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名門嫡女,

上能哄好公爵老爹,下能鎮住庶出姐妹。

出能搞掂名門交際圈,入能斗垮自家姨娘。

正是年華正好,風光無兩。

孰料皇帝一枚圣旨,就這么嫁了……

配給一個粗野武夫,只知道打仗喂馬,

自請下堂路漫漫,將軍每日淡定釣魚飲茶。

休想把我苦修多年的琴棋書畫詩酒花,

都變成你的柴米油鹽醬醋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