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介孤女,入得富貴人家,步步經營,小丫鬟也能笑傲內宅; 可是,啥?代嫁? 她,代嫁新娘,嫁得多才郎君,惺惺相惜,無鹽女也能琴瑟和鳴; 可是,啥?下堂? 接休書,為高門貴女讓位?沒門! 自請下堂,為丈夫前塵鋪路?我傻啊! 面對眾生相,拾娘撇撇嘴:只有我不要的,沒有我被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