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零五章 凄惨的灾星(26)




正军训中,红尘刚刚入学,一群同学来自五湖四海,到还不是特别熟悉,这些八卦传播速度并没有多快,就是他们临床医学系闹腾的欢些,也只不过是人的劣根性,越是出色优秀,越是惹人嫉妒,传些似是而非的八卦,仿佛就能让别人变得低人一等一般,自己也觉得痛快,于是人们越发热衷于此。

这一点儿,仿佛古今中外,大城小市无不如是,红尘到不怎么放在心上。

虽不知道传言从何而来,不过过不了多久一准儿会消失,谁也没必要盯着她一个人,就是多少有点儿担忧宋二妮的承受能力,只是想想她当年遭的罪,好像这也不算什么了。

生出些是非,到是让她看出来,她宿舍里的几个姑娘,卢菲菲大大咧咧,乐真心思细腻,明雯性格腼腆,但都是好姑娘,很关注她的情绪,尤其是卢菲菲,间或碰上个把说她闲话的还冲上去和人家争辩一番,每每说得对方抱头而走,这位要是不学医,将来当个大律师,估计也能名动一方。

和几个靠谱的室友住在一块儿,连宿舍楼的破旧也不是那么难忍受了。

军训很快就过去大半儿,临到最后,大家到是有些舍不得,这回过来给他们军训的教官,虽说训练的时候严苛,但个个都挺有意思,居然吹拉弹唱都很拿得出手,平时私底下也和学生们打成一片,热热闹闹的。

大汇演之前,学校里还打算举行一次野营拉练,说是培养学生们吃苦耐劳的好品质,所有学生都是全副武装,正经的配备齐全,去的地方就在京郊一座军营附近,是人家以前拉练的地点,现在因为军营迁走,到不怎么用了。

一帮学生到是很高兴,个个兴奋不已,只是班里几个家就在部队的学生脸色雪白,个个垂头丧气,瞧着那些兴奋的目光诡谲,卢菲菲的父亲也是军官,一听要拉练,浑身打了个哆嗦:“我的妈呀,咱只是学生,我就是不想受那份罪才考的军医,想说当军医嘛,以后都不一定留部队医院,说不得哪天还能逃出虎口,没想到咱们学校这么不地道。”

抱怨也没用,幸好现在只是传出消息,还没有确定,卢菲菲暂时还存有几分希望,只觉得这就是谣言。

关于军训的各种话题无数,很快就把其它乱七八糟的流言给压了下去,红尘也觉得耳边清净好些,就在她都觉得这事儿已经算是过去了的时候,数日之间,居然又翻了天。

宿舍里刚拉好了网线不久,卢菲菲刷完自己喜欢的站,又刷了刷学校论坛,结果看了一分多钟,蹭一下站起来,一把抓住红尘,扯着她过来。

“二妮,你看看!”

红尘一怔,学校论坛上竟然出现了她的照片,而且还不少,做成九宫格的模样,有清晰有模糊,时间日期各有不同。

卢菲菲点开大图,气得呲牙咧嘴:“这都是谁那么无聊,简直神经病,干嘛揪着你不放?二妮,你是不是得罪人了?不对啊,咱们都刚来学校,连一个月也没到呢,这能得罪什么人!就光收集这些东西,也要费好大的力气吧。”

红尘也颇为意外。

那些照片各有不同,有裴林开车带着她逛各个小区看房的,也有她和孙老站在别墅区门口说话的,还有其它一些乱七八糟的照片。

红尘可以确信,应该没有人跟踪她,这些照片估计是有人无意间拍到,要不然就是有摄像头,从录像路截取的图片,大部分不是很清晰,但也能看得清楚红尘的脸。

图片下面,有人用正宗的四号楷体字,认认真真,详详细细写了红尘的背景。

性命,生日,家庭住址,父母身份,居然能把她一个在此之前从没有来过首都的乡下女孩儿调查的这么清楚,对方也不是简单人物。

所有文字,都充满理性,话语中甚至带出几分夸赞,说红尘是翻身最快,进步最快的村姑,数月间从乡下姑娘,变成时髦女郎,在京城能买得起房子,坐得起豪车。

要只是这些也还罢了,后面还有一连串的资料,都是医院各种检查,做引产手术的报告,这种东西,已经算是,医院那边按理说绝对不可能给别人。

红尘看了这些都吓了一跳,因为那上面确确实实写的她的名字,一琢磨就明白过来,必然是宋琳琳后来做检查的时候,用的是她的身份证,填的是她的名字,虽然不明白她这么做有什么用,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不是她随便用一张别人的身份证,就能把黑锅全栽给旁人。

“哎,没想到这身份证还很重要。”

红尘失笑摇头,她到底不是这里的土著,对身份证明之类的东西不是很在意,和宋国忠和江梅说话时,让宋琳琳给顺走用了用到也不是不可能。

安和医院那边的制度就是提前拿身份证办一张卡,不拿也没事,填表的时候写个身份证号就行,宋琳琳要想借用一下她的身份,貌似还真是十分容易,主要是人家医院估计也想不到,有病人会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举动。

大体浏览了一下,帖子下面回复的人很多,回复也是五花八门,有些污言秽语,连红尘看了都气不顺。

其实红尘比较看重自己的名声,在大周,女子的名节有时候真是比命还重要,红尘再大方,遇见这种事也要生气。

宿舍里的几个也都气得不轻,看红尘的目光小心翼翼的。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红尘肯定不可能再袖手不管,有这么个人一双眼盯着她,她居然还没察觉,这未免有点儿危险。

想了想,红尘直接给裴林打了个电话。

这种事情,还是找专业人士处理比较好,计算机技术方面,红尘一窍不通,裴林手底下却是高手众多。

裴林看了这个,也气得不轻,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等到第二天早晨,她们再打开学校论坛,里面那帖子已经消失无踪。

红尘挑了挑眉,照常去吃饭,去军训,对那些乍然认出她,异样的眼神视而不见。

卢菲菲三个估计有点儿担心,拽着红尘同进同出,连她去上个厕所也至少有一人作陪。

班里的气氛有点儿古怪,不过大概还在军训,到没什么人明面上跑过来胡说八道,可就这奇奇怪怪的气氛,要是换一个心理素质稍微不好的学生,估计都能给气死冤死。

终于到了野营拉练的时候,所有学生一开始兴致勃勃,人人全副武装,对着镜子照来照去,美得不行。

红尘也觉得一身戎装,在镜子里的自己显得很英武,宋二妮这些细腻的眉眼,只换了个灵魂,穿上这么一身衣服就显得再合适不过了,到是卢菲菲垂头丧气的,蹲在窗口呜呼哀哉叫了半天——“苍天啊,大地啊,躲了快二十年,怎么还是躲不开这一天!”

下面吹集合号,红尘一把拖住可怜的,伤春悲秋的姑娘冲了下去。

这一次学校和部队那边不知道达成什么协议,居然弄得相当正规,一帮学生被塞到卡车里,闷热的不行,一路送到地头,然后就让教官们挨个搜查,把身上带的零食全部搜走,一人一包野战口粮,还有一瓶矿泉水。

传说中的那什么信号弹都没有,也就是说,一旦参与,连临阵脱逃的机会都不给。

卢菲菲小声嘀咕,把红尘都逗乐了,就一帮学生拉出来玩呢,难道还会有危险?估计在这之前,军队那边不知道把场地扫了多少遍,保证学生们除了累点儿,什么事儿也不会出,而且她刚才下车的时候就看见了,起码有一百多人隐藏在附近,看样子是要全程看护。

随着风声,她还隐约听见那些隐藏的人小声聊天,嘻嘻哈哈的,带着几分打趣,显然对这个活儿也不是那么喜欢。

“我好不容易放两天假,居然被忽悠过来当保姆,老高也太过分了。”

“秃子你还是小心点儿,要是阴沟里翻船让学生发现了,看看老高怎么收拾你!”

“开玩笑,我能让一帮文弱书生给发现了?不过,要是有人累晕了,咱们管不管?一帮细胳膊细腿的小娃娃,个个这么娇弱,真累坏了不关我们的事儿吧。”

“吵吵什么,有什么不满意的,好好看看,那边多少漂亮女大学生,这种美差,别人想来还来不了。”

这帮人声音很低,但是啰嗦个不停,红尘听他们唠叨也忍俊不禁,看来人家也不大愿意过来当保姆。

虽然私底下各种保护措施,但教官们还是把学生吓唬了一通,非常正规地发放地图,收缴手机。

“都必须看地图,卫星定位不要想了,真发生战争,屏蔽信号,你们就是有手机也没有卫星给你们用!”

学生们这下子兴奋之余都紧张起来,主要是有人有手机依赖症,没有手机,浑身不自在。

教官们可不管大家伙的抱怨,一群新生就这么被扔在了荒郊野地。

所有人对着地图傻眼,要说能考上名牌大学,虽然是理科,但地理也学过,而且学霸不少,学的都不错,可是看这种简陋的地图,还是一大挑战。

没用半个小时,一群人很自然地拉帮结伙,分散开来,红尘在这方面比新生们有优势,她不看地图也能找得到地点,玉珏空间里有些大能直接把行进路线给她标了出来,而且还有好几条,哪一条比较近,哪一条路比较平坦,哪一条有合适的扎营地点,甚至哪里能找到吃的,应有尽有。

于是,卢菲菲几个跟着红尘沾了光,走了两个多小时,肚子饿得咕咕叫时,红尘就抓住只灰色的大肥兔子,而且还找到山泉,利落地扒皮抽筋,冲洗干净,架上火烤来吃。

唔,还有各种菌类调味,虽说缺少食盐,不怎么香甜,但对于饿肚子的她们来说,已然非常美味,至少比硬邦邦的野战口粮好得多。

不光是她们,旁边小树林里还猫着几个人,也直流口水,还有人嘀咕:“这要是战争期间,敢生火,早被敌人发现了,哪能这么美,还吃兔子!”

话虽如此,他还是各种羡慕嫉妒恨,一帮学生而已,所谓野营拉练就是玩一玩,谁也没指望他们真有多合格。

兔子刚刚被消灭一半儿,旁边就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红尘她们抬头看了一眼,见来了两个学生,也不怎么在意,卢菲菲还站起来想打个招呼,没成想还没开口,其中一个学生就一下子拉住同伴,向后退了几步,跟看见瘟疫似的,还用很正常的声音道:“离远点儿吧,没看见那边不干净,还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传染病,咱们得注意安全。”

卢菲菲脸色登时就变了。

红尘略微皱眉,也站起身,几步走过去,那人脸色一变,后退了一步,似乎觉得自己表现得有点儿懦弱,又挺直了腰板,高声道:“怎么了?既然能做得出来,难道还不许别人说?”

红尘照着他的脸就是一巴掌,这下卢菲菲几个也吓了一跳,连忙跑过来,生怕对方恼羞成怒。

对方也确实怒了,哪里还顾得上风度不风度,一抬手就要打红尘,吓得乐真和明雯一缩脑袋,还没回过神,红尘已经不知怎么一扭一推,把对方给踩在了脚底下,冷声道:“你的嘴巴再不干不净的,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不信咱们试试!”

那人疼的额头上汗水滚滚,气喘吁吁,脸色发紫,眼泪都迸出,哆哆嗦嗦却还是不肯服气:“你,你,你敢!”

红尘没回话,就是笑眯眯地加了点儿力气,对方这下子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那同伴此时才回过神,吓了一跳,瞠目结舌。

卢菲菲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红尘慢慢悠悠地转着脚,一下轻一下重,跟逗弄似的,弄得脚下的那人气急败坏,才不紧不慢地说话:“我觉得你以后一定是个庸医,不如现在就废了你的手和眼,反正手没有用,眼睛也是瞎的,与其留着祸害旁人,还不如让我替天行道处理掉吧。”

脚下这人说不出话,到是他那同伴不是个傻子,苦笑道:“对不住,这小子出了点儿事儿,脑子不清楚,同学你别和他计较。”说着又低头冲那家伙怒道,“别听风就是雨的,你是不是傻,人家说什么都信,自己好歹也要有点儿常识,论坛上那什么手术,日期就在三天前,咱们当时正军训,人家又没请假,傻子都看得出来那是假的好不好。”再说,要是真的,这小姑娘还敢玩野营拉练,还跑得这么快,这么勇猛?真是超人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