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零七章 凄惨的灾星(28)




虽然知道从宋琳琳口中大概问不出个一二三四五,不过,红尘半点儿也没有拦着裴林去当面询问的意思,吓唬吓唬那小姑娘,也许还是救了她,将来做事不要那般不顾后果,那她的未来一定比这么继续下去要好得多。

宋国忠和江梅现在手里没少攥着钱,生病花费虽高,但他们打工的工厂全额赔付,到也不是负担,可是毕竟是农村出身,节俭惯了,在S市时还好点儿,厂子给安排了住的地方,但因为最近进帝都陪着宋琳琳,却是一点儿都舍不得花钱,租住的房子憋屈到极致。

离安和医院不远,是个五加一的老小区,他们租了一间地下室,阴冷潮湿,终年不见阳光,红尘乍一看都咋舌,不敢相信宋琳琳居然愿意住在这等地方。

宋二妮的印象里,那姑娘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敲门进去,江梅在家,看到红尘还愣了一下,又看见裴林,不免有点儿局促。

江梅年纪并不算大,当年生孩子早,如今也才四十多岁,可这会儿却是脸色蜡黄,头发蓬乱,说她六十岁估计都有人相信。

宋琳琳躺在床上,被子遮盖着下巴,只露出苍白纤细的脸,长长的睫毛。

红尘看得出来,虽然在阴暗里特别不明显,可她还是化了裸妆,眼睛湿漉漉的,瞧着楚楚可怜,只是这种楚楚可怜,对上男人有用,对上红尘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你来做什么?”

宋琳琳撑着胳膊半坐起身,靠在枕头上,抿着嘴唇看红尘,目光闪烁,略有几分恼怒,随即又有点儿慌乱,高声道,“我这儿不欢迎你,你赶紧走!”

红尘也不生气,回头向外看了看:“一会儿有客人?”

江梅端了水来给裴林,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叹气:“这几天琳琳的一个同学总是来。”

说到这个,江梅还有点儿不是滋味,这会儿见到大女儿,心中堵的那口气更让她难受,忍不住絮叨道:“这回琳琳那同学我看着到还好,老实巴交的,一脸憨厚,对琳琳特别关心照顾,这两天拿了好些礼物,一个劲儿追问琳琳生什么病,还想送她去医院……”

奈何这种病,怎么可能告诉别人,更不要说去医院!江梅这几天光忽悠人就折腾得自己疲于奔命。

“一会儿要是人家来,二妮你说话时可要注意些,别,别……哎!”

话音未落,宋琳琳砰一声重重砸床:“妈你别说了,宋二妮能盼着我好不成,她早就嫉恨我,就是这会儿当着你的面儿答应了,回头也不知道要编排些什么!”

红尘:“……”

裴林也无语。

干脆也不说什么了,红尘直接从裴林口袋里掏出一叠报告单,递给宋琳琳:“你一定还藏了我的身份证复印件,现在还给我,还有,你拿我的身份证去做手术的事儿,都有什么人知道?”

宋琳琳一愣,脸色瞬间白了白,低下头去,半晌没说话。

江梅也愣了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裴林这时才走上前,一本正经地冲宋琳琳道:“你违反了法律,盗用他人身份信息,造成严重后果,必须从重惩处。”

他的口才竟然不错,把当时信息泄露,红尘受到的伤害夸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宋琳琳低着头看不清楚表情,到把江梅惊得目瞪口呆,浑身发抖,一把抓住红尘,好半天才哭出声,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扑到床边,劈头盖脸地打宋琳琳的脸。

“你自己毁了,你已经毁成这样了,还要毁了你姐不成!”江梅怒吼,“琳琳,我的傻孩子,你这是鬼迷心窍了,还不赶紧跟你姐道歉,让你姐原谅你!”

宋琳琳压抑地喘息了几声,愤而抬头:“我就知道,你终于说出来了,你果然还是后悔,后悔以前没把我这个女儿扔下,带着你那个大女儿出来!”

她深吸了口气,闭了闭眼:“可我得到的一切,都是我自己拼命争夺来的,大桥东村有多穷,难道你们不知道?我在那儿过得每一天,都像活在地狱里,小时候我的穿的衣服全是宋二妮穿过的,吃的那点儿面糊糊,什么滋味都没有,那一年,你和爸从S市回来,大包小包,拎回来那么多好吃的,我从来没见过,还有那辆车,那一群路过咱们村子的城里人,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有一个地方那么好,只要去了,我就能过上好日子,我也许能摆脱这一切,变成一个城里人,你们说现在安顿好了,奶奶年纪大了,照顾三个孩子也难,想带一个孩子走,我在屋檐底下听见,浑身都发热,脑袋也烫得厉害,我不怕你们带大哥走,他那性子谁不知道,野性的不行,你们想带也带不了,竞争对手只有二妮。”

“那天你们带我和二妮出去玩,我表现得多好,活泼又可爱,比二妮那个呆笨愚蠢的要好上一千倍,你们不是也喜欢我喜欢的不行?说我爱干净,又听话又乖巧,让别人看见了只有夸赞,你们从那以后就看不上二妮,觉得她脏兮兮的,只知道闷头干活,连句话也不会说,理所当然,我这个可爱的小女儿就得了你们的欢心。”

宋琳琳眼睛里渗出两行泪痕,“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江梅听得直愣愣地看着宋琳琳:“……当时你才不到四岁!”

红尘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是啊,四岁的宋琳琳就那么聪明,知道掀了她姐姐的被子,知道往她姐姐的饭食里扔各种脏东西,好让她不舒服,精神不济,本来就不怎么机灵,被折腾得更呆滞。”

屋子里所有人都一颤。

红尘转过头,面无表情地冲着江梅道:“你别担心,我没打算把她那些烂事泄露出去,你比我经验丰富,其实也该明白,现在这些都不算事儿,最多就是年纪小不懂事,青春叛逆期不听话,谁也不在乎那些了,以后她不作死,这点儿丑闻影响不大。”

江梅嘴唇动了动,终于没再说话。

刚才她那么激动,又是打骂又是训斥,到底有几分是真伤心生气,几分是担忧,她也算不清楚。

琳琳是她养大的宝贝女儿,做人父母的,一心都为了孩子,现在裴林在,裴林的身份更摆在那儿,她不敢不多想,万一要是真惹怒了二妮和裴林,跟琳琳计较,再给暴露出去,琳琳的名声还要不要了?琳琳以后可怎么办!

那是她养大的女儿,人有亲疏远近,养在身边的再不好,那也很难不去疼爱。

江梅没有什么见识,却因为母性,做了最好的反应。

红尘忽然也有些沉默。

二妮比琳琳大了一岁,只是宋二妮在村子里,没人关心,等琳琳上学的时候才想起她,于是两姐妹到是一起读的书,可以想见,二妮在自己父母心中能是什么地位。

江梅讪讪地看着红尘,讷讷道:“二妮,娘不是那个意思,琳琳这回是真不像话,可她还小呢,不懂事,又遭了那么大的罪,糊涂着呢。”

“我知道她不懂事,也没打算因为这件事怎么样她。”红尘四下一看,从旁边柜子上一个蓝色手包里掏出一叠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随手揣在兜里,“但是从今以后,我和她就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

又冲宋琳琳道,“你要是有点儿脑子,别惹我,你也是聪明人,多一个陌生人,总比多一个仇人好,你要上赶着非要做我的仇人。”

红尘轻轻低下头,看着她的眼睛,冷冷冰冰,一瞬间,宋琳琳从心底深处陡然升起一丝冷意。

“你可以试一试。”

宋琳琳张了张嘴,满肚子的话,竟然说不出口了。

说完这一切,红尘转身就走,江梅伸手想拦住,脚却抬不起来,到是红尘转身抱了抱她:“安心养病,别胡思乱想,好好看着宋琳琳,认真教养她,你们的责任就尽到了,至于宋二妮,你们也不是不爱她,只是这爱少了一点儿,至于她,她也没有恨你们,她给你们的爱,将来可能也不会太多,但一定有。”

江梅也不知为何,眼睛一阵酸涩,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被她弄丢了,又一阵温暖。

红尘站在门口,瞥了裴林一眼。

裴林点点头,又过去问了宋琳琳几句话。

也许是没有精力了,也许是看不见红尘她就平缓许多,也许是她有点儿害怕裴林,裴林问一句,她就答一句,很老实。

可惜,还是没有任何信息。

“怎么可能是我?我瞒着这消息还瞒不过来,哪里愿意让别人知道,我还要不要脸了?”

宋琳琳这话也有道理,她是鬼迷心窍似的拿了宋二妮的身份证,其实也知道没用,就是拿她的身份证,也不可能把一切都推给宋二妮,但就是这么做了,做归做,她还没傻到主动告诉别人去,更没有想着借此机会败坏红尘的名声,她又不是傻子,真闹大了对她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再说,她就是真想,也不可能现在闹,就她这身体状况,能闹什么,也许过个几年之后,一切都被时间掩盖……

问完话,裴林带着满头雾水出了门,抬头看天,叹了口气。

“走吧。”红尘看了看天色,“快下雨了,赶紧走。”

两句话的工夫,对面就来了人,是个穿着灰色运动装的小伙子,一手拎着一兜水果,一手抱着一个毛茸茸的大兔子,一见红尘,瞳孔收缩,向后退了一步。

红尘蹙眉。

那人又是两步后退,一下子栽倒在旁边的树上,大口大口地喷出黑血,血一下子浸透了地面。

裴林:“……我叫救护车,高远这小子怎么会在这儿?没查出来他和宋琳琳有任何关系……呃,更不是同学,他可是留美博士,今年刚回国……这家伙就是发帖子的那个混蛋,只不过我总觉得他背后有人,一直没惊动,可他和宋琳琳沾不上边儿。”

“本来就没关系。”

外面一下子乱起来,好多人站得远远的围观,却不敢靠近,红尘两步走过去,把那人的脖子一抬,一扣他的下巴,按住胸口,使劲揉了揉。

旁边不少人大声道:“哎呀,同学你快离远点儿,小心讹上你,我看这人病得不轻,真讹上了可不是小事儿。”

还有人举着手机摄像,“别怕,别怕,到时候出事,我给你作证,全录着呢。”

红尘:“……”

她按了两下,地上那人就不再吐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坐起身,茫然四顾:“我怎么在这儿?”

外面动静太大,江梅也走出来,一看就愣住,吓了一跳:“高同学,你怎么了?”

高远眨了眨眼:“阿姨你是?”

江梅一怔。

听到江梅的喊声,宋琳琳都顾不上自己的身体,踉跄而出,一眼看过去,眼泪哗就落下来,扑到高远面前,焦声道:“高大哥,高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高远皱眉,不着痕迹地向后靠了靠。

宋琳琳扭头看红尘,咬牙切齿:“你就是个扫把星,有你就没有好事,离我高大哥远一点儿。”

说着,又转头小心安抚道,“高大哥你别怕,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高远捏了捏眉心:“等等,请问同学您哪位?”周围的路人全乐了,这场面可真有意思。

还有那个举着手机录像的也笑:“哟,哪来的乱认人的傻妞?小伙子,你刚才吐血晕倒,是这边这个同学救了你,我们都看见了,你可别随便讹诈人家。”

高远虽然还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却轻轻站起来,冲着红尘鞠了一躬:“多谢你了,小同学。”他动了动身体,也没觉得不舒服,不过看到树下的一滩黑血,还有站在鞋上袜子上的,浑身不自在,想马上去医院。

至于宋琳琳,他好像真的完全不认识,又说了几句客气话,还给红尘留下一张名片,他就连忙叫车打算离开,“奇怪,我怎么在这儿?”别是工作太紧张的缘故,看来真要放个大假,可惜这地方也没有靠谱的心理医生,要不然该去做一做心理疏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