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前在青州,有這么兩個人一見如故。一個是他在躲避追殺中互相坑害的盤命閣的廢物。一個是在她三番兩次的設計下還是很遺憾未能弄死的少樓主。此后,兩人便心有靈犀地暗將對方視作自己一生的死仇。六年后她為探寒翎卷混入倚魂樓,卻意外發覺那白衣長柝的樓主,與自己的夢中仇人很是相像。于是一言不合就算計,籌謀擺局,看殘子收官,收的究竟是棋秤上的哪一顆心?❤———....————❤———....————❤寸寸含險,終登上魔教教主的高地。彼時一桿剔骨離魂槍在手,他已不再試圖分清記憶中的面容。可就這樣好多年過去,他卻獨獨放不下一個場景:曾有一女子生動眉眼,提酒立在他面前,一言不發,掀手就對他兜頭澆下,笑意里是掩不住的歲月猖狂。待鏡菱崖上的鳳凰花開的時候,皓月清風,游走于劍端的魂魄,都已經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