖,五行門公布的規則,他也不可能當中修改,那樣實在是太打臉了!

康照明走了,宋家的人也回去了,而林逸,也到了要回去的日子了,小舒要走了,林逸還要去接小九去黃土高派,算一算,時間還真不多了!

一品二品自動藥鼎的上市,幾乎將天丹門的生意趕盡殺絕了,整個藥鼎的市場和一品二品丹藥的市場,幾乎沒有任何懸念的都被一品二品自動藥鼎給壟斷了,這讓玄塵老祖郁悶的要死!

“藍小姐啊,班杰明二世博士那邊,什么時候能將最新的藥鼎破解啊!”玄塵老祖每天都要問一遍。

“快了,科學技術這東西不像是修煉,哪有這么快的?玄塵先生稍安勿躁,估計很快的就有答案了!”藍小姐說道。

“報——”忽然,一個弟子在門外大聲的呼喝了起來。

“誰?有什么事情?”玄塵老祖問道,現在,小一死了,小二去找林逸麻煩了,玄塵老祖剩下的弟子,也死的死殘的殘,玄塵目前還沒有找人接替小二,所以這個喊叫的弟子,乃是負責靈魂玉牌房間打掃的弟子。

“報告玄塵老祖,大事兒不好了!”那弟子急匆匆的走進了玄塵老祖的房間,說道:“二師兄的靈魂玉牌,碎裂了!”

“什么?!”這一刻玄塵老祖的腦袋陡然嗡了一下子,霍然站起身來,眼睛瞪著那弟子:“你說什么?小二的玉牌碎裂了?你確定么?”

“玄塵老祖,我哪能說謊啊,就發生在剛才……”那弟子苦著臉,小心的說道。

“帶我去看看!”玄塵老祖急了,也顧不得藍小姐還在旁邊,就急吼吼的沖出了房間,跟隨那弟子而去。

藍小姐也沒有在意這些,她同樣的皺了皺眉,小二的實力她是知道的,那是天階大圓滿的頂級高手,如今如果出事兒了,那說明了什么呢?

那三個趙家的改造弟子,恐怕也兇多吉少了,這個林逸,真有這么厲害么?居然能擊殺這么多的人?

藍小姐也跟了上去,一路來到了存放靈魂玉牌的地方,就看到玄塵老祖三步并作兩步的走到了一個碎裂的牌位前面,目光有些呆滯:“果然……果然小二,也完了!”

看著一排碎裂的靈魂玉牌,玄塵老祖這一刻,似乎蒼老了許多!這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啊!

難道說,當年,他設計迫害并且趕出了玄天老祖,現在,白老大的弟子,來找他報仇了么?這些弟子,哪一個的死和林逸沒有關系呢?

“玄塵先生,節哀順變吧,如果小二出事,那三個趙家高手,恐怕也回不來了。”藍小姐嘆了口氣,道:“看樣子,不只有我損失慘重,你這邊也是如此!我們,都擁有共同的敵人啊!”

“話雖這么說,但是要是真能節哀,那就好了!林逸,哇呀呀呀呀呀,我一定要弄死你!”玄塵老祖臉色猙獰的大叫道:“對了,照明的玉牌呢?他有沒有事情?”

玄塵老祖忽然想起了康照明來,連忙對一旁的弟子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