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番外1:帝之死




“我要去帝都,也许我还能够见到士睿最后一面。”夜摇光冷静下来,她的面色很苍白,眼神也有点呆滞。

这张符一定是来自于萧士睿身边的保护他的修炼者,符传千里,只是转眼。

他们才分别没有多久,萧士睿身体健朗,纵使因着他身为帝王,他和她血脉相连,夜摇光看不到他的面相,但夜摇光却能从他的气息活力度来判断他是否健康。

萧士睿绝对不是暴病之故,这一点懂医的温亭湛一样知道,他抓住夜摇光的手:“摇摇,你先去帝都,把金子留给我。”

萧士睿不是病故,那必然是帝都发生了惊变,他知道也许他跟着夜摇光去,能够看到萧士睿最后一面,但他不得不做更深远的安排。

夜摇光明白,她把金子交给了温亭湛,温亭湛可以在一天之内,去往他想要去的所有地方,亲自下令,亲自安排,有些事情不是他现身,涉及到谋逆的举动,无人会轻易应从。

什么也没有带,把孩子们放入空间,夜摇光就飞向了帝都,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皇宫。

帝王的寝殿门口跪了无数的朝臣,整个皇宫寂静得令人恐慌。

寝殿内,跪了御医,跪了岳书意和单久辞带头的权臣,跪了宁安王带头的宗亲,跪了尚玉嫣带头的宫妃,喻清袭挺着明显凸起的肚子坐在床沿,床纱垂落,在风中轻轻抚动。

檀香袅袅,白雾一点点的往外飘溢出去,就像有什么东西无可挽留地逝去,伸手也抓不住,夜摇光从空间走出来,她缓步上前,感觉到的人转过头,看到夜摇光纷纷默默让路。

细微的响动引起了诸多人的注意,喻清袭呆呆的目光转向夜摇光,一下子就通红,大颗大颗的眼泪,她张嘴想要喊夜摇光,却也喊不出声,她的手颤抖地伸向夜摇光。

夜摇光迅速上前,握住了她的手,为她擦了擦眼泪:“想想你腹中的骨肉。”

“姐姐……”细微的声音从床榻上溢出来。

夜摇光把喻清袭交给了尚玉嫣,她一把掀开床纱,坐在靠枕头的那一段,就看到了面色晦暗的萧士睿,他有些涣散的目光闪烁着零星的光。

夜摇光忍着心里的刺痛,她伸出手将五行之气输入萧士睿的身体里,惊愕地发现,萧士睿竟然剧毒遍布全身,五脏六腑已经完全枯竭,他之所以还能够保持着一口气,是因为他的体内还有一点修炼者的气力,但这一点气力也在快速地消耗。

而他如今的身体承受不起再输入五行之气,枉她是修炼之人,当年她救不了宣麟,今日她同样也救不了萧士睿:“怎么会这样?”

“姐姐,你来了……就好。”他一直在等,等她来,如果没有见到这一面,那么他将会死不瞑目,终究老天爷还是眷顾他,让他等到了,他颤巍巍地伸出手,“姐姐,抱抱我……”

夜摇光小心翼翼地将他扶起来,坐在他身后,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也许是坐起来了,萧士睿才看到寝殿内有这么多人:“该吩咐的,朕已经吩咐……你们……下去吧。”

就连喻清袭都由着尚玉嫣搀扶着退下,御医和朝臣自然也不会留下。

很快寝殿内就只剩下萧士睿和夜摇光姐弟。

“我还记得……二十年前第一次见到姐姐……那时啊……我其实看到的是姐夫,是后来……去了书院,才觉得姐姐真好……总想着姐姐是亲姐姐该多……咳咳咳”

“别说了,我带你去找陌钦,他肯定有法子救你……”夜摇光声音哽咽。

“姐姐。”萧士睿的手搭在夜摇光的手上,他粗喘了几口气,“没有办法了……”

他登基之后,就从皇爷爷手里接掌了那些守护皇家的修炼者,这些人要是有哪怕一丝希望,都会拼尽全力救他,他们都已经放弃,那就是没有救了。

他和夜摇光之间浪费了太多太多的时间,不想再浪费,想要好好和她说说话,好多好多的话。

“士睿……”夜摇光极力忍着自己的哭音,不想让他难过。

她知道,萧士睿无力回天,他要是个修炼之人,根骨筋脉不那么脆弱,还能够有救。他的身体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寻常人,根本承受不了他们修炼之人的那一套治疗。

“摇姐姐……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光,就是昔年在书院……与你们把酒言欢,纵情高歌,肆意挥墨,多想一辈子留在那里……”

“我有淡泊闲云心,奈何生在……帝王家……”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了要么死,要么胜。

他从孤立无援,到遇见温亭湛,为他出谋划策,最终问鼎至尊。

曾经他不相信帝王注定孤家寡人,他想一定是那些帝王对臣子缺乏信任和心胸。

皇爷爷给他取名士睿,可他一点也不睿智,他做不了一个聪明的君王,那就做一个心胸宽广的帝王,携忠臣良将开辟锦绣山河。

这三年他一直这样做着,坚守本心,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但他却因为上一代的恩怨,失去了亲近的和最依赖的人。

有时候午夜梦回,他多想摇姐姐只是摇姐姐,再也不是他心中渴望的亲姐姐,是不是这样他她和允禾就会一直陪在他的左右,他们三人可以为这天下创造最盛世的繁华。

可惜……

有些事情,从出生起就已经注定了结局,允禾的爹娘死于他母族之手,他没有迁怒自己和姐姐,已然仁至义尽,不论是他还是姐姐,都无法再开口留下允禾为他守护这染了允禾爹娘鲜血的江山。

姐姐也不可能面对得了母亲,分离才是最好的结局。

夜摇光的眼泪划过眼睛,一颗颗滴砸落,她的极力保持着呼吸平缓,颤抖着唇瓣,不发出一丝声音,只是握住萧士睿的手越发的用力。

“别哭,摇姐姐……”就算看不到,听不到,他也能够感觉得到她此刻的伤心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