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臉同府不同命,到底是被算計還是被憐惜,讓她成了姐姐的代嫁?

如果再來一次,她不愿識君更不愿傾心,只做和番姐姐的代替品!

上有婆婆,算計苛責;

旁有丈夫,冷目以對;

下有刁奴,背主暗謀……

真當我是好欺負的花瓶女?哼,且看我代嫁小女來翻身,成為府內當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