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零四章 凄惨的灾星(25)




一句话,打击得卢菲菲蔫了半天,各种恐惧,但确实,现在的军训对他们来说只是小小的开胃菜,站个军姿,正步走齐步走,最后稍稍进行简单的射击训练而已。

对于这一切,红尘都不怎么熟悉,但不妨碍她处理得游刃有余,毕竟也算是弓马娴熟的大周贵女,灵识敏锐,和这帮辛辛苦苦读了几年高中,头十几年都在上学读书的文弱书生,那是完全不一样,目前的训练项目看一眼就能做得十分标准,就算稍稍藏拙,在教官眼中也属于藏都藏不住的优秀人才,时不时被提出来当示范,也就属于理所当然了。

教官喜欢,崭露头角,平时拉歌儿的时候,还能一曲绕梁,震慑大半的学生,加上成绩也很优秀,她长得还好,这几个月营养补充,个子又高了些,本来就五官秀美,如今更上一层楼,气质也出众,被拎起来展示一下,很容易就让人记住。

大学里也没什么班花,校花之类的说法,可长得好看的人,无论男女,总是更引人注目。渐渐的,红尘在学校里多多少少也有一点儿名气。

大概也正因为这个,红尘还惹来了一点儿麻烦,说起来,她到是挺冤枉的,跟她完全没有关系。

那天红尘军训完,虽然不说多累,也是一身灰尘,连饭都没吃,打算回宿舍先洗个澡。

宿舍里没有单独的浴室,每一层一个公共浴室,说是浴室,里面的热水供应却总有不足,不抢先去洗,落到后面恐怕就只能冷水浴了,现在是夏天,红尘也不大在意,但是能痛痛快快洗个热水澡,总比冲凉水强得多。

结果刚一到宿舍门口,就看见了也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儿的人,是她那个便宜妹妹宋琳琳。

他们学校按说也属于军校,门口都有教员盘查,检查非常严格,根本不允许随意进出,按说外人很难进入,红尘看到宋琳琳都愣了一下,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进来的。

不过当时也容不得红尘多想了,宋琳琳一见到她就开始哭,眼泪吧嗒吧嗒地掉,可怜的不行。

红尘也无奈,学生们虽然大部分都去食堂了,可周围人还是不少,这姑娘今天穿了身白裙子,披散着头发,脸色苍白,画着淡妆,低垂着眉眼,那股楚楚可怜的风姿比以前更甚,让人一见就觉得她受了莫大的委屈,不想惹麻烦,她第一反应,赶紧拉着宋琳琳躲到一边的树荫下去说话。

“姐,你,你能不能陪我去一趟医院,我没钱了。”

宋琳琳以前很少叫宋二妮姐姐,除了当着父母的时候,大部分都是直接宋二妮,宋二妮那么叫。

红尘仔细看了看她,脸色就变了,皱眉道:“我说的话,你是一句也没往心里去。”

宋琳琳抿着嘴不吭声。

一想到宋国忠和江梅两个人现在正为自己的病发愁,估计乱得不行,没时间也没精力管这个女儿,红尘再没多说什么。

她现在占着人家宋二妮的身体,宋琳琳是这具身体如假包换的亲妹妹。两个人关系再不好,再紧张,别的小事上可以不管不顾,眼下真是闹出人命来了,还真不能袖手旁观。

宋琳琳怀孕了。

红尘自己的医术一般,可跟太医混了那么久,又有一双利眼,还是一下子就发现宋琳琳现在的情况。

“多长时间了?”

宋琳琳打了个哆嗦,低着头不说话,脸上惶恐至极,这还是红尘第一次在她脸上看见这样的表情。

没办法,只好和班主任请了假,只说父母住院,去看望父母,要到出入许可,带着宋琳琳一路去医院。

出门才知道,宋琳琳是混在人家学姐的队伍里混进校园的,帝都军医大学的学长学姐们上课,有两门课需要在别的学校上,每年都不固定,所以需要经常出入,警卫人员还有教员们就免不了有所放松。

给宋琳琳打掩护的那个学长,还特意在门口等着,很关心小姑娘的样子,连连说要是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找他,对红尘也有点儿迟疑,好像觉得红尘欺负了人家小姑娘似的,也不知道宋琳琳究竟和对方说了些什么。

本来打算带她去附近的军医大附属医院,宋琳琳死活不肯去,就是死死低着头。

红尘简直恨不得掉头就走,现在到知道装无辜,装可怜,还事儿多的不行,懒得浪费时间,后来还是辛辛苦苦坐车去了安和医院,安和也是三甲医院,不过位置比较偏僻,也不在大学校区,这回宋琳琳没闹事,她也不是傻子,不敢去那种没有任何保障的私人诊所,黑医院之类的地方。

去了医院一做检查,红尘拿了各种单据,心下也是一沉,脸色更冷,已经超过三个月了。

深吸了口气,红尘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宋琳琳年纪虽然小,可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事实上她比宋二妮可开放得多,也新潮得多,整天上网,见多识广,她都想直接问她一句,你究竟是怎么让自己怀孕三个月以上,才想着要处理的!

宋琳琳抿着嘴不说话。

“你怎么想?要做引产手术吗?”

现在这种情况,不要孩子只能引产,红尘眯了眯眼,她到底不是真的十八岁小姑娘,这种情况下还是很冷静,冷声问,“要引产就马上做,先去你学校请假,准备好住院,至少要修养一个月,爸妈那边不能瞒着,这一个月你要有人照顾,用别人想必你也不放心。”

话音未落,宋琳琳就压抑地哭出声,看红尘的目光也很古怪,小声恨道:“你就是想看我出丑,是不是?我倒霉了,你就开心,是不是?这种时候,你也不想帮我?”

她声音很低,充满怨念,又有一点儿恐惧,弄得红尘都无语,也不知这是从哪儿得来的结论。

要说恨和怨,都该是宋二妮恨宋琳琳,从小到大,宋琳琳拥有的比宋二妮多得多,她恨个什么劲儿!

宋琳琳却猛地抬头,看着红尘:“我的事要是暴露出去,我,我就……”吭哧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话。

红尘也没时间和她计较,目前学习紧张,她有很多事情要做,不想与脑袋不清楚的人纠缠,哪怕是亲人也一样。

“事已至此,你就赶紧做选择,你要是不想要孩子,马上引产,要是想要,你要考虑后果,你还小,正上学,真要了孩子就是单亲妈妈,将来的婚姻和一切都要受影响,我建议,赶紧把孩子做掉,干净利落,至于你怕丢脸,我可以保证守口如瓶,爸妈那边想必也不会坑你这个亲闺女,当然,万一要是泄露出去也没办法,事情已经做了,丢脸是你自找的,实在害怕,以后就知道什么叫谨慎。”

从头到尾,红尘都没有问孩子的父亲是谁,愿意不愿意负责任。

就宋琳琳这样的性子,要是那个男人不是什么公子哥儿一类的人物,她一来不会和对方有什么,二来真有了,孩子早就拿掉,也不可能等到现在,此时找到她这儿,必然是已经走投无路,对方肯定不肯负责。

既然如此,宋琳琳死活不说,红尘也就不去逼问。

宋琳琳僵立在医院的走廊上,沉默良久,终于松口:“做掉!”一说出口,眼泪就流出来,汹涌而出,这一回一点儿都没有美态,是真伤心欲绝。

红尘看得出来,她是很不甘心,到不是舍不得孩子,一个小姑娘,自己都没长大,哪里来的母爱,孩子什么的,她根本就没有概念,这会儿还只是想着自己。

帮着宋琳琳办完各种手续,红尘一点儿都没有听对方阻拦的话,直接打电话给宋国忠和江梅。

宋琳琳眼睁睁看着她的电话拨出去,脸色煞白,一脸怨气。

“你气什么,天底下唯一不会害你的只有你爸妈,这种时候,不让爹妈陪着,你要怎么办?还有去学校请假,一请一个月,你自己能办得到?学校那边也要通知爸妈。”

别以为到了大学就真能自由自在,一个月的时间不露面,学校还害怕担责任。

而且,红尘绝对没可能伺候她一个月,要是无父无母也就算了,现在有父母在,她这个关系不好的便宜姐姐,把事情处理到这一步已经足够了。

宋国忠和江梅很快就赶了过来,两个人都气急败坏,尤其是宋国忠,第一次对着宠爱的女儿黑了脸,抬手就想打宋琳琳,让红尘一把拦住:“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在医院里不要闹。”

江梅强撑着一口气,拖着闺女去一项一项做检查,约定好时间做引产手术,又把女儿带回目前暂时租住的房子里,一关上门,她就嚎啕大哭,宋国忠也血压升高,差点儿没倒下。

“造孽啊,造孽,你说,那个男人是谁?”江梅怒吼,吓得宋琳琳都打了个哆嗦。

到是宋国忠冷静得快一些,深吸了口气,略微平静下来:“琳琳,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对方是谁?”

宋琳琳咬牙,眼泪滚落,抱着肩膀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道:“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他是我学长的朋友,见过几面,家里很有钱,姓程,叫程东,我们有了关系,我以为,我以为……可是他忽然就不见了,怎么也找不到他,我实在没有办法,呜呜。”

宋琳琳说得颠三倒四,宋国忠气得浑身发抖:“混蛋,抓住这个混账,我非把他送公安局不可,我要告他!”

告人家什么?

红尘各种无语,虽然宋琳琳避重就轻,但一听就听出来,她肯定是看对方有钱,主动勾搭来着,人家是男人,怎么也不会吃亏,有便宜不占难道还放过送到嘴边的肥肉?

而且只知道一个名字,其它一概不知,上哪儿去找人去?难道还真敢报警?宋琳琳自己就不肯,她对自己的脸面看得那么重,真闹大了,人尽皆知,她自己就受不了了。

不过,程东?

红尘按了按眉心,这名字到是耳熟的很,敲了敲头,她到忽然想起来,昨天好像裴林才说过这个名字。

当时裴林说要查龙小桃的事儿,但事情已经过去,证据几乎没有,很难破案,红尘就说没准儿对方会主动投案自首,还真让红尘给说对了,当时涉案人员,有两个真去了公安局自首,而且个个吓得精神失常似的,把什么能说的不能说的全给说了,不光是龙小桃这一件事,还有很多乌七八糟的东西,虽然再没闹出过人命,但听了的人,人人都要骂一句人渣。

当父母的把孩子养成这德行,也不知道是怎么想,不怕他们将来坑爹坑妈?

两个自首的人把其他人也供了出来,其中好像就有个叫程东的,红尘怀疑应该有同一人的可能,虽然程东这个名字很大众化,但是有钱有势的纨绔公子,应该不会很多,同名的更少。

案子到现在差不多清晰明了,裴林那边都感叹,要是所有的犯罪嫌疑人都只有这样的心理素质,他们办案子一定容易不少。

这里面当然有红尘动的手脚,也没做太多,就是拿龙小桃为引,诅咒了一下那些人,小小的诅咒,能让他们见到作恶的后果,尝试一下十八层地狱的刑罚,只对意志不大坚定的人有用,但是以红尘的标准,这帮小屁孩儿哪一个都不算意志坚定,估计就对裴林和裴森这样的类型,作用要小一些。

程东的事,红尘没告诉宋琳琳,说了也没什么用,把这一锅甩给宋国忠和江梅,她就很自在地回学校继续自己的大学生涯。

只是没过多久,学校里就有一些奇怪的传言,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说看见217宿舍这个校园知名人物,宋二妮,刚刚在医院做了引产手术,作风很有问题。

当然,传闻很吓人,到也不是特别严重,就是影影绰绰的有人这么说,信的人也属于半信半疑,不信的人居多,别的不说,红尘宿舍里的几只都义愤填膺,听见有人说闲话,就直接上去怼——一帮神经病长舌妇,还学医呢,还重点名牌大学生,就这素质!说瞎话毁人名声的事儿也干得出来!