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魂彷徨,蠕蟲四散。

不可見之物身邊環繞,耳畔竊竊私語從何而來。

可憎之物在深淵中等待。

死寂無風,吹不動衣角發梢。

牧蘇注視著深淵,深淵也在注視著他。

直到開始牧蘇脫下褲子——

深淵才不得不尷尬地移開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