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番外2:遇刺




夜摇光深吸一口气,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士睿,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无论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我对摇姐姐唯一的要求……便是望姐姐日后……每一日都安康喜乐无忧……”

曾经他想成为强大的帝王,他知道他的姐姐希望这个世间浩然正气存于天地,他想要如允禾一样,造福天下苍生,为她谋得福气加身。

终究,终究他还是没有做到。

这一生,他似乎想要做的事情都没有做到过。

十年前该死的那个人就是他,若非为了他,明光又何至于英年早逝。

这些年他从不提这话,他知道说再多也换不回明光的性命,他努力的去做个好君王,让明光的牺牲变得有价值,可做一个好帝王实在是太累了。

亲身尝试过高处不胜寒的滋味,他又怎么可能开得了口,让允禾让姐姐,为了他再度陷入到这个樊笼里面来?

不论是托孤也好,亦或者是希望姐姐能够原谅母亲也罢,他都没有资格在生命的最后,以此博得他们的怜惜,对他们加以束缚,勉强他们去做他们不愿意的事情。

至于他死后,其他的命运,就听从上苍的安排吧,筹谋太多,机关算尽,未必不是一场空,与其如此,不如随它去。

“你知道吗,我们姐弟最像的地方,就是一样的傻。”夜摇光笑着哭着,“我不愿做个恶人,我宁可吃亏受罪也要问心无愧。幸好我遇见了你的姐夫,他那么聪明,那么睿智,总是为我排除千难万险,为我善后断祸,才免去了我的灾难……你也是个傻的,总是在为着旁人着想,将最纯正的一颗心碰到别人的面前,毫无保留……”

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也不愿意为自己多想一想。

“不是别人……”萧士睿缓缓闭上了眼睛,“你是……我的姐姐呀……”

我们从被母亲带到这个世界来之前,就在同一个地方一天天长大,比寻常的兄弟姐妹更要亲近,还有谁能够比得上你在我心中来得重要呢?

摇姐姐,你可知道,从来没有一个人如你一般对我毫无杂念的好。

允禾待我好,是因为我的脾性符合他的胃口,是良师是益友亦或者是共同的同伴。

母亲待我好,是因为我是她的希望,我能够带给她荣耀。

妻子待我好,是因为我是她的丈夫,能够庇护她庇护她的家族。

其他人……

他们待我好,总有缘由。

唯独你,总是对我付出,总是待我真诚,却从来不向我索取。

夜摇光难过得再也说不出话,她的眼泪怎么忍都忍不住,她哭得很难过很伤心,却不得不极力的隐忍,她不想在他人生最后的时刻,带走的是她的痛苦与伤痛。

“摇姐姐……”

“嗯?”

“我和明光……一样呢……”

一样是这样靠在你的怀里,感受着你的温暖,离开了这个人世间。

一样什么?夜摇光在等,等他继续说话,却感觉到他的生气断了。

“士睿。”夜摇光的声音颤抖着轻轻地害怕惊扰他一般唤着。

却再也没有任何回音,她眼睁睁地看着被她握着的手,一点点从她的掌心滑落。

“士睿”

夜摇光的呼喊声撕心裂肺,冲出了大殿,外面的人呼啦啦跪倒一大片,很快帝王驾崩的丧钟响起,夜摇光看着他的魂儿离开了他的身体,漂浮在她的面前。

“姐姐,愿来生,你我能再做姐弟,自小一起,永不分离……”

他的魂魄一点点的淡去,像烟雾被风吹散,好几次夜摇光忍不住要出手强留住他的神魂。

指甲陷入了她的皮肉里,鲜血渗透了指甲,才能够忍得住。

束缚他,断了他永生永世的轮回,把他变成一个不再是人的生灵。

就为了让自己逃避他的死亡,而罔顾他的生生世世,她做不到。

为什么,她要经历这样的痛苦,为什么有了明光还不够,还要让她失去萧士睿?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御医,御医!”

外面的混乱声,惊动了沉寂在痛苦之中的夜摇光,她缓缓地回过神,将萧士睿放下,一个闪身,出了帝王的寝殿,就见到有人搀扶着昏过去的喻清袭,有御医上前搭脉。

她上前,指尖凝气,点在喻清袭的眉心,一把将她抱入偏殿,感觉到她腹中的孩子胎心有停止的趋势,夜摇光沉着脸,运气注入喻清袭的腹中,丝丝缕缕,直到胎儿恢复如常。

她还没有收手,就有宫娥匆匆跑进来,看了看昏迷的喻清袭,就跪在了尚玉嫣的面前:“贵妃娘娘,汉王薨了……”

尚玉嫣险些支撑不住,被贴身侍婢稳住身体,就风一般的奔出去。

汉王是萧士睿唯一的子嗣,养母是尚玉嫣,生母随便封了一个地位的封号。

夜摇光没有追过去,萧士睿的毒侵五内,紧接着是唯一的子嗣也没有了,这里面又太多的阴私,她必须守着喻清袭,喻清袭的腹中是个男胎。

萧士睿一直希望能够和喻清袭有个嫡出的孩子,好不容易有了,可惜他看不到了。

“陛下,缘何突然中毒?”夜摇光坐在喻清袭的旁边,问着喻清袭的贴身大宫女。

“回王妃的话,昨日褚帝师喜丧,陛下亲去褚家吊唁,在褚家遇刺。”她也知道大概,详情她并不知道。

原来是褚帝师去世了,他这个年纪去世,的确是喜丧,他经历了四朝,辅佐三代帝王。

他去世,萧士睿理应亲自去吊唁,彰显皇家对劳苦功高之人的重视,也算是给褚家一个定心丸,他不会忘记褚帝师的功劳,不会因为褚帝师没了,而薄待褚家。

帝王亲去,都是提前打好招呼,褚家还能够出现刺杀,要么就是有内应,要么就是从褚帝师的死亡,就是一个设下给萧士睿的套,等着萧士睿自己送上门。

如今汉王之死,更好印证了后者。

那么不用她去查了,帝王没有了,帝王唯一的儿子也没有了,他该露出獠牙动手了。

夜摇光的身上有杀气萦绕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