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既來之,則安之,我冷安然從來就不是個認死理的人。

極品渣爹想賣了我升官?我去。

找到一個可以互利雙贏的老公,姐要的就是他不喜歡女人。

可是可是,你這是在干嘛呀?你不是玻璃嘛?你不是兔子嘛?

這個披著兔子皮的腹黑狼,你咋惹來這么多事啊?

得,惹不起咱躲起總OK吧……

他:躲,躲哪兒去你也是我的妻,躲哪兒去你也得帶上我,

你可不能過河拆橋,用過就扔啊,執子之手,你要對我負責一輩子的……

他:為什么?前世我們擦肩而過,今生難道又要有緣無分?

為什么?你總是待我如此狠心?我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