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來到這兔子不拉屎的古代,任她空有一身高超的醫術,卻治不好自己的病。

被遺棄在祖宅中,一副孱弱的身子,帶著兩個小拖油瓶。

假如生命只剩下兩年,她怎樣才能在大歸前為一雙兒女謀一個平安富貴?

仁心仁術,醫藥生香,這是一個小醫女的成長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